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醫病平台/火花是活著的熱情,不是活著的目的! 作為醫者我的「火花」是什麼?

2021-01-27 11:00醫病平台 佚名

【編者按】繼上星期的主題「邁入老年的醫師做什麼想什麼」,這星期我們邀請了三位較年輕世代的醫師,分享他們對醫學這條路的看法與憧憬。一位中生代的醫學院副教授誠懇地分享自己如何在行醫與研究中,探索出自己得到成就感的一條路;一位醫學院畢業快兩年,目前在接受住院醫師訓練的醫師分享自己如何步入習醫之路,並分享他如何找到行醫的「火花」;一位再一年就要畢業的醫學院雙主修博士生,從最小(細胞與分子)到最大(病人與社會)的探索,領悟到「了解自己的不足並坦然接受,是對病人負責的最佳表現」。希望這兩星期來自醫界不同世代的分享,可以幫忙社會大眾了解醫師,更拉近醫病之間的距離。

圖/ingimage
圖/ingimage

一月份在急診輪訓,趁著平日放假避開人潮,久違地到電影院看《靈魂急轉彎》。約莫過了整部電影的三分之二,淚水逐漸模糊視線,直到片尾名單播完,我仍陷在絨布椅中無法自己。隨著劇情推展,情感上的衝擊、對自身的投影和反省使我思緒奔騰;其中,有句話如暮鼓晨鐘,盤據我的腦海──「『火花』是活著的熱情,不是活著的目的」。

我開始思考,作為醫者,我的「火花」是什麼呢?

從小就興趣廣泛又善變,時不時就有新的人生志向,和家人分享時,他們總是笑笑地鼓勵我朝著目標前進;有趣的是,我卻從來沒有當醫生的想法,高三那年,我的第一志願是外文系(當時全心全意的想成為多國口譯)。直到放榜,在同學的勸說之下,幾經思索,覺得可以嘗試醫學,便在填志願時選擇綜合大學,除了能選修我喜愛的文學課程,也給自己留一條後路。大學前四年,不喜歡讀書的我,花了大把時光在醫學之外;沒有實際應用、單純吸收知識對我而言實在痛苦,捱過一場又一場考試,僅是為了在「正常時程」完成階段訓練;作為醫學生,自然能接觸許多前輩,雖然隱隱約約對「當醫師」這回事有了具體概念,卻依舊沒有太多想像。

對行醫有新的感受,是大五進入臨床之後──我的火花出現了。介於學生與醫者之間,既享受學習的快樂,同時也從病人身上獲得許多正向回饋,藉由這些互動,加上與同儕、師長討論,使我對人生有更多哲學性思考。我特別喜歡觀察前輩們和病人以及其家屬的應對,透過模仿,再加入自己的觀點和特質作調整,讓我在畢業之際,已經能夠自在地快速與大部分病人建立良好關係,至於專業上的疑惑,往往都有充滿熱忱的老師學長姊指點,綜觀醫學生時期的後三年,雖然生活緊湊且忙碌,我仍時時感到能夠作醫生,是一輩子的福氣。

順利畢業、通過國考、正式取得醫師執照,又開啟了另一段里程。有了大七實習的經驗,不分科住院醫師的訓練起步相對踏實,擁有更多決策和實行的能力與機會,讓我相當興奮,每天都精神抖擻,即使病人問題棘手,在老師、學長姐的幫助及後援下,都能夠學習到妥善的處理方式;不過,逐漸脫離學生身分、擔起更多責任,工作量越來越大,直到住院醫師階段,在日復一日近乎喘不過氣的生活常規裡,我開始變得負向、沒耐心、常抱怨、睡不安穩、情緒控管變差,甚至一度生無可戀,覺得自己做的事毫無意義;在排山倒海而來的病人堆裡,我感到無助──永遠有更多的人需要醫治,而自己能力不足,卻不再熱衷學習,只想好好吃飯、好好睡覺、遠離醫院。直到某個深秋的夜晚,站在醫院大廳,手裡拿著我相當敬愛的老師帶來探班的珍珠奶綠時,我倏然發現,那些使我眼睛發亮的火花,已不知不覺消失了。

