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文章

more

大家都在看

more

疾病百科

more

我要投稿

內容提供合作、相關採訪活動,或是投稿邀約,歡迎來信:

udn/ 元氣網/ 養生/ 聰明飲食

有「一隻小牛」貼紙代表品質保證?看懂鮮乳標章的來龍去脈

食力

現行鮮乳標章只能代表是可溯源、使用國產生乳的國產鮮乳,但面對低價進口鮮乳的競爭,「國產牌」可能難以招架。<br />圖片提供/食力
現行鮮乳標章只能代表是可溯源、使用國產生乳的國產鮮乳,但面對低價進口鮮乳的競爭,「國產牌」可能難以招架。
圖片提供/食力

你應該要知道的食事

走進超市拿起鮮乳,可以發現大部分的鮮乳上都有貼著「一隻小牛」的貼紙,這就是鮮乳標章。鮮乳標章不僅確保消費者買到的是國產鮮乳,也能作為消費者辨別調味乳、保久乳等其他乳製品的方法之一。

台灣乳業發展一路上面臨重重挑戰,從1965年開放國外奶粉進口,導致國內生乳滯銷,2002年加入世界貿易組織(WTO)降低進口關稅,無不嚴重打擊台灣乳業,2013年《台紐經濟合作協定》(ANZTEC)生效,其中更將在2025年使紐西蘭液態奶進口全面降至零關稅,可能導致生乳成本僅需台灣3分之1的紐西蘭鮮乳以低價搶市,對此,農委會在2020年時表示將以「強化鮮乳標章」作為主要因應對策,然而,究竟代表國產鮮乳的鮮乳標章能扛起保護台灣乳業的重責大任嗎?

鮮乳標章保證優質國產鮮乳,市佔保衛戰靠「鮮」取勝

走進超市拿起鮮乳,可以發現大部分的鮮乳上都有貼著「一隻小牛」的貼紙,這就是鮮乳標章(俗稱小牛標章)。鮮乳標章於1986年發行,最初是因為政府發現有乳品公司收購生乳後再以進口奶粉混充,以賣出更多非100%生乳製成的「鮮乳」產品,導致台灣酪農業生計受影響。為了解決上述亂象,政府設立了鮮乳標章。農委會畜牧處處長張經緯表示,依據乳品工廠每月向酪農收購的生乳量及產出的鮮乳量,核發等量的鮮乳標章,也就是能保證「收購多少生乳就賣多少鮮乳」,不僅確保消費者買到的是國產鮮乳,也能作為消費者辨別調味乳、保久乳等其他乳製品的方法之一。

不僅如此,張經緯表示,鮮乳標章的重點就是溯源,農委會在核發鮮乳標章前,會以各地方政府提供的產乳量、乳品廠回報的生產量進行比較,進行嚴格查核,若是發現收購量和生產量出現異常差距,可能會停止核發。因此,張經緯很有信心地說道:「有給標章的絕對是國產且可溯源的鮮乳。」

而無論是《台紐經濟合作協定》或是台灣未來可能加入的《跨太平洋夥伴全面進步協定》(CPTPP),導致進口鮮乳可能席捲台灣乳業,張經緯表示:「台灣要走向貿易自由化是必然的。」台灣乳業在面對國際競爭下,「重點就是做出產品區隔」,他認為,台灣鮮乳的最大優勢就是新鮮,「從擠乳到消費者買到只有24小時,沒有任何進口鮮乳可以做到。」因此,張經緯認為在面對進口鮮乳的競爭下,透過鮮乳標章可以區隔進口乳品,讓消費者輕鬆辨別高品質、可溯源的國產鮮乳,進而維持國產乳品市佔率。

透過鮮乳標章,即使貨架上鮮乳、保久乳或調味乳放在一起販售,消費者依然能簡單判斷哪個是鮮乳。<br />圖片提供/食力
透過鮮乳標章,即使貨架上鮮乳、保久乳或調味乳放在一起販售,消費者依然能簡單判斷哪個是鮮乳。
圖片提供/食力

