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文章

more

大家都在看

more

疾病百科

more

我要投稿

內容提供合作、相關採訪活動,或是投稿邀約,歡迎來信:

udn/ 元氣網/ 養生/ 聰明飲食

朱慧芳/大芋小芋生生不絕

第一次種芋頭就上手,卻沒有讓我高興太久,因為完全野放的芋頭沒有期待中的好吃。<br />圖/朱慧芳
第一次種芋頭就上手,卻沒有讓我高興太久,因為完全野放的芋頭沒有期待中的好吃。
圖/朱慧芳

第一次種芋頭就上手,卻沒有讓我高興太久,因為完全野放的芋頭沒有期待中的好吃。<br />圖/朱慧芳
第一次種芋頭就上手,卻沒有讓我高興太久,因為完全野放的芋頭沒有期待中的好吃。
圖/朱慧芳
只有當大雨嘩啦嘩啦灑在又高又大的芋葉時,才讓我注意院子裡的綠芋葉,已經大到可以當傘了。<br />圖/朱慧芳
只有當大雨嘩啦嘩啦灑在又高又大的芋葉時,才讓我注意院子裡的綠芋葉,已經大到可以當傘了。
圖/朱慧芳
為了回報我送給她一些用不到的竹竿,鄰居農婦挖了好些個小芋苗給我。可能是看到我一臉不知如何是好的傻狀,她二話不說轉身跑回去拿了鋤頭,俐落的把芋苗種下,接著清楚交代了芋頭的一生,要我好好照顧它們。

還好芋頭不怎麼需要喝水,偶爾想到去澆澆水,其他什麼都不用做,所以大部分時間我根本忘了院子裡有芋頭,只有當大雨嘩啦嘩啦灑在又高又大的芋葉時,才讓我注意院子裡的綠芋葉,已經大到可以當傘了。

將近一年後的某一天,鄰居熱心的過來提醒我說,芋頭已經可以挖出來吃了,那表情好像是說,「我不是有告訴過妳嗎?你怎麼到現在還沒動手呢!」這回,我可能又是一副不知該怎麼辦的呆樣,讓她沒遲疑太久就動手挖芋頭,不消多久地上已經出現芋頭小山堆。從頭到尾扮演偽農夫的我,只問收成不事耕耘,真是慚愧。

隨地冒出的芋頭,愛怎麼長就怎麼長。<br />圖/朱慧芳
隨地冒出的芋頭,愛怎麼長就怎麼長。
圖/朱慧芳

野放芋頭爭發 滋味不如專業

收成的芋頭還沒吃完,院子裡已經冒出了為數不少的小芋葉,而且不只在原先種植的地方,連3、4公尺外的土裡也有小苗出現。原來芋頭在我不注意的時候,默默從事地下工作,佈陣進攻地瓜葉區、萵苣菜區、也沒放過野花雜草空地。往好處想,這是幫我工作,省得我找苗挖土重新種植,只要不侵害到其他作物的領空權,搶走屬於它們的陽光,也算好事一樁。

第一次種芋頭就上手,卻沒有讓我高興太久,因為完全野放的芋頭沒有期待中的好吃。好在就近就有專業的芋農,想吃安全又有品質的芋頭,甚至芋頭糕都可以就近購買,陳永宏就是其中一位。雖然芋頭的產季在年末冬季,因為有了冷凍冷藏設備的保存,全年四季都吃得到。

政府疾呼價崩 對農友傷害大

陳永宏的芋頭主要銷售給食品加工廠,主顧客包括台灣知名的信譽品牌,所以他的芋頭是以安全用藥的方式種植,才能通過下游廠商的種種檢驗。他說,因為產量大、種植的區域分散,必須採用較有效率的種植管理,產量穩定才能固定聘請附近農工,好讓大家都有工作機會。有機栽種雖然立意良善,但不適合大面積露天生產,加上天氣變化的風險,收成量較難控制,一大夥人靠芋頭田吃飯,經不起大起大落的變化。

以前陳永宏在農閒時,需要去開大卡車增加收入,現在,他的芋頭品質在市場已有口碑,逐漸開始增加種植種類,例如泡茶用的菊花和一些葉菜,一來增加收入,再者分散單一產品的風險。說到風險,他提到幾個月前,政府大力疾呼產地芋頭價格崩跌,其實對農友的傷害比幫助還要大。舉他自己的例子而言,因為品質已有口碑,無論是產地收購價或是加工業者購買,全年度的價格都很穩定,並不像外界以為的一公斤不到十元,不如放在田裡爛。

產地到餐桌 最真實的滋味

不知情的消費者和餐飲業者,以為產地芋頭大崩價,純發心幫助的也好、貪便宜的也好,一窩蜂找到田裡,結果發現買不到媒體報導的便宜芋頭,還以為農友謊報價格。

我們坐在田邊的樹蔭下聊著農業的困境和機會,桌上剛出爐的芋頭糕散發誘人的溫度,香噴噴的外表煎得香酥焦黃,內裡滿是芋頭,好吃得讓我不顧斯文,整盤掃光。從產地到餐桌,最直接的真實滋味,可不是經過層層運銷的產品比得上啊!

■芋農 陳永宏 0937-221-345

芋頭 地瓜葉 萵苣

課程推薦

延伸閱讀

贊助廣告

商品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