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文章

more

大家都在看

more

疾病百科

more

我要投稿

內容提供合作、相關採訪活動,或是投稿邀約,歡迎來信:

udn/ 元氣網/ 焦點/ 元氣新聞

視訊診療卡卡 燒出醫療不平權

國內遠距醫療可望鬆綁,但是不少長者不諳操作手機、電腦,凸顯數位落差帶來的醫療不平權,值得正視。圖為偏鄉長者在照服員協助下,透過遠距視訊諮詢或看診。圖/WaCare提供
國內遠距醫療可望鬆綁,但是不少長者不諳操作手機、電腦,凸顯數位落差帶來的醫療不平權,值得正視。圖為偏鄉長者在照服員協助下,透過遠距視訊諮詢或看診。圖/WaCare提供
新冠疫情下,視訊診療成趨勢,但常發生關卡處處,從掛號到看診、拿藥,程序繁複,有人寧願自行「蓋牌」成為黑數,也懶得視訊看診。專家提醒,疫情讓「不接觸醫療」成為常態,政府須思考如何讓醫療在實體與數位中「共存」,加強偏鄉及弱勢者的數位能力將是最大挑戰。

據衛福部統計,參與遠距診療的診所最高為一萬兩千多家,醫院有四百多家。今年五月十五日至六月廿二日,使用遠距醫療,含視訊及電話問診人數共一八五萬人,案件數達三一二萬件,其中視訊為七成四,電話問診二成六,以診所診療占八成,醫院占兩成。

七十多歲獨居的陳奶奶,五月快篩陽性,雖政府開放視訊診療,在家可用手機聯絡醫師看診,陳奶奶雖用智慧型手機講電話,但要申請「虛擬健保卡」,根本做不到。

不只許多長輩反映困難,林口長庚醫院精神科副教授級主治醫師張家銘協助父母視訊診療時,光拍快篩卡匣、藥袋等就花了卅分鐘,麻煩到一度想放棄。

遠距醫療不僅在患者端「很卡」,醫師也得重新學習診斷技能。衛福部雙和醫院成人感染科資深主治醫師李垣樟說,有位五十多歲確診女性,在螢幕另一頭上氣不接下氣,幸好家中有血氧機,測量發現數值過低,急叫救護車送醫。

新光醫院胸腔內科主任林嘉謨說,遠距診療有點像「隔空看診」,透過螢幕觀察,但受限於環境光線、手機相機解析度、色差等,可能不容易診斷。

長者的數位落差外,偏鄉視訊看診也面臨問題。台東太武鄉僅有衛生所能提供醫療服務,五年前搬到太武鄉的賴先生,沒想到「就醫變得這麼麻煩」。有白內障的賴先生說,下山看診得花一整天,若要開刀就得在市區找落腳處。

台東弱勢者關懷協會理事長何威霆表示,初期協助太武鄉長輩在疫情期間使用3C產品,透過視訊上團課就遇到許多困難,後續協助轉介遠距醫療,僅有三位長輩願意接受。

上述案例在台灣各家庭中不斷上演,新冠疫情除病毒攻擊,也燒出數位力不足,恐影響醫療權益問題。

WaCare遠距健康創辦人潘人豪表示,數位能力未來會躍升為基本能力,政府推動醫療數位化,更要避免不擅數位的偏鄉及弱勢者遭排擠。視訊看診對使用者資訊能力是一大挑戰,歸納三大原因,民眾「數位力欠缺」,政府系統「未納使用者思維」及「防弊心態造成資訊障礙」,讓民眾數位體驗雪上加霜。

衛福部次長石崇良說,遠距醫療在疫情期間發揮很大作用,也坦承未來推動遠距醫療有三大瓶頸,一是必須刷健保卡,健保署雖試辦虛擬健保卡,但尚不普及;二是病歷資料必須整合共享;三是開處方、領藥及繳費,是最難關卡。

遠距醫療

課程推薦

延伸閱讀

贊助廣告

商品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