鮮乳標章是發給加工廠,獨立酪農難申請

然而,鮮乳標章只能代表是100%使用國產生乳製成,目前既無法涵蓋所有市售國產品牌,更無­法區別品質。「鮮乳標章純粹只是生乳到鮮乳量的控管。」鮮乳坊(慕渴股份有限公司)創辦人龔建嘉指出,首先從鮮乳標章的設立原因來看,當初只是為了確保乳品大廠僅使用國產生乳生產鮮乳,以「乳品加工廠」作為核發鮮乳標章的對象,根據《鮮乳標章核發使用要點》,只有向酪農收購生乳後加工成鮮乳的乳品工廠才能申請鮮乳標章,這代表無加工廠但擁有自家牧場的「獨立酪農」無法申請。對此,龔建嘉表示,標章成立時的時空背景並沒有獨立酪農存在,所以設計標章制度時沒有思考到有這樣的需求,因此現在很多酪農難以申請鮮乳標章。

也就是說,現行鮮乳標章制度,並沒有辦法全面管理到台灣現在興起的小農鮮乳品牌。也就形成通路貨架上的國產鮮乳並沒有全數都有鮮乳標章的情形,待國外鮮乳大量進口之時,消費者也難以光靠鮮乳標章來辨別。

鮮乳標章只能代表使用國產生乳,無法保證品質

然而,對於進口鮮乳低價搶市,雖然根據《食力》「你是『鮮奶』控嗎?市售鮮乳國內外、大小廠你如何選?」問卷調查,有81.4%的民眾表示有鮮乳標章的鮮乳會增加購買意願,但同時有57.5%的民眾認為「價錢」是影響購買意願的優先依據。在這樣的情況下,光靠鮮乳標章夠嗎?

「單就價錢,國產鮮乳無法與進口鮮乳競爭。」花蓮唯一認證無毒牧場、擁有約1200頭乳牛的吉蒸牧場二代、董事長范君諺點出國產鮮乳的困境,他認為在未來,國產鮮乳與進口鮮乳絕對不會是價格戰,而是價值戰,「明明一樣都是鮮乳,為什麼要選較貴的國產鮮乳?」范君諺表示,目前多數消費者仍以價錢作為購買依據,但在與國外鮮乳價錢難以匹敵的情況下,必須讓消費者從價格優先的思維跳脫到價值優先,國產鮮乳需要透過背後精神、品牌理念、文化的支撐才能競爭。顯然,現行鮮乳標章只能代表是使用國產生乳製成,難以突顯價值。

鮮乳標章難凸顯特色價值,在地化、差異化才是國產鮮乳生存關鍵

台南市作為台灣生乳第二大產區,台南市農業局簡任技正周志勲認為,目前的鮮乳標章只能說明是國產,甚至許多小農品牌也沒有鮮乳標章。對此,龔建嘉建議,鮮乳標章應該要能涵蓋獨立酪農,讓委託代工的獨立酪農也能獲得鮮乳標章。一方面能提升鮮乳標章覆蓋率,另一方面能使小農鮮乳確實受到政府管理,減少發生食安問題的可能。再者,周志勲表示,「未來進口鮮乳一定會打壞市場」,如果單就價格,完全沒有選擇國產鮮乳的理由,因此必須賦予國產鮮乳額外的價值,他舉例可以從各個鮮乳產地為分類,將在地故事、背景、特色作為行銷的一部分,推出在地鮮乳標章。

總而言之,面對低價進口鮮乳的入侵,國產鮮乳是否能賦予產品「價錢外的價值」是抗衡的關鍵,無論是主打有更好吸收蛋白質的鮮乳坊「A2β酪蛋白鮮乳」、強調動物福利飼養方式的吉蒸牧場「透明鮮乳」等,都賦予鮮乳更深層的價值,增加消費者購買的意願。中華民國乳業協會理事長徐濟泰認為,2025年後國產鮮乳市佔至少下降10%。在這樣的情況下,與其說要對抗進口鮮乳,倒不如思考如何不會成為流失市佔中的淘汰者,這顯然光靠多數品牌都有的鮮乳標章是做不到的。

【本文出自食力Vol.26季刊《乳業戰爭 九大擂台誰是贏家》

延伸閱讀

殺菌加工不只擔任牛乳安全重責!保存溫度、風味、營養物質也全靠它決定

全聯、路易莎為小農鮮乳設專區 6成消費者願意加價買!小農鮮乳能繼續紅下去嗎?

台灣牛乳市場在後疫情時代如何發展?環境永續為成敗因素

(本文獲「《食力》」授權轉載,原文刊載於此

鮮乳 乳品 蛋白質 牛奶

課程推薦

延伸閱讀

贊助廣告

商品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