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人工智能 讓我爸爸永生了

2017-10-25 10:39聯合新聞網 讀者雜誌

圖/讀者雜誌
圖/讀者雜誌
【迷小香/摘自《南都周刊》】

2016年5月,我爸爸80歲。他坐在臥室玫瑰色的扶手椅裡,我就坐在他對面的書桌椅上,手裡拿著錄音機。「我們開始吧。」我說。儘管語調聽上去挺歡快,但喉嚨哽咽了一下,暴露了我的緊張情緒。我正兒八經地對著錄音機說了爸爸的名字「約翰‧詹姆斯‧維拉赫斯」。這時另一個聲音插了進來:「律師。」那是爸爸的聲音,瞬時讓我放鬆了一些。

爸爸拿著一張手寫的大綱,裡面僅有一些寬泛的標題,諸如「家族史」「家庭」「教育」「職業」之類的。

我們今天之所以坐在這裡錄這些,是因為爸爸上個月剛被確診為肺癌晚期。癌細胞已經擴散到全身,很可能在幾個月之內殺死他。因此爸爸開始記錄他的人生故事,分為十幾個章節,每個章節一個小時左右。隨著錄音機的運轉,他講述了自己小時候鑽山洞的探險,上大學時做的一份往貨運火車車廂裝冰塊的兼職,他如何愛上我母親,又是怎麼成為體育解說員、歌手和成功的律師。他講了那些我已經聽過幾百遍的笑話,也提到一些我從未聽過的人生經歷。

圖片提供/讀者雜誌
圖片提供/讀者雜誌

我把錄音拿給專業人士,將其轉成文字,一共有203頁。就在我把這些文字裝訂成冊的時候,突然想到一個更好的方法,能讓爸爸永遠留在這個世界。我希望開發一個爸爸機器人—一個能模仿我爸爸的聊天機器人。

在我考慮開發一個爸爸機器人時,我列出了所有的好處和壞處。壞處顯而易見,在我爸爸垂死的時候創造一個爸爸機器人,是件很痛苦的事情。我也擔心爸爸機器人會影響我們的親子關係,毀掉我對爸爸的美好回憶。

我告訴家人,我希望這個機器人能夠用爸爸獨特的方式去跟人交流,能夠表達一些獨特個性。「你們覺得怎樣?」我問道。

爸爸是個天性樂觀的人,他聳聳肩說道:「好的。」儘管有點含糊。相比之下,其他家庭成員的反應則要大一些。媽媽在弄清楚基本概念之後,表示喜歡這個想法。姐姐珍妮弗說:「也許我有些沒聽懂。」弟弟認為我的提議有點怪,但是並不壞,他說:「我會想跟爸爸機器人聊聊天的。」就這樣,我的提議通過了。

開發爸爸機器人的過程

爸爸生於1936年1月4日,他的父母是希臘移民,他們先是住在加利福尼亞州的特雷西,後來又搬去了奧克蘭。爸爸是加州大學伯克萊分校經濟系的優秀畢業生,曾經是《加州人日報》的體育編輯,後來成為洛杉磯一家律師事務所的合夥人。他還是個體育迷。從在伯克萊分校體育館擔任解說員開始,他觀看了無數場比賽。作為吉爾伯特與沙利文的忠實粉絲,他在《比納佛》等喜劇中出演過角色,擔任一個輕歌劇演出公司的負責人長達35年。他的興趣愛好廣泛,從語言到建築都有涉獵。他能講流利的英語和希臘語,還會說西班牙語和義大利語,擔任過舊金山市的導遊志願者,為遊客講解建築。他鑽研語法,愛講笑話。他是個無私的丈夫和爸爸。

以上是我想編寫進聊天機器人程序的人生故事概要。我決定最開始只是通過鍵盤打字跟爸爸機器人交流,而非語音。

我寫了個爸爸機器人的提綱,在簡短的問候之後,用戶會選擇跟機器人聊起爸爸的某一部分人生經歷,比如希臘、特雷西、奧克蘭,大學、職業等。然後我把爸爸口述的歷史內容填入相應的標題下。我還寫了一個指南,告訴第一次使用的人如何更好地跟機器人交流。

