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文章

more

大家都在看

more

疾病百科

more

我要投稿

內容提供合作、相關採訪活動,或是投稿邀約,歡迎來信:

udn/ 元氣網/ 焦點/ 杏林.診間

猶疑著不知如何宣告壞消息 老伯伯一句話回應讓急診醫豁然了

哪怕已經有幾年臨床工作經驗,病情解釋依舊如此困難。
哪怕已經有幾年臨床工作經驗,病情解釋依舊如此困難。
示意圖,與本文無關/ingimage

古稀之年的伯伯,自行步入急診,主訴前陣子從樓梯跌落撞到下背,去診所看過,有照X光,醫生說還好,先開藥回家吃,但沒有好,這幾天痛到睡不著。

理學檢查,生命徵象穩定,背部有局部壓痛,考量病人已經在診所照過X光片,我直接安排了脊椎電腦斷層,排除創傷造成的壓迫性骨折

然而影像看起來並不友善,不像是壓迫性骨折,卻在好幾節都看到蝕骨性病灶,再繼續檢視影像,果然在肺部看到疑似腫瘤的病灶。

兩處異常結合起來形成新的臆斷:「懷疑肺部腫瘤合併多處骨轉移

哪怕已經有幾年臨床工作經驗,這類病情解釋依舊如此困難,我按往例先找個理由請病人在候診區稍坐,把兒子帶到看診位置前一起看電腦斷層,把我的臆斷先告訴他。

本來擔心外傷合併骨折,現在卻變成懷疑肺部腫瘤併骨轉移,這落差對任何人來說都是極其巨大的,兒子聽完遲疑了一下,告訴我:

「醫師,你直接跟我爸爸講好了,我覺得他是可以直接講的人。」

我點頭,起身走到候診區把伯伯帶過來,把剛剛對兒子說明的病情解釋重新再講一次。

「......伯伯,結論就是,脊椎有異常,肺部也有異常,可能是不好的,但也可能最後只是虛驚一場,需要安排住院做進一步檢查才能確定,把診斷弄清楚以後,我們再來想下一步......」

類似情境,哪怕已經不是第一次面對,但每次講完,我總是會有種「怎麼解釋都解釋不好」的挫折感,但伯伯卻用堅定的神情跟我說:

「醫師,謝謝你,不用擔心我,反正身體都是跟老天爺借來的,時間到了本來就要還回去。」

畢業後超過10年了,沒有一次例外,當我們看見病人在壞消息告知後所展現的豁達,總是讓我們更加不捨;伯伯從來不抽菸,但因為退休前從事汽車底盤相關工作30年,常常要接觸粉塵,你無法輕易否認這之間的因果關係,也確實地感受到老天爺的安排並不總是美好。

天亮了,幾個小時的緣分暫時告一段落,伯伯去住院了,我則是回到我的人生,繼續面對各種課題,日子仍在繼續,心存善念,盡力而為。

(本文獲楊大緯醫師臉書《楊大緯 面對問題的急診醫師》授權刊登,非經允許請勿轉載)

壓迫性骨折 骨轉移

課程推薦

延伸閱讀

贊助廣告

商品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