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醫生總說「別熬夜」,那幾點睡覺算熬夜?

楊志良/消滅毒品黑市 源頭防治毒害

  • 分享
  • 讚大獎
  • 分享
  • 留言
  • 列印
2014-09-23 14:22聯合新聞網 楊志良
  • 讚大獎

【聯合報╱楊志良】

毒品為害之烈,眾所皆知,尤以鴉片類,包括其衍生的嗎啡及海洛因,不知害得多少人傾家蕩產、身敗名裂。目前台灣對毒品問題,採取防堵策略,吸毒者判有期徒刑並施以勒戒,製造及販毒者最高可處死刑或無期徒刑,希望嚴刑峻法的威嚇,能讓毒品在台灣絕跡;政府及諸多公益團體,也不遺餘力向社會大眾,尤其是青少年宣導毒品的可怕,希望從源頭減少吸食的人口。

但多年以來,監所及勒戒所一直維持3至4萬名煙毒犯,占矯正機關收容人犯的三至四成,監所超收20%,擁擠不堪,管理及生活品質低下。更令人心驚的是,煙毒犯不斷年輕化,青少年比率從97年的14.5%升至近年60%以上。這證明訴諸恐懼的防堵政策是無效的,多年來結合司法、衛生等部會花費龐大人力、物力,至今績效有限,毒品問題需要更根本的解決之道。

無效矯正 耗費社會成本

毒品使人上癮,極難戒斷,所有勒戒者離開矯正機關或勒戒所後,除少數意志堅定,特別受到宗教力量支持者外,幾乎九成以上再犯,無法脫離苦海,社會對煙毒犯所支付龐大的社會成本可謂是「無效矯正」。長期使用毒品者腦部常已病變,無法自我控制,為購買毒品,往往不擇手段,有時只為區區數百元,隨機搶劫、殺人,甚至對自己的親人長輩痛下毒手,加以殺害,可謂已經精神喪失,成為社會上的不定時炸彈。

另一方面,毒品因係非法物品,其販售及擁有為犯罪行為,因此市場轉為地下。殺頭的生意必定要有高額利潤才有人做,因此毒品價格驚人,使用者根本難以負擔。

為了籌集購買毒品的費用,最普遍的方法就是尋找下線,誘使他人使用、向自己購買,尤其是好奇、叛逆、較難抗拒誘惑的青少年,更容易成為目標。吸食者成為販賣者,又引誘他人成為吸食者,形成毒品市場的老鼠會,這是大毒梟的最佳策略,全球各地莫不如此,也所以毒品問題始終無法解決。

煙毒造成台灣莫大傷害及無可計數的社會成本,由以上分析可知,防治毒品氾濫最上策,就是消滅地下化的毒品黑市。

公開登記 市場化暗為明

目前最佳且幾乎是唯一的方法,是將毒品市場化暗為明,由政府販賣,將毒癮者視為精神及社會適應不良者,公告一定期間前來登記,由政府定期定量售予毒品,其品質穩定,價格低廉,費用為成癮者可以負擔。

成癮者公開登記,政府提供毒品,黑市需求消失,毒販必定喪失生存空間(沒有錢賺,誰願意犯罪?);成癮者可以負擔吸食成本,減少犯罪動機,也不須引誘他人吸食,可減少新的吸食者繼續增加。如此,防治毒害才能見效。至於未在期限登記者,一經發現,則依目前法律判刑及勒戒,加以嚴懲。

政府提供低廉毒品給成癮者,衛道人士及司法界必大不以為然。但回想當時由衛生所以低價提供清潔針具,不也引起不少反對聲浪,但減少共用針具引起的愛滋病傳染的成效,則是有目共睹。還有多元販售保險套,也對性病防治大有助益。唯有坦然嚴正的面對問題,才能真正解決問題。

(本文作者楊志良為前衛生署長、現為亞洲大學講座教授)

嗎啡
性病

楊志良

前衛生署長、亞洲大學榮譽講座教授

延伸閱讀

商品推薦

贊助廣告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