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逆轉「腦霧」、儲存腦本 哈佛大學推薦這5類益腦食物

蘇上豪/七月鬼門開 醫師說鬼話

2015-08-10 10:20聯合新聞網 蘇上豪

西洋人怕鬼,中國人怕鬼,我也深受這種觀念影響,有時得提心吊膽過日子,因為我工作的地方是某些靈異節目所説的極陰之地。

圖/ingimage
圖/ingimage

我常在想,為何醫院會給人不舒服的陰森感,大抵和不少人在此被送到「西方極樂世界」,或是「主耶穌懷抱」有關,自然有人認為,心有不甘的靈魂會在此流連忘返,而其中又以「加護病房」和「太平間」最為人繪聲繪影傳誦某些駭人的故事。

因為從事的是急重症科別,所以有一大部份的時間必須在加護病房渡過,所以常會聽到,不管是病患或家屬,甚至是工作伙伴,都會分享病患或自己在這其中「撞鬼」的經驗。

通常的情況大半是病患在接受大手術完後,因為精神壓力還沒有得到適當的宣洩,在睡眠不足的困擾下,開始有語無倫次、時空錯亂的症候,但很多人卻能清楚描述,旁邊有些我們「看不到」的人在向他們打招呼,甚至是就近看管他們,厲害的更能直接對話,只是在家屬或工作人員詢問後,那些人不是死去已久的親人,或是滿天神佛之外,就是有不少的「好兄弟」。

這些幻象,在醫學上是有解釋的,即是俗稱的「加護病房症候群」,或是正式的醫學診斷譫妄」:「一種精神障礙,顯示錯覺、幻覺,或短暫性無系統的幻想,大腦興奮不安及語無倫次,唯為時均比較短暫。」

說穿了,就是病患承受不了壓力,在加護病房情緒崩潰,造成「精神衰竭」了,只是這種「譫妄」,有時會因為加護病房的工作人員配合下,忘情地加碼演出。

曾經有位接受開心手術的患者,因為之後恢復情形不好,常常在病床前有「撞鬼」的情緒反應,具體描述有一紅衣女子纒著不放,在照顧他的護理師詢問下,和之前住在同一床位死去的女病患雷同,嚇得護理師花容失色,連帶之後一些自認「八字輕」的工作人員,也加油添醋看到同一位紅衣女子在加護病房飄來飄去。

很不湊巧,該名病患也「駕鶴西歸」,接著不幸又有幾位重病患者搞得大家人仰馬翻之際,加護病房鬧鬼之說不脛而走,譲大家人心惶惶。所幸在睿智的主任私下請了所謂「道行高深」的老師來了一次之後,説也奇怪,就沒有什麼詭異的事情發生。

上述的故事可以用科學解釋嗎?當然可以,它有如「集體催眠」的魔術一般,或許那個病患只是看到紅衣人的幻影,在護理師的「循循善誘」下被暗示,將他和之前在同一張病床逝世的患者連結。

只是你可能也會問,有那麼巧合嗎?怎麼同一張床,接連有病人過世?細究起來當然可能。性命垂危的患者,都因為治療複雜,諸如插管、洗腎、體外維生器材使用等等,往往會集中在特定床位,所以病患接續死亡,會給人「抓交替」的假象,若加上有人在過世前有「譫妄」的事件,不正確的聯想的確會譲人「想入非非」。

或許你會認為我不相信鬼怪,但我反而想説,鬼怪之説不見得嚇人,自己嚇自己,其震撼力不亞於鬼怪。曾經在三軍總醫院汀州路舊院區實習時遇過一件事,就是最好的例子。

話説在值班的大半夜,有位民眾病房的患者逝世,依照規定,必須由勤務隊值班的兩位士兵一同陪著家屬,將大體送到超過一公里外軍方病患大樓後的太平間,只是兩位士兵之中有一位菜鳥,硬是被老鳥拗成只有他一人護送。

結果倒楣的菜鳥遇到的是沒有家屬的患者,只能在月黑風高的夜色中,風馳電擎推著大體的鐵床狂奔到太平間,沒料到他抵達了那裡,大體竟然不見了。

太平間的老伯和那位士兵拿著手電筒沿路找,但始終一無所獲。最後,勤務隊來了個「夜間緊急集合」,將全連一百多人叫醒,才在三軍總醫院院內花園的小水溝底,找到滾到那裡,渾身是傷的大體。而兩位值班的士兵,通通被送去禁閉室悔過。

講了些親身經歷的故事,希望能搏君一笑,但若有人還不死心想問我信不信鬼怪,我只能説,想知道我的看法,就麻煩到醫院的加護病房陪我值班,親身體驗看看就知道了!

加護病房症候群
譫妄

蘇上豪

醫界的說書人。豐沛的創作能量,透過簡短的故事,深入淺出介紹醫學科普散文迄今。就讀醫學院時代,連續獲得國防醫學院「源遠文學獎」1988及1989年小說獎第一名。著有《國姓爺的寶藏》、《開膛史》、《DNA的惡力》、《鐵與血之歌:一場場與死神搏鬥的醫學變革》。

延伸閱讀

商品推薦

贊助廣告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