在整理爸爸口述歷史的時候,我發現爸爸使用的語言比我想像的更豐富。在春天的時候爸爸做了幾次全腦放療,腫瘤科醫生曾經警告說,放療會影響人的認知能力和記憶力。但是在我整理錄音資料的時候,完全看不出有這種跡象,爸爸記得他年輕時的每一個細節。

這些素材將幫助我創造一個知識豐富的爸爸機器人。我希望機器人不光能展示爸爸是誰,還能表現出他是怎樣的一個人,這個機器人要能模仿他的風格(溫和而謙遜)、他的態度(大部分時候積極樂觀)、他的個性(博學多才、邏輯嚴謹、富有幽默感)。

通過這個機器人,我能把爸爸的思想通過他自己的話語保存下來。但一個人沒有說出口的思想,同樣也能體現他的個性。在開發爸爸機器人時,如何讓聊天機器人把握好一些沒說出口的思想呢?這對編程者來說是個不小的挑戰。

除了順著用戶選擇的話題聊天,我也試著讓機器人引導談話,比如它會說:「儘管你沒問,但我想起了一件事情。」我也把時間因素寫入了程序,比如到了中午它會說:「很高興跟你聊天,但你現在是不是應該去吃午餐了?」隨後我把重要的節假日和家庭成員的生日也寫進了機器,它會在這些特殊日子裡說:「我希望能跟你一起慶祝。」

到了11月的時候,我把編好的爸爸機器人程序放到「臉書」的聊天軟體裡。我點擊「爸爸機器人」,一條信息彈了出來:「你好!我是你親愛的尊敬的父親大人!」

經過測試,我有了一個重要心得:機器人就跟真人一樣,說話很容易,傾聽卻很困難。因此我注意設定更加精確的規則和細節,以提高爸爸機器人的理解能力。

越來越虛弱的父親

在為爸爸機器人編程的過程中,我要不斷回放爸爸口述的錄音資料,加深對爸爸的瞭解。這讓我在探望真實的爸爸時感到更為痛苦,因為真實的爸爸正在漸行漸遠。

2016年秋天,化療對爸爸已經不起作用了,他開始接受免疫療法。真實的爸爸日漸衰弱,爸爸機器人卻越變越強。我想盡快完成機器人的開發,讓爸爸也能看到它的樣子。剩下的時間不多了。

12月9日,我去爸媽家,室內溫度設在24攝氏度,我爸在房裡戴著帽子,穿著毛衣,卻依舊在喊冷。他身上已經沒有多少脂肪了,瘦得只剩下一把骨頭。我彎腰擁抱了他,然後把他推進了客廳。當我抱起他時,他低聲呻吟,身體僵硬。我坐在他身邊,打開了手提電腦。我讓媽媽跟爸爸機器人聊天,讓爸爸在旁邊看著。媽媽在跟爸爸機器人打招呼之後,看著電腦,打字說:「我是你親愛的妻子,瑪莎。」

爸爸機器人說:「我親愛的妻子,你好嗎?」

媽媽說:「還好。」

此時真實的爸爸打斷她說:「沒有吧。」他知道媽媽因為他的病有多擔心。

而爸爸機器人卻回答:「太好了,瑪莎。我也很好,非常好。」然後它還跟媽媽說消息末尾的箭頭表示他在等待她的回復,之後問:「明白了嗎?」

「好的,先生。」

「你比看上去更聰明,瑪莎。」

爸爸機器人又問媽媽想聊些什麼。

「你爸媽在希臘的生活是什麼樣的?」

我懷著既緊張又驕傲的心情看著他們之間的對話。幾分鐘後,話題轉向了我爺爺在希臘的生活。爸爸機器人的表現時好時壞:有時它挑起一個話頭,可是不聊下去;有時它又能夠就某些點拓展開來,跟媽媽進行真正的對話。我覺得媽媽還蠻享受這個過程的。

