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醜女」絕非單純的言語霸凌 我沒長成這樣的權利嗎?

2019-06-19 13:58元氣網 果殼網

大家熟知的偶像劇裡總少不了「醜女大翻身」的情節:「醜女」主角剛出場時總是被欺負,遇到帥氣多金的男主角後被改頭換面,搖身一變成了人人艷羨的美女,並贏得了真愛。這樣的情節廣受歡迎,經久不衰,我們的社會甚至為此創造出了一個詞彙叫做「逆襲」。

然而,這到底真的是逆襲還是在悖論的夢境裡轉圈圈呢?

大眾喜聞樂見的同時,其實忽略了這一類型電視劇背後的潛台詞:外表代表了一切,只要外表改變了,一切都變了;醜,活該被欺負——似乎女人除了變美以外就沒有其他可以在社會上容身的方式了。

那醜又是由誰定義的?真的有醜這回事兒嗎?長得醜就活該被欺負嗎?我想,是時候來談一談「醜女霸凌」這個問題了。

韓國電影「醜女大翻身」劇照。
韓國電影「醜女大翻身」劇照。

醜是原罪?

可能你很幸運,不了解醜女會遭受何種對待,覺得醜女霸凌無非就是言語上的「嘲笑」。雖說舉我自己的例子真的是很難受的事,但我還是想讓大家知道,醜女羞辱絕對不是「人身攻擊」四個字就可以概括的。

我因為胖,從小就被人捉弄。小學的時候,有男同學恐嚇我讓我吃粉筆,要把我先姦後殺;中餐時間女同學把我的便當盒藏起來;放學後有同學在校外對我跟蹤騷擾。中學時學校體檢,男生會在我稱體重時圍觀然後哄堂大笑。大學時的男同學對我的態度非常差,不管我說什麼都要反對、出言嘲笑,還會為了討眾人開心當眾羞辱我。

除了我的親身經歷,也有網友曾給我留言,提到自己作為「醜女」,除了被典型的言語羞辱外,還在過馬路時遇到有人故意對著她騎車過去,或者是曾經被球砸頭砸臉、被潑水潑沙子、被威脅去死;甚至還有被當眾脫褲子、推入水池,而且都沒有一個人站出來制止。

可見,醜女被霸凌不只是在於口頭的人身攻擊,還往往伴隨著各種肢體攻擊和語言暴力,會讓人感到不安和恐懼。更進一步的是,美醜在各種討論中不光關乎外表,還被賦予了道德價值。「醜」這一點往往還跟笨、髒、懶、花痴、壞心眼、沒有自知之明等聯繫在一起,使得醜女不止外表被羞辱,整個人由裡到外都被醜化、低智化。

這些霸凌和羞辱不止危害到受害者的人格發展,還會影響受害者建立正常的兩性關係。但是,真的有「醜」這回事兒嗎?

林志玲被認為是美麗女性的代表。圖/志玲姊姊慈善基金會提供
林志玲被認為是美麗女性的代表。圖/志玲姊姊慈善基金會提供

被凝視的女性

在東亞地區,所謂的醜女形象通常是:長得胖,皮膚黑,眼睛小,有皺紋等等。我沒有詆毀任何人的意思,你也完全可以不同意我對醜女形象的描述。我無意給美、醜下定義,我想討論的是美、醜是如何被定義的。

上世紀七十年代,女性主義學者們對大眾媒體所展示的女性刻板形象進行了批評和反思。女性電影理論家勞拉·穆爾維(Laura Mulvey)在她的著作《視覺快感與敘事電影》中提出,大多數受歡迎的好萊塢電影中女性是被凝視的客體,異性戀男性是主要觀眾,即凝視的主體。

所謂的醜女與其說是真的醜,不如說是因為不符合男性凝視中的性別框架才被叫做醜女。而男性凝視中的美麗女性形像是十分狹隘的。比如說好萊塢電影裡的美女,通常是有著窈窕身材的性感女郎形象。在中國,滿足男性期待的女性大多逃不開瘦、長髮、皮膚白皙、大眼睛雙眼皮這些特點。

我們受「男性凝視(male gaze)」的影響之深,已經超越了單純的男性觀看女性,而是整個社會從男性的角度去評判女性。

英國2014年的一項研究發現,在學歷、社會經驗等其它條件相同的情況下,比起一般體重的女性,肥胖女性獲得的工作機會更少且工資更低——她們更容易從事保姆、護理之類的體力勞動,超過標準體重6公斤就會比其他女性每年少賺9000美元,特別肥胖的每年少賺19000美元。但是,肥胖男性和一般男性的職場待遇差不多,收入也差不多。

