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260萬手術是斂財還救人?這名醫生遭同行封殺,卻被病人封救星

2019-06-11 11:41微信公眾號-發現澳大利亞 Molly的媽媽魯魯

「你只能活12週了,我們無能為力」。

這一天對於Amelia一家來說無疑是黑暗的。年僅12歲的Amelia生活在澳大利亞珀斯,從2016年1月被查出患有惡性腦腫瘤開始,她就開始了與病魔漫長的抗爭。

12歲的Amelia(左)和張正賢醫師。圖取自watoday
12歲的Amelia(左)和張正賢醫師。圖取自watoday

化療、放療、免疫治療……3年過去了,惡性腫瘤非但沒有縮小,還長大了。痛苦的保守治療,讓Amelia一家都備受煎熬。

珀斯的醫院以「有癱瘓風險」拒絕了手術治療,而Amelia一家並不願意接受醫生對女兒無情的「死亡判決」。

就在這時,事情忽然有了轉機。雪梨知名的神經外科醫生Charlie Teo (中文名張正賢)給Amelia一家帶去了希望。

手術可以做,但只能在雪梨一家私立醫院進行,並且手術費高達12萬澳幣(約新台幣267萬)。

最終,Amelia的父母在網上籌集到了16萬3千多澳元(約新台幣362萬多),女兒終於有救了。

可就在這時,澳洲主流媒體卻對張正賢醫生提出了質疑:一台手術要12萬,究竟是斂財還是救人?

神經外科醫生Charlie Teo,圖取自企鵝新聞網,下同
神經外科醫生Charlie Teo,圖取自企鵝新聞網,下同

冒險做手術,是因為公立醫院無為?

本只是想治病救人,卻沒曾想被推上輿論的風口浪尖。就在最近,張正賢醫生親自作客澳洲電視台節目,回應了主持人Georgie Gardner針鋒相對的質疑。

一台手術要收12萬,這是斂財嗎?

對此,張正賢義正言辭地表示,12萬並不是進了自己的腰包,而是私立醫院的定價。其中,8萬支付給私立醫院,剩下的4萬支付給麻醉師、副刀醫生、助理醫生、護士等,而自己拿到手的只有屈指可數的8000澳幣不到。

而對於媒體的妄加猜測和污衊,張正賢只用了「這是對醫生的傷害」來表達自己的無奈。

事實上,除了對張正賢醫生的個人攻擊,許多人也對澳大利亞的公立醫療系統提出了質疑。畢竟,對於一向以免費公共醫療體係為傲的澳洲來說,12萬澳幣動個手術確實是「天文數字」。

「如果我是一個患癌症的孩子,需要最好的護理,這理所當然應該依賴公共醫療系統」,對此,張正賢也表示出了無奈。

所以,究竟是什麼促使Amelia一家哪怕籌款,也要遠赴雪梨找張正賢做手術呢?

事實上,儘管每年澳洲政府都給公立醫療系統投入幾百億的資金,但公立醫療資源依然緊缺。在這種情況下,有限的資源必然會優先分配給當地病人,更緊急的病人和治癒率更高、風險更小的病人。

而Amelia看病的珀斯公立醫院之所以採取了3年的保守治療,並且給小女孩下了「只能活12週」的「死亡判決」,就是因為醫院無力承擔手術後帶來的癱瘓風險。

此外,因為澳大利亞公立醫院是採取就近治療原則,「只能活12週」的Amelia明顯已經等不及雪梨公立醫院的入院許可。

12萬做個手術對於Amelia這樣的普通家庭來說貴嗎?答案是肯定的,據澳媒的報導,為了給女兒做手術,為了和死神爭分奪秒地賽跑,Amelia一家除了房子能賣的東西都賣了,走投無路之下只能在網絡上發起了慈善募款。

