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柴魚片、小魚乾、乾香菇是高普林食物 用來煮湯會攝取過量嗎?

蘇上豪/施者無畏

2016-01-26 15:34聯合新聞網 蘇上豪

圖/ingimage
圖/ingimage
我的醫師助理小芬,在新進就職沒幾天,聽到我以「師奶奶殺手」自居,還因此沾沾自喜,感覺頗不以為然。所以她常藉機不忘在聊天時隨口「酸」我幾下,最後讓我不得不為自己辯護,向她說了一個親身經歷的故事。

年齡總和246歲

說話在十年前左右,我收療了三位老太太,她們住進了同一間病室,這三人共同的特點是年紀都超過80歳(總和共246歳),而且都在我門診追踪了一段時間,當然住院的原因各自不一樣。

不是我吹牛,她們三人每天最期盼的事就是看到我來查房,可以對她們噓寒問暖,傾聽她們的心裡藏了一天的話。

某日,其中一位老太太特意為了我擦口紅,我客套地對她說:「阿嬤,妳今天好漂亮,看起來不到60歳哦?!」

沒有想到,隔天這三位老太太不約而同為我薄施胭脂,一大早叫家屬替她們上了妝,期盼我査房的時間趕快來到。其中一位老太太的孫女還白目地向父母抱怨說,我又不是什麼帥哥,幹嘛阿嬤要和其他兩人「爭奇鬥艷」吸引我的注意。

當然,小芬聽到了這個故事,一開始是嗤之以鼻,但隨著上班的日子愈久,雖然心裡可能還有些疑問,但不得不在嘴巴上承認我確實是一位真正的「師奶奶殺手」,因為她看到了一位90幾歳的老太太為了看我的門診擦了口紅。

外婆過世帶來的覺醒

講這段故事,並不是為了炫耀,其實裡面是一位年輕主治醫師心裡成長的重要故事。

在剛剛成為主治醫師時,由於對自己信心不是很足夠,加上為了維持特定的專業形象,所以泰半的時間都板著臉孔面對病患,直到外婆過世的打擊淬錬之後,這種態度才慢慢被親切和譪的笑容取代。

十幾年前,我的外婆因為腎功能日益下滑,面臨到必須血液透析的命運(也就是俗稱的洗腎),由於其療程是每週三次,在她接受治療的前一晚,幾乎是最難熬的時候。

或許是心情上一直難以接受,也或許是洗腎的過程中身體會有不適,外婆幾乎是聽著收音機到天亮,還不時在房裡傳出嘆息的聲音。我聽了於心不忍,但當時工作繁忙,也只能利用有限的時間陪她聊天,緩和她的情緒,可惜效果實在有限。

外婆最後因為洗腎的管路不通,在南部某家醫院接受手術,可能是她的年紀太大,因此一星期內連續接受三次手術,結果都以失敗告終,當時我已轉到北部的醫院服務,只有乾著急的份。

外婆要求不要再醫治了

在三次的手術失敗之後,據親友他們講,外婆是很「勇敢地」決定放棄治療,辦理自動出院,之後回到家裡,沒有多久就過世了。

我是一路南下哭著回去見了她最後一面,當時她已是彌留狀態。我告訴她,我回來了,然後她安詳地在我懷裡嚥下最後一口氣—至少讓我這輩子不會抱撼而終。

只是母親告訴我的故事,和其他人不一樣,她說外婆是被「嚇死」的。因為她接受了三次的不成功手術,幾天沒有洗腎,加上雙手都是傷口,疼痛難耐的她躺在滿是機器叫聲的加護病房裡,滿臉驚恐地要求媽媽把她帶回家,不要再「醫治」她了。

母親也將同樣的故事告訴了我皈依的師父,前來超度外婆的他看到我愁容滿面、痛苦難耐,無法接受最疼愛自己的外婆過世,雖然沒有特別勸告我什麼,卻告訴我要讀「妙法華蓮經」裡的「觀世音菩薩菩門品」,來安定自己的情緒。

娑婆世界皆號之為施無畏者

很謝謝師父的提醒,因為我在讀到下面這段經文時,大徹大悟:

「是觀世音菩薩摩薩,於怖畏急難之中,能施無畏,是故此娑婆世界皆號之為施無畏者。」

我深刻了解到,再怎麼精湛的醫術,如果每天都擺著高高在上的態度,無法像觀世音菩薩一樣,給予病患「無畏」的佈施,效果是沒有辦法加倍的。

於是之後的我,總是不吝對患者報以微笑,給予他們在醫療上的信心,並安撫他們在接受治療之中不安的情緒。說也奇怪,我一直很受老太太的歡迎,而且年紀愈大愈明顯,目前接受我手術治療的患者有很多超過90歳,當然都是心甘情願來找我的。

相信是外婆在天之靈保祐我!

蘇上豪
洗腎

蘇上豪

醫界的說書人。豐沛的創作能量,透過簡短的故事,深入淺出介紹醫學科普散文迄今。就讀醫學院時代,連續獲得國防醫學院「源遠文學獎」1988及1989年小說獎第一名。著有《國姓爺的寶藏》、《開膛史》、《DNA的惡力》、《鐵與血之歌:一場場與死神搏鬥的醫學變革》。

相關文章

贊助廣告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