意識到這件事令我更加驚慌,我無法理解自己為何會出現如此疲乏的狀態;所幸,與幾位對我而言相當重要的前輩深談後,開始學著把發條轉鬆,在不影響病人治療、照護的前提下,多花點時間和家人、朋友相處,也重拾醫學以外的興趣。這些,在無數個非常想尋短的時刻拉了我一把,陪我跨過低潮,在新年之始迎接能夠稍微喘息的科別;在急診依舊面臨不斷湧入的病人們,不過,有了規律的上下班時間與偶有的休假,讓我能夠調整好自己的身體與精神狀態,緩下腳步喘口氣,找尋火花。幸運地,火花還存在,只不過,歷經了一連串心境上的變化,我對「身為醫者」有了新的想法。

對病人而言,我不覺得自己有多麼無可取代,世界上有許多好醫生能夠治癒他們、減輕痛苦、給予安慰;或許是經驗不足、能力尚未齊全,將行醫的火花建立於對他人的貢獻,於此刻的我而言太過犯險;然而,作醫生使我在賺得溫飽、衣食無虞、若有閒暇就能發展其他興趣的同時,能幫助到他人;最重要的是,從和病人互動、參與他們部分生命歷程(甚至是相當私人的部分)之中反思我的人生,是從醫學生時代起,始終如一讓我想繼續走在醫學這條路上的理由,也是在一片灰燼中僅存的零星火花,雖然微弱,卻依舊熠熠,等待下一次燎原之時。

住院
人生
急診
珍珠
醫師執照

醫病平台

由老、中、青醫師及非醫界朋友發起的「醫病平台」,期待藉此促進醫病相互理解,降低醫病認知差距,減少誤解及糾紛,找回醫病之間尊重與信任的美好。期改善醫師診療行為、民眾就醫態度,進而帶動改善醫療政策、環境及品質。 歡迎各界踴躍投稿、討論齊進步。 如蒙賜稿,請寄:DrPtPlatform@gmail.com
文章字數1500-2000,因篇幅有限,本報保留刪節權,一經採用,刊出後奉上薄酬。 來稿請附真實姓名(如欲以筆名發表,煩請註明筆名與真實姓名)、簡單的自我介紹、身分證字號、通訊及完整戶籍地址(包括里或村、鄰)、聯絡電話和電子信箱,以及銀行(註明分行)或郵局帳號,也可直接贈與「醫病平台」。

延伸閱讀

同類文章

醫病平台/後事實時代的疫苗猶豫

醫病平台/醫病關係與神經衰弱的興衰

醫病平台/一盒被退回的鳳梨酥:怪胎與自閉症的兩種文化

名醫與疾病的對話/體重破百直腸科名醫陪兒路跑甩肉20公斤 病患以為看錯醫師

醫病平台/「病人角色」如何在日常生活中運作?