幸運的是,Amelia一家一周就籌集到了15萬澳幣善款。並且,她幸運地遇到了願意為她做手術「搏命」的張正賢。

而拋開媒體的質疑,讓張正賢更為困惑的是,為什麼世界各國都在邀請他去傳授經驗,可唯獨澳大利亞的公立醫院一直對他退避三舍。

「新南威爾斯州衛生部告訴我,如果允許我在公共醫療系統中操作那麼多手術,我必然會破壞財政預算。」這或許才是讓張正賢真正無奈之處。

享受免費公立醫療,只能採取保守治療,可如果要做手術,則花費不菲,而這正是西方許多國家醫療系統不得不面對的困境和現實。

「如果病人不放棄,我願意給他們希望」

在澳大利亞,張正賢一直是個飽受爭議的人物。

在過去的十多年裡,張正賢做了大大小小上萬台手術。在病人眼裡,他是將一個個宣布不治的絕症病人,從死亡線上拉回來的人。

在國際上,張正賢也因為接受高風險棘手病例,並且成功拯救曾被判「死刑」的人而備受關注。

而另一方面,也有很多人覺得張正賢給癌症患者的只是「虛假的希望」……

曾經,張正賢也是一個用事實和數據說話的醫生,他會以所謂的「生存質量」對病人做出評估。

直到他碰到菲列娜,一位患腦瘤7年,希望通過手術把腫瘤切除的病人。

「我可以幫你手術,但是你仍然會坐在輪椅上,我所做的一切,只不過是拖延了你的死亡,並非延續你的生命……」張正賢不解地問。

而菲列娜當時很憤怒地回答:「我有兩個青春期的女兒,生命質量對我而言就是在女兒需要的時候,我能夠在她們身邊。」

面對一個生命,不同的診斷結論,可能會讓醫生扮演不同的角色:上帝或死神。

而就是菲列娜的一席話,點醒了張正賢。在生命面前,談經驗,談指標,談概率,都是蒼白無力的。他真正能做的其實就是尊重病人對於生命的選擇權。

「當你看到他們對生命依然充滿希望時,我們的職責是保護並灌溉這生命的希望,而不是粗暴的將其扼殺,將你所理解的『生存質量』強加於病人。」

就這樣,張正賢成為一次次跳出來,變成拯救被判「死刑」病人的「醫學怪人」。

而全世界各地本已絕望的病人,也因此慕名而來,決定為了活下去做最後一搏。

這其中,有30歲的澳大利亞鋼琴家Aaron McMillan,他在2001年被查出患有腦腫瘤。張正賢為他做了腦手術,成功切除了腫瘤。不幸的是,兩年後腫瘤再次復發,Aaron於2007年去世。

同樣,澳大利亞的Sarah 2007年被診斷出多形性膠質腦瘤。因為腫瘤太大,她已經被醫院告知可以「寫遺囑了」。然而,Sarah不願意放棄,她找到了張正賢。張正賢給了Sarah希望,最終手術很成功,Sarah如今仍然健康地活著。

從新加坡來澳洲求醫的女孩珍妮弗,在兩歲時被確診惡性腦瘤,輾轉全球7家腦瘤中心,她都被告知:不可手術。

就在看了珍妮弗的片子後,張正賢對珍妮弗的母親說:「有99%的可能是,同行醫生的診斷完全正確,就算我做手術的話,結果也可能是糟糕的,但片子中有一點異樣的東西,我可以試一試。」

最終,張正賢通過手術取出了整個瘤體,結果卻大大出乎意料:珍妮弗的腫瘤是個良性瘤。如今,珍妮弗已經痊癒。

「如果患者不願意放棄,我願意努力延長患者的生命。」面對同行的質疑,張正賢總是堅持己見。而或許正是當年菲列娜的一席話,讓他始終願意做那個放手一搏的人。

究竟是「活著」,還是「有尊嚴的死」?

