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訊

遇高溫容易讓藥品變質失效 專家揭這幾種藥應妥善保存要領

最新文章

more

大家都在看

more

疾病百科

more

我要投稿

內容提供合作、相關採訪活動,或是投稿邀約,歡迎來信:

udn/ 元氣網/ 焦點/ 杏林.診間

無國界醫生 預計來台設辦公室

劉鎮鯤於二○○八年在蘇丹出任務時,為燒燙傷小病患麻醉。
劉鎮鯤於二○○八年在蘇丹出任務時,為燒燙傷小病患麻醉。
圖/劉鎮鯤提供

「要投入MSF(無國界醫生)工作必須先放棄一些東西,但你得到的永遠更多。」這是曾參與蘇丹、南蘇丹和阿富汗救援任務的趙鈞志,為無國界醫生所下的註解。成立四十年的MSF來台設立辦公室,期盼更多台灣人加入人道救援的行列。

於一九九九年獲得諾貝爾和平獎的MSF,於一九七一年成立,是全球最大的獨立醫療救援組織織,他們的理念是不受種族、宗教、性別或政治因素左右,基於人們的需求,致力為受武裝衝突、疫病和天災影響,以及遭排拒於醫療體系以外的人群提供緊急醫療援助。

MSF每年送出約三千五百位前線救援人員,但成立至今,台灣人參與救援行動的僅七位,分別是醫師劉鎮鯤、趙鈞志、謝岳哲、陳鈞婷、李一辰、宋睿祥,還有行政會計人員鄭巧鈺。

身為台灣人的MSF香港董事會主席劉鎮鯤表示,MSF總會近年選取全球四、五個地區設立當地辦公室,預計在台成立辦公室,希望擴大招募願意參與人道救援行動的民眾,除了醫護人員,行政、後勤、水利工程等,都需要人力。

劉鎮鯤指出,從衣索比亞飢荒、盧安達大屠殺、南亞大海嘯,到近期的菲律賓海燕風災、西非伊波拉疫情、尼泊爾地震等,MSF不曾缺席,評估當地需要而出動救援。二○○九年莫拉克風災時,MSF也曾評估是否需要伸出援手,但認為台灣的醫療體系可以應付,未出動救援。

在台灣之外,還有許多人需要幫助。曾赴阿富汗救援的謝哲岳對一位眼神悲傷的小女孩印象深刻,「如果不是見證了太多生死紛擾,要如何在這樣年幼的生命裡,刻畫出如此哀愁的痕跡?」他已不太記得她為什麼求診,但她離開時,淺淺笑了一下,彷彿MSF的存在,為她充滿威脅以及不安的生命裡,帶來了一點點安定及慰藉。

無國界醫生將首次於台灣舉辦「醫靠,無界」攝影展,呈現四十多年的人道救援之路,六月十二日到廿一日在台北市誠品敦南店B2藝文空間展出。


劉鎮鯤首次任務 差點打包回家

不到四十歲的劉鎮鯤是無國界醫生組織(MSF)香港董事會主席,也是台灣第一位擔任此職位的人。對他而言,加入MSF是一場意外旅程,無心插柳卻找到自己喜歡的事,劉鎮鯤說:「MSF改變我人生的價值信念。」

八年前,劉鎮鯤在台北榮民總醫院完成麻醉科專科醫師訓練,他決定先去當背包客,從土耳其經陸路到中國上海。途中歷經生病、受騙、被下藥洗劫、曾經睡在車上、餐廳等,走到伊朗時,他突然想:「如果我不上網、不寫部落格,是不是從此消失在世界上?」

心生此念之外,從前看重的事,在那一刻顯得微不足道,劉鎮鯤決定不再照原定計畫回台灣的大醫院工作,走了一條全新的路,加入MSF。

「我不是為了幫助人而去。」 劉鎮鯤誠實地說,前線救援人員是帶著自願性質的正職工作,最吸引他的是自由,可以去到很多一般人不可能到的地方,而且跟國際團隊工作的感覺,都是全新的體驗。

劉鎮鯤曾前往蘇丹、獅子山共和國、剛果及中非出任務,第一次出任務差點就打包回家。

他回憶,當時半夜緊急為一位產婦開刀,重新開啟一個荒廢四、五個月的手術室,因為水不夠沒有在術後即時清洗地板,受到總部視察長官的壓力,讓他非常沮喪。但他心想,自己大老遠來,這樣回家不甘心,「一咬牙就撐住,沒想就撐了七年了。」

在海外救援時,醫療環境和病人,都和台灣大不相同。劉鎮鯤在剛果,曾遇到軍人不小心用手榴彈炸傷自己,半夜來醫院截肢;還有血壓過低的產婦,在所謂文明世界很可能判定她救不回,但這位產婦隔天居然可以下床走路,孩子也平安出生。

◎ 隨時掌握第一手健康訊息,快加入【元氣網粉絲團

無國界醫生

這篇文章對你有幫助嗎?

課程推薦

延伸閱讀

猜你喜歡

贊助廣告

商品推薦

猜你更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