醫病平台/醫院裡不可或缺的存在! 美國麻醉科醫師照顧新冠肺炎病人的內心世界

專業觀點/不讓家人陷入抉擇 一起接受諮商

我的經驗/與老伴約定「我不會比你先走」!預立醫囑,要生得健康、死得乾脆

病人把命託給你,怎能不給他電話?陳晉興沒外科醫師架子,陳文茜陳佩琪肺癌都找他

醫病平台/麻醉科醫師回首SARS的醫生與疫死

醫病平台/默默的守護者 麻醉科醫師的內心世界

醫病平台/不只是勞雇關係,「社會參與照顧」應被重視

名醫與疾病的對話/聲帶長息肉、甲狀腺結節 雙重衝擊皮膚科名醫險得憂鬱症

醫病平台/長照、移工、治療室裡的笑顏

醫病平台/家庭看護工的悲傷情緒何處投遞:帶著隱形悲傷的阿蒂們

台灣感染醫學之父謝維銓逝世 張上淳:離世不在預期

醫病平台/Remote OSCE——疫情時代下的醫學教育再思考

專業觀點/手術中途醒來 未必麻醉不完全

我的經驗/開刀開一半我被痛醒!麻醉退了 超恐怖經驗

醫病平台/VR醫學教育的應用與開發

醫病平台/後疫情時代的虛擬實境全人醫療教學

醫病平台/生死自在——談預立醫療決定

名醫與疾病的對話/忙開刀一天只吃一餐 名醫胃痛又染菌!友胃癌逝警惕:健康不能再拖

醫病平台/執行「病主法——預立醫療決定」的我見我思

醫病平台/由預立醫囑談如何面對「生、老、病、死」

醫病平台/消失中的「家庭醫師」及「一般內科醫師」改變了醫病關係

我的經驗/不給下一代負擔 為自己做好安養

專業觀點/過去承歡膝下 現在善用長照

醫病平台/一定要插鼻胃管嗎?高齡病人和家屬與醫師間的三方對話

醫病平台/醫師視病猶「友」,當病人離世的悵然心情浮上心頭

猜你喜歡

生這些病別亂吃水果! 一張表看懂「疾病對應忌食」清單

胸悶、胸痛是心肌梗塞,還是肺炎?

名醫與疾病的對話/體重破百直腸科名醫陪兒路跑甩肉20公斤 病患以為看錯醫師

黃元德的養生秘訣/早餐黑咖啡 每日三蔬果

羅瑩雪乳癌病逝享壽70歲 檢察界震驚:4月太令人悲傷

台安醫院涉詐遭查 健保署:近兩年都有違規紀錄

中年的你如何面對父母離去?眼淚必須適可而止,頹喪只能暫留片刻,因為我們任重道遠…

病人把命託給你,怎能不給他電話?陳晉興沒外科醫師架子,陳文茜陳佩琪肺癌都找他

痠痛吃肌肉鬆弛劑有效?藥師解析5種常用藥,副作用大不同

3種老人常用藥 服用不當反危險

茄紅素抗老又防癌!營養師建議一事更易被身體吸收

志玲姊姊無私的愛,可以由小孩到大人

史上首次!食藥署砸千萬搶奎寧失策 免費配送藥局銷庫存

好市多蘋果連三周出包!兩萬多公斤遭退運銷毀

「親人的離開真的很痛」送走爸爸弟弟妹妹,吳念真:絕對別叫憂鬱症患者快樂一點

兒少保護福利法案推手 法務部前部長羅瑩雪昨晚辭世

太魯閣號出軌/暖心醫護消…穿白袍衝入隧道 安撫嚇哭幼兒

限水抗旱用電也得注意 5個小叮嚀保你安全

吃了就會好睡?能自行停藥嗎?藥師剖析,關於安眠藥你不知道的6件事

太魯閣號愛心捐款 陳時中:已募4億多、想取消可退款

導管置換主動脈瓣膜 健保有條件全額給付

醫病平台/一盒被退回的鳳梨酥:怪胎與自閉症的兩種文化

健保給付制度 將出現2大變革

熟年如何安居/馬桶旁裝扶手 浴室鋪防滑墊

熟年如何安居/裝ㄇ型扶把 助上下樓 超前部署 換購電梯房

侯佩岑苦勸去健檢!林月雲不想心理有負擔,失控罵女「你說完了沒」 

時隔半年再傳變色 化痰藥強生牧舒爾顆粒下架5萬包

孝子揹父母下樓就醫 辛苦熬了近十年

太魯閣號出軌/台大醫院痛失資深加護病房護理師

前主播蕭彤雯驚曝罹患肺腺癌 打噴嚏像被卡車輾過

善款扶助對象人數出爐!發現金、教育扶助採個人信託

贊助廣告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