張正賢曾在美國工作了十年,他解釋這是因為自己在澳大利亞「名聲不好」。

2012年,澳大利亞在全國範圍內評選「誰是澳人最信賴的人?」結果,張正賢高居榜首。

可是就是這樣一份「殊榮」,也並未讓他躲過同行的排擠。

張正賢想要病人「活著」,可更多的醫生希望的是病人「有尊嚴的死」。他「拆其他醫生台」、「壞行規」的做法惹惱了同行、權威和上層管理機構。

澳洲神經外科學會會長曾打電話給張正賢,直言不諱地說:「不要再收同行醫生已經診斷為不治,或不可手術的病人。」

「即便這意味著讓本來有希望延長生命的病人死亡?」張正賢問。

而會長的回答很強硬:「對,即便如此,他們大多數人最終都會死。」

孰是孰非?這並非一個簡單的命題。

近年來,不動手術、不進加護病房,不插管的「尊嚴死」被越來越多地談及和看重。

而另一方面,許多病人也在身患絕症時被隱瞞實情,連基本的知情權、決定權都沒有,稀里糊塗地被治療,甚至稀里糊塗地死去。

所以,面對死亡,究竟應該誰來做主?

張正賢的回答始終是:「病人有權緊握生命的希望,哪怕它只是一點微光,病人也有權知道。」

所以,哪怕是冒天下之大不諱,張正賢也堅持認為,如果病人和家人希望多活一個月,哪怕是一天,一個小時,醫生也不應該以「最終都要死」來否定病人求生的意願。

總會有病人,希望有那麼一個醫生,能為他們做點什麼,他們也願意用生命去搏一搏,萬一奇蹟出現呢?

有病人曾對張正賢這樣說:「我希望今生不用去見你,但我希望每個身患腦癌的絕症病人都有機會遇見你。」

生命是寶貴的,活著是令人嚮往的,努力地活著或有尊嚴地死去,都是不應該被剝奪的權利。

張正賢小檔案:

張正賢的父母為新加坡華僑,後移民至澳大利亞。他先後畢業於雪梨斯考特學院與新南威爾斯大學,1981年獲醫學士與外科學士學位。此後赴美國從醫。回到澳大利亞後,他於2003年創立了拯救生命基金會(Cure For Life Foundation)。2009年起,他與夫人吉納維芙·張(Genevieve Teo)出任動物福利組織Voiceless的理事會成員。

Source

手術
腦腫瘤
腦瘤
神經外科
癱瘓

延伸閱讀

同類文章

為了把病人救回來...醫連夢裡都在問,到底哪裡沒注意到?病人:我都有看見你陪著我

一輩子都被責任追著跑....一個精神科醫師罹帕金森氏症告白:生病12年,我才真正「活著」

英國女寶寶天生小腿沒脛骨....小腿被切除6個月後,終於站起來了

「我絕對不會變成這樣」?遺物整理師:每個垃圾屋背後那些說不出口的苦衷

不少老人終其一身「窮的只剩下房子」 王建煊夫婦蓋天使居,盼給獨居老人終身居所

為什麼VIP病人往往無法善終?柯文哲用5個臨床故事告訴你:他們不缺錢,卻經常死於...

幫癌末先生辦生前告別式!尹亞蘭:珍惜每個當下,人生很多事沒辦法「等一下」

「他在手術檯上,連心臟都沒有,這16天也叫做活著嗎?」全球首例無心人,衝擊柯文哲生死觀

歷經低潮,曾寶儀花十年才懂的人生醒悟:我再也無法對人說節哀順變,因為根本沒有這回事

「我們都沒有老過」…初老6現象,認識它、面對它、提防它!

陪83歲媽媽在家斷食善終!醫師畢柳鶯:愛的極致是放手,瀟灑地走勝過痛苦地活

人類的生命力比你想像的還要堅強 台大醫施景中分享7個生命的奇蹟故事

現在改變還來得及…日本安寧醫生的《臨終前會後悔的25件事》,你也正在做?

《華盛頓郵報》評選十大奢侈品,再多錢也買不到!你擁有幾樣?

