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文章

more

大家都在看

more

疾病百科

more

我要投稿

內容提供合作、相關採訪活動,或是投稿邀約,歡迎來信:

udn/ 元氣網/ 焦點/ 杏林.診間

醫病平台/「先生緣」是病人對醫師的信任

醫病平台

醫病平台

我今年八十六歲,幾乎每一、二年固定做全身健康檢查。就在二年多前因為健康檢查,發現我的肝臟長了8公分的腫瘤,當得知這個噩耗時,不僅震驚,瞬間覺得人生可能就此結束,讓我擔憂不已。

之後,我積極的在台灣與日本尋求治療方法,並進入台灣知名的治癌醫院做更進一步的檢查,主治醫師判斷百分之九十五應是癌症,但沒有幫我做切片,因為擔心切片反而造成癌細胞的擴散。

我問我的主治醫生,以我的狀況,開刀好嗎?

醫生說,由我自己決定。

我又問他,如果今天是您的父親,您會怎麼處理?

醫生說,由他自己決定。

看病示意圖。報系資料照 記者陳立凱/攝影
看病示意圖。報系資料照 記者陳立凱/攝影

其實我本來並不是很想尋求開刀這一條路,但聽到這樣的答案後,我決定換醫院。我換到台灣最具權威的醫療院所,找到國內肝癌手術權威的教授。與醫生初次見面,是在他的研究室,我跟我女兒聽他很詳細的說明我的病情,評估手術的可能性。醫生對我說,手術不可能沒有風險,但依照我的狀況,開刀大約只有百分之一到二的風險。聽到醫生如此有把握的看法,所以當下我便決定要做這個切除的手術。

我的開刀時間很長,可見是一個很重大的手術。手術順利完成後,進入加護病房,再轉入一般病房,直到出院,整個恢復時程完全如同醫生的判斷。我很慶幸當初我毅然決然轉院,更慶幸能遇到這位再造之恩的醫生。這些治療的過程若不是經由這位具備醫術與醫德的好醫生陪伴我一起走過來,我相信我今天已經無法在此分享我的康復歷程。

在感恩之餘,我想在此很誠懇地與大家分享自己接受醫療照顧的過程中感受,並道出病人對醫師的建議。

當醫師對病人與家屬說明病情時,請用我們聽得懂的語言,尤其是當你們(醫師)要我們(病人與家屬)做決定時,你們所做的說明,是我們非常珍惜的資料,而這也代表醫師尊重病人自主權的落實。我深知當年我們父母就醫時,並沒有機會表達自己的意見,而大都是將一切重要抉擇交給醫師,而在醫療成果不理想時,也只能以「命中註定」概括承受。

今天我們欣然看到不少醫師肯花時間為我們說明病情,並徵求我們的決定。然而我們與你們在醫學知識的差距,是我們無法越過的籓籬,雖然我看得出醫師有誠意說明,但有時我們還是聽不懂你們所說的一些醫學詞彙,但又不敢表示「還是無法了解」,而讓你們失望。也因此我懇求醫師們在解說病情時,請務必要有耐心。

後來為我開刀的這位外科教授,他的誠意待人讓我敢問一些深怕被醫師斥為無稽的問題,而使我與家人感到對這位醫師有「安全感」,而產生「信任」,自己可因瞭解而做下決定。

然而這次生病的過程中,我也才發現許多醫師缺乏同理心,無法真正以我們的立場設想。我最初看的那位外科醫師,看得出他很有經驗,但當我問他:「以我的狀況,開刀好嗎?」他只是回答我:「由你自己決定。」當時我心裡想,我又不是醫生,我怎能知道做怎麼樣的決定比較好,所以我才冒昧地進一步問他:「如果今天是您的父親,您會怎麼處理?」我希望這句話可以喚醒這位醫師的同理心,能夠以他專業的外科經驗,再加上設身處地以病人的立場思考,我的病是否適合開刀治療?對這麼大的肝癌,他的開刀勝算如何?想不到他的回答還是:「就是我自己的父親我也會一樣地要他自己決定。」當下我與家人對這種回答真的瞠目以對,不管對方有多好的技術,我無法感受他的誠意、同理心,也因此實在無從產生「信任」,更談不上將自己生命攸關的大決定交付在他手上。

在遍訪群醫之後,後來找到的外科教授,不僅是經驗豐富,也試著說明開刀的風險、以及他經驗的分享、有把握的看法。其實,我當時就像是即將沒頂的溺者,看到一支稻草也要抓,只要有一絲的希望我也願意孤注一擲,但說怎樣,至少也要讓我感受到這位醫師有誠意,他「尊重」我所問的問題,而讓我對他產生「信任」。其實我們病人在這種生死交關之際,希望找到就是讓人感覺到「放心」的醫師,這種說不出的關係,也許這就是我們台灣人所說的「先生緣」吧!

我深知「醫病平台」這專欄希望達到的目標是要讓醫病雙方透過真實的故事,聽到彼此的心聲,看到各自的盲點,而能達到台灣醫療的改善。如果本文有冒犯之處,還請醫師們體諒病人與家屬的心聲:建立醫病彼此的「尊重」與「信任」需要我們雙方的共同努力。

(本文轉載自民報醫病平台)

手術 外科 健康檢查 肝癌 醫病平台

課程推薦

延伸閱讀

贊助廣告

商品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