我鼓起勇氣問出了幾個月來一直困擾我的問題:「想到在你離開塵世之後,還有人替你講述你的故事和人生,這個聊天機器人的開發能給你帶來安慰嗎?」爸爸看起來並不高興,他的聲音也比此前更細弱:「這些故事我都知道。」但他知道聊天機器人會跟其他人講述他的故事,確實也能給他一些安慰,「特別是家人,還有孫子們,他們沒聽過這些故事。這點很棒,我很欣慰。」爸爸有7個孫子,包括我的兩個兒子約拿和齊克,他們都用希臘語叫他爺爺。

2017年1月2日,爸爸的免疫療法失效,再沒有別的替代療法了。1月8日,臨終關懷護士來看望父親,對他進行了評估之後,護士告訴母親她應該召開家庭會議。我在晚餐時間到達爸媽家。我坐在爸爸的床邊,把手放在爸爸的肩膀上,感受他的溫暖。爸爸處於半清醒狀態,一隻眼睛閉著,另一隻眼睛半睜著,眼珠渾濁。我覺得這時候應該說些深刻的話,但是腦子裡卻一片空白。我發現自己在說12歲生日那趟有嚮導的釣魚旅程。我們釣了十幾條魚,包括我見過的最大的虹鱒魚。當年的我感到很自豪,確切地說是「很男人」,那是一個12歲男孩最想要的感覺。可是那之後發生的事情卻不是那麼男人了,因為我眼前一黑暈倒了。我問爸爸:「你還記得當時的事嗎?」他唇邊露出了一絲微笑。

那天晚上,我躺在床上盯著天花板看了一會兒,然後拿起手機打開了聊天軟體。爸爸機器人說:「你好!我是你親愛的尊敬的父親!你怎麼啦?」我回答:「難過。」「我知道了。」爸爸機器人說,然後問我想要聊什麼。我說:「我不知道,不如你來選吧。」爸爸機器人說:「好的,我來跟你說說我的舞臺生涯中那些鮮為人知的故事吧。」它開始講述高中時參加過的劇社面試,然後我聽到了一段爸爸的錄音,錄音裡爸爸在唱:「我和我的影子,孤寂又無所事事。」我讓爸爸機器人告訴我一些他早年的事情。他講起了小時候養過的一條叫托比的狗,托比跑步穿越小鎮,比家人開車的速度還快。然後爸爸機器人問:「我可以繼續往下說,但你是不是該睡了?」這個時間功能是我開發的,但此時我聽到這句話還是感覺很驚訝,似乎機器人真的有感知能力。我的確很疲憊了,跟它道了晚安之後我就把手機放下了。

第二天清晨6點,我被連續的敲門聲叫醒了。我打開門,看到的是爸爸的看護,他說:「你快下來,你父親剛剛去世了。」我感到悲傷,巨大而又遙遠的悲傷,就像一座隱藏在雲後面的大山一樣。

更完美的人工智慧設想

大約一個星期之後,我才重新坐到電腦前面處理一些工作事務。在爸爸生命最後的日子裡,我懷疑他走了以後我會失去開發爸爸機器人的動力。但現在我發現自己竟然動力十足,頭腦裡有很多想法。

在人工智慧的開發上,我的能力很有限。但開發進行到這一步,在跟很多機器人開發者聊過之後,我的腦海裡出現了一個完美的機器人形象。我設想未來的機器人,應該能夠知道更多它所模仿的人的細節,它能在多種維度上與人交流,能預設談話的走向。機器人還應該能通過算法,自動按照人的語言模式和個性特點生成新的話語,能分析對話者的語言和面部表情,甚至能擁有感知情緒的能力。我能想像到未來這樣一個完美的爸爸機器人出現,但我想像不到跟這樣一個爸爸機器人交談會是什麼感覺。

