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黃揚名/人類該害怕人工智慧、機器人嗎?

2018-05-15 16:30元氣網 黃揚名

上星期Google開發者大會上,他們展示了Google Duplex,一個具備人工智慧的語音助理。在發表會上,第一段影片展現了人工智慧可以幫忙預約剪頭髮,而且在對話中加入了一些語助詞,讓接電話的真人無法察覺自己在和機器講話。第二段影片更是令人驚豔,因為語音助理,居然能夠區分母語非英語的真人用不合乎文法的表達方式,還能夠做出合理的回應。

這段影片引起了很多討論,有些人認為這樣違反倫理,因為人類在不知情的狀況下和人工智慧互動。面對反對的聲浪,Google發表聲明,表示語音助理本來就設定會先表明自己是語音助理,而不是真人。

我覺得這整件事情有點荒謬,因為現行的系統中,已經很多自動化的語音和人類在互動。難道就因為那些舊的語音系統不夠好,會讓我們知道自己是和機器互動,所以不需要警示;但是語音系統若能夠以假亂真,就一定要先告知。

在我們的生活中,會需要預警的,都是比較劣質的東西,例如組合肉、或是不含果汁成分的「果汁飲品」等等。那麼,要警告我們接下來聽到的聲音是來自於機器助理,而不是真人,究竟是為什麼呢?是因為機器助理比較劣質嗎?還是我們害怕被聰明的機器詐騙呢?

2018年九月,歐盟出資兩百五十萬英鎊,要在英國測試機器人Pepper是否能夠協助照護者,降低照護者的負擔。這個計畫的相關人士,也特別強調了,Pepper並不是要取代照護者的角色,而是要讓照護者可以不用那麼辛苦。或許,他們也擔心,如果哪一天有機器人可以取代照護者,那麼人類的工作權益會受到威脅。但是,從另外一個角度思考,如果機器人可以填補照護人力的缺口,那有甚麼不好的呢?

如果哪一天有機器人可以取代照護者,那麼人類的工作權益會受到威脅。但是,從另外一個...
如果哪一天有機器人可以取代照護者,那麼人類的工作權益會受到威脅。但是,從另外一個角度思考,如果機器人可以填補照護人力的缺口,那有甚麼不好的呢? 圖/ingimage

Social Market Foundation這個無黨派的智庫機構在2018年5月14日出版了「在家中的第四次工業革命:將利益最大化」報告書,當中對於機器人取代人類照護者也是有些疑慮,他們認為這會讓高齡者更為孤單寂寞。有為數不少的人認為,人與人的互動,很難被機器人取代。或許真的有一些人際互動是沒有辦法被取代的,但請試想一下,你現在有多少人際互動是線下發生的呢?隨著科技的發達、網路社交的進步,很多的人際互動都已經在線上發生了。雖然線下活動還是有期差異性,但我們有必要捍衛這些差異性的存在嗎?

Social Market Foundation甚至倡議:政府必須保障人們對機器照護有選擇權,也就是說必須要在當事人同意的狀況下,才能讓機器人提供照護。在面對全球高齡化,照護人力短缺的壓力下,我不太確定這樣的保障是否有點過頭了。請各位試想,如果今天政府決定立法保障人們對於外籍看護工有選擇權,你會有甚麼看法。假設照護者拒絕了外籍看護工,因此沒有辦法獲得該有的照護,誰要來承擔相關的責任呢?

幾天前 (2018.05.11),德國通過了自駕車相關的法律規定,明確劃分人類和自駕系統之間的權利義務。或許,我們需要趕緊在各個領域都思考相關的權利義務,以保障害怕被機器統治的人類。雖然,現在要討論人與機器人和平相處還言之過早,但科技真的進步非常快,我們或許現在就要思考,未來要怎麼和機器人、人工智慧共處。很多科幻電影中描繪的人與機器之戰,或許離我們很近很近了,我們真的有法寶可以限制它們 (或他們) 嗎?

高齡照護
高齡社會
黃揚名
心靈安老

黃揚名

輔仁大學心理學系副教授,認為將知識與生活結合是非常重要的,不追逐發表的點數,但致力於心理學知識的推廣,希望讓更多人可以對於自己的心智運作有正確的認識。目前經營心理學科普知識的部落格─《認知與情緒新聞網》,以及一個關注銀髮議題的臉書粉絲頁─《銀髮心理科普知識推廣》。

相關文章

贊助廣告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