送走癌母痛不欲生!周丹薇轉念投身琉璃、攻碩士,活出最自在又無憾的自己

花20年從「地才」變天后!蔡依林40歲的人生啟示:用一輩子演示「不滿足」的精神

「生日快樂,雖然無法見面…」她翻出亡父遺留筆記 曝感人內幕

居家安寧占比降三成 想要在宅善終原來這樣難

歷經前夫家暴、離婚...賈靜雯用眼淚換來的「幸福哲學」:懂得轉身,傷與愛都是遇見美好的道路

為何越追求快樂,人生越沉重?丁寧用一趟10天旅程看透人生,「我不怕鳥事折磨我,因為我不當它是鳥事!」

漸凍人胡庭碩給媽媽的一封信:下輩子,不要再當妳兒子!

照顧中風母親20年,吳若權體諒缺席的手足:他們不是不愛父母,只是沒辦法處理心中巨大的悲傷

安樂死到底該不該合法化?「理想的死亡」有解答嗎

一位血腫科醫師省思:病人常執著於還可以活多久,不如積極去做未圓的心願

「如果知道自己可以安樂死該有多好」 安樂死可以是種預防手段嗎?

50歲人民保母即將離世 她暖心提問「要不要再來一張全家福呢?」

他們有知情、拒絕的權利 黃勝堅:「讓每一個死亡都有意義」

在瑞士安樂死是怎麼一回事?協助自殺醫師現身說法

孤獨死真的很悲慘嗎?一位65歲日本奶奶之死,教我學會「最理想的善終方式」

「生命只有10年」 4歲女童患罕病 漸漸失明且遺忘家人 媽:想聽她說愛我

猜你喜歡

陳昇證實罹口腔癌 不捨35年髮妻「和夫人還有約定」

罔腰向高市衛生局自承:實未懷孕、超音波照非本人所有

港媒報導 吳孟達今下午病逝 享壽70歲

禁用於食品還用!查獲黑心寶寶米餅工廠近500公斤

長輩吞嚥退化易嗆咳! 營養師建議「高齡飲食準備3技巧」

嫌孝親費月給1萬太多!妻氣「公婆又不是殘廢」 網傻眼:自私

金莎要改名金莎「含餡巧克力」? 巧克力新制明年上路

元宵節12大禁忌 別穿這色條紋衣、剪髮「一年都存不到錢」

如果有一天我們比寵物先走 遺物整理師告訴你遺留寵物的孤獨死現場

植物人奇蹟式甦醒 創世台東院為他辦畢業典禮

天氣一變就頭痛 竟是鼻竇炎惹禍!

理科太太賣維他命 衛局將約談

名醫與疾病的對話/長年壞習慣,身體終反撲!肝膽名醫膽結石發作,痛到掛急診開刀

貴婦茶品牌TWG檢出農藥超標 近300公斤遭退運

余苑綺過年前發現癌症2度復發 肝臟和淋巴又出現癌細胞

充工業氮氣黑心米餅遭爆 醫師:恐有濃度不純、雜質風險

高齡醫學權威陳亮恭接任關渡醫院院長 發展健康社區

肌肉量少也會影響心臟?研究:心臟病風險多81%

藥品部分負擔至少40元?診所醫:三天藥才66元不符比例

院長講堂/聯新醫院長張煥禎 社區醫療20年落實雙向轉診,讓病人更願意到診所就醫

不含尼古丁的電子煙比較安全? 專家曝背後真相:「這口味」最毒

罔腰自稱懷孕太荒謬 高市衛生局指傷害不孕婦女情感

醫師分享急診與鳳梨故事 玩笑稱「吃鳳梨一舉兩得」

植物油逾5%不准叫巧克力 正名新制111年上路

為什麼老人會有「老人味」?簡單3招改善異味

友曝吳孟達肝癌化療虛弱無力說話 僅能手勢給反應

「我好喜歡住安養院」堅持送婆婆去,媳婦忍兩年不孝罵名,終於證明一件事

醫病平台/一定要插鼻胃管嗎?高齡病人和家屬與醫師間的三方對話

整理包/228三天連假就醫別亂跑! 醫院服務門診資訊一次看

奈良美智訪台隔離期滿 檢驗陰性出關吃剉冰

你都幾點才睡? 神經科醫揭「愛熬夜下場」恐從內傷到外

贊助廣告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