同樣都是肥胖的人群,為什麼職場上對於肥胖女性的歧視要比對肥胖男性嚴重得多?正是因為整個社會在評斷男性的時候,往往還是會傾向了解男性的能力,他們的外表反而不是那麼容易被注意到的事情;相反,女性做為一個審美客體,在父權社會的觀念裡,她們不只要有匹配的能力,還需要有相當的顏值才能勝任某個工作。

女性自己也會用男性視角審視自身以及其他女性。約翰·伯格(John Berger)是最早提出「男性凝視」的西方學者之一,他在《觀看之道》中寫道:

男人注視女人。女人看自己被男人注視。這不僅決定了男人與女人之間的大部分關係,同時也影響了女人與自己的關係。女人的內在審視者是男性:被審視者是女性。

這也解釋了為什麼很多時候不只是男性會對女性的外表評頭論足,女性自己也會對自身以及其他女性的外表過於苛刻。而且相較於男性,女性更容易為自己的身材和相貌而感到煩惱和焦慮。

在法國學者米歇爾·福柯看來,「凝視」象徵著一種權力關係,一種隱形的暴力。

很少有人意識到醜女被羞辱不只是一個單純的審美問題,而是當整個社會價值觀都是以男性凝視為出發點進行構建時,這個社會是如何以男性的語境去攻擊他們不喜歡的任何人和事物。看客作為凝視的主體,被展示的人作為凝視的客體,兩者的關係隱含著一種實際的不平等。

所以說,醜女被霸凌的問題是性別問題而不是審美問題,因為美醜並不是由女性自己定義的。如果審美的標準從來不是長在女人身上,那麼女人追求的「美」究竟是滿足誰的追求?

霸凌示意圖/Ingimage
霸凌示意圖/Ingimage

我沒有長成這樣的權利嗎?

奇怪的是,每當醜女被霸凌,很少有人會譴責施暴者,反而是被霸凌的一方經常被要求要自信、要陽光。從政治正確的角度來說,當然是「每個女孩都要自信地認為自己很美」,但這其實是忽略了來自整體大社會的暴力。

如果整個社會一直打擊醜女甚至暴力攻擊迫害,又矛盾地盲目地要求醜女有自信,請問她們到底要怎麼由衷地對自己有自信呢?即使有小部分不符合性別框架的女性可以做到不理會外界的干擾,也不能改變整個群體被霸凌的問題。

也有人會說,醜女因為外貌醜被霸凌,那不是變漂亮變美就沒事了?這個看似理所當然的回應反映了一個不公平的現實,就是如果一個人要得到尊重,必須先符合性別框架。這和少數民族因為種族問題被差別對待,以及性少數群體因為不同於大多數人的性傾向被歧視的道理是一樣的,難道種族和性傾向也要被強行「修正」嗎?

要解決醜女被霸凌的問題,我想我們首先要思考的可能不是「啊你這麼醜為什麼不想辦法變漂亮?」,而是「我長這樣難道我沒有維持我這樣形態的權利嗎?」 ——要改變長久以來的性別框架並非一朝一夕的事,但如果從自己的一言一行做起,一步步地減少醜女被霸凌、被歧視,我覺得你我都能做到。

有很多時候,旁觀者的冷漠助長了加害者的氣焰,使得他們更為猖獗。作為旁觀者的大家能不能更積極的幫助弱勢群體一把?

具體而言,如果你能夠接納更多不同的女性形象,不以外貌的美醜作為衡量道德的標準,就已經邁出了平權的一大步。另外,鼓勵各種體型的服裝產業;接納不同樣貌的人群進入自己的社群;職場招募新人時不以外貌為基準而盡量發掘每個人的價值;影視作品盡可能多地塑造不同樣貌的角色等等,都有助於開拓社會形象的多元化。

不要認為霸凌只針對女性。我們在改變醜女霸凌的文化的同時,也是在幫助男性開拓更多元化的社會形象。雖然社會對男性的外貌要求不如對女性的那樣苛刻,但是不符合社會框架的男性――例如過胖的男性或是被指責不夠陽剛的男性,也容易為自己的外貌和身材感到煩惱。

因此,當我們在談論醜女霸凌以及如何改變這種霸凌文化時,最終還是要從最根本的地方自省自己是如何對待與自己不一樣的群體的。如果你能意會「沒有高下,只有不同」這句話,那麼破除醜女歧視對你來說應該並非難事。就如同男人看待女人;白人看待黑人;性多數看待性少數。

沒有那麼多困難的坎,只有願不願意改變它。

本文來源於果殼網(微信公眾號:Guokr42)

霸凌
肥胖
暴力
身材
體重

延伸閱讀

商品推薦

贊助廣告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