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文章

more

大家都在看

more

疾病百科

more

我要投稿

內容提供合作、相關採訪活動,或是投稿邀約,歡迎來信:

udn/ 元氣網/ 焦點/ 生命智慧

臨終父自己動手拔管 女博士泣訴沒讓他好走

中研院副研究員阮麗蓉(右)贈花給安寧療護之母趙可式,感謝趙在安寧上的努力,讓父親得以善終。<br />記者修瑞瑩/攝影
中研院副研究員阮麗蓉(右)贈花給安寧療護之母趙可式,感謝趙在安寧上的努力,讓父親得以善終。
記者修瑞瑩/攝影
「我不能原諒自己讀了這麼多書,竟然不知道要如何讓父親好走。」中研院基因體研究中心副研究員阮麗蓉父親去年底去世,她半年才走出傷痛,日前在成大安寧病房的活動中,控訴國內的末期醫療有名無實,讓父親飽受折磨離世。

阮麗蓉吐露這段切身經驗時強忍淚水,推動安寧療護的成大教授趙可式在一旁輕拍她肩膀安慰。

阮麗蓉說,父親阮旺根是牙醫,去年底因肺炎住院,生前他與家人討論「生如夏花之燦爛,死如秋葉之靜美」,希望能安然離世,不做無謂搶救;但入院後家人六神無主,仍聽從醫師建議為父親插上呼吸器與鼻胃管。

阮麗蓉表示,雖明知這麼做非父親所願,卻因不捨只能接受安排。看到父親每次嗆咳與抽痰時全身痙孿、痛苦難當,一生堅強很少掉淚的父親竟流下淚水,她心如刀割。

阮麗蓉原本希望醫師能協助父親拔管,讓他平靜離世,但醫師說:「拔管病人會像溺水一樣,非常痛苦,你要這樣做嗎?」她上網查詢,發現趙可式可以安排成大醫院的安寧病房,於是立刻轉院。

「父親知道要轉院時精神一振,後來自己動手把氣管內管拔掉,在成大安寧病房安詳離世。」阮麗蓉表示,她當然捨不得父親走,但人應該有選擇該怎麼走的權利;她難過自己念到博士,卻從未接受生命教育,面對至愛要離開,手腳慌亂,「希望不要再有人經歷這樣的痛」。

趙可式表示,目前依法只要有一名家屬同意,兩名醫師判定,就能為末期患者拔管,可惜臨床上願意拔管的醫師不多,甚至傳達病人與家屬錯誤的訊息。

她以阮父為例說,拔管怎麼會像溺水?只要有適當的醫療介入,給予鎮靜、止痛、減少呼吸道分泌等藥物,就能讓患者在睡眠中安詳離世。

趙可式說,國內雖號稱五十二家醫院提供末期安寧醫療,事實上不少醫院做得一點都不到位,她很難過但不會放棄,未來會持續投入床邊教學,落實有品質的安寧療護。

◎ 隨時掌握第一手健康訊息,快加入【元氣網粉絲團

拔管 安寧病房 安寧療護

課程推薦

延伸閱讀

贊助廣告

商品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