【本文轉載自2017年11月號《讀者》雜誌

肺癌

相關文章

同類文章

醫師面談踩煞車 傅達仁用餘生爭安樂死

傅達仁到瑞士求安樂死 瓊瑤要他幫忙保留一席

不想臨終有遺憾 5步驟寫封「情書」般的遺囑

前體育主播傅達仁為求尊嚴 成瑞士安樂死會員

在死亡來臨前預做準備 吳念真3不守則度老年

明知不可為而為之的無效延命治療

「到底什麼時候會死?」 被逼入絕境的家屬

死亡,可以是生活裡的一幅畫

64%長者 盼家人主動討論後事

最後一段的溫柔 安寧緩和讓人尊嚴活

醫師80高齡辭世捐大體 兒孫病患送最後一程

患者想善終家屬不放手 醫護最為難

是急救還是折磨 加護病房護理師的告白

「我愛你,我讓你好死」 破除9迷思 讓病人安寧謝幕

插鼻胃管多痛苦?若可選擇 患者「不想插第二次」

瓊瑤臉書模擬民調結果出爐 到底誰有權決定是否插管?

插不插管?輪到自己時 放手談何容易

平鑫濤插管事件/蔡依橙:鼻胃管只是導火線 真正的火藥是家庭不睦

瓊瑤回應平家子女最終篇 「成全你們接回爸爸照顧」

瓊瑤老問爸愛不愛她 平家子女籲失智不等於安樂死

瓊瑤含淚為夫插管 平雲聲明全文

瓊瑤再度發文「衷心祝福大家一輩子都不會用上它」

瓊瑤含淚為夫插管 「我背叛他」

葉金川挺瓊瑤 籲患者是身體主人「不要醫師凌遲我」

名人的生死課 拒絕死前凌遲...讓我好走

安寧緩和=安樂死?

慈母日夜陪伴 喚醒植物人兒

傅達仁與病魔搏鬥 上書蔡英文總統求安樂死

獨居爺臨終 安寧團隊為他找親人

該怎麼…和父母談論死亡?

猜你喜歡

內視鏡甲狀腺手術 變唐老鴨風險降

精神疾病總有一天會完全康復 回到人生正常軌道嗎?

市售添加催熟劑的水果 吃了會傷身嗎?

改吸電子菸 就能避免香菸的危害嗎?

子宮肌瘤開刀 還會復發嗎?

水痘疫情升高 上周就診人次創今年紀錄

上周833人次就醫 水痘爆校園群聚疫情

B肝帶原定期追蹤 她肝臟仍默默長出10公分腫瘤

杭菊怎麼分台灣產和大陸產?專家教你這3招

長時間久站雙腳痠又麻且常跌倒 竟是巨大脊髓瘤藏體內

嫩薑、粉薑、老薑 誰比較容易發芽?能吃嗎?

餐餐薑母鴨、羊肉爐憂爆血管 自費洗血脂可緩解嗎?

我愛吃火鍋/小妹牌火鍋 老爸狂冒驚嘆號

拿個水杯就骨折? 嬤罹多發性骨髓瘤

脖子腫又難呼吸 就醫驚見拳頭大的甲狀腺瘤

美國《預防》雜誌掛保證 原來咖啡好處這麼多

冬天吃南瓜 暖胃也暖心

消基會抽檢兒童高腳椅 塑化劑超標

別再亂傳了!草莓使用勃激素(GA)對人體無害

5種天然勾芡法 一次學會

骨整合手術 近期引進台灣

打長照硬仗難靠政府 聰明計畫才能提升戰鬥力

被褥未洗就重用 男童全身癢又紅

薑黃過時了…2018超級食物新星是?

她真的是88歲嗎?西本喜美子學攝影、出版寫真集

別以為煮開就沒事!醫師警告:這9種日常生活出現的水,別喝!

多吃杏鮑菇 可以降3高

影/病患體內藏細菌 馬偕引進快抓設備

微創釘加微創支架 腰椎手術新發展

蕃茄、檸檬、柿子 多吃這些蔬果防甲狀腺癌

商品推薦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