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訊

「我為什麼不吃炸香菇?」名醫劉秀枝告訴你原因

最新文章

more

大家都在看

more

疾病百科

more

我要投稿

內容提供合作、相關採訪活動,或是投稿邀約,歡迎來信:

udn/ 元氣網/ 焦點/ 元氣新聞

醫護心灰/等無津貼墊付達10萬 護理師:最累時沒政府關照

套上號稱「兔寶寶裝」的三級防護衣,再裝上臉部的透明遮罩,全身就像穿上太空衣一般,自成一座孤島、與世隔絕。

北部某醫院的護理師小陳說,他們每日都是3人為一組-由一名醫師搭配兩名護理師,全副武裝進入採檢站作業;3人中有2名,較為「幸運」,可身著稍微涼快一些的二級防護衣,另有一人則必須被封入三級防護衣當中。小陳坦言,他經常是那名被包成粽子一樣的苦主。

新冠肺炎疫情在國內二度爆發,自5月中旬以來,小陳說,醫院每日都要有固定人力在採檢站值班,二級防護人員在現場負責採檢、收集檢體,三級防護人員則負責照護。尤其,若有確診病患要住院,也是由密不透風的「兔寶寶」首當其衝接應。

以3人為單位的疫情戰鬥小組,防護衣無疑是醫事人員最依賴的鎧甲,用來阻絕病毒的最後防線,但小陳回想起防疫日常,不得不皺著眉頭說,被封在防護衣裡的時間一點也不好受,不但熱得要命,也無異於困入一座行動監獄,不能隨意喝水、上廁所。

每一次花費近20分鐘著裝,都是把自己鎖入宛如金星地表的惡劣空間,但要是耐不住熱,人伸出手吹個風、透個涼,則視同「染污」,等於前功盡棄。換言之,每一次2小時的輪班,對小陳來說,都是一次忍功的磨練,得悶在窒息邊緣,把手邊工作做到盡善盡美。

再加上疫情爆發初期,小陳任職的醫院有半數醫事人員被隔離。他說,當下人力真的異常吃緊,幾乎是一個人當兩個人用,每天都累癱了,讓他吃不消。

不過,小陳最介意的卻不是工作上的辛苦,而是疫情大爆發以來,原來衛福部承諾的補償津貼,至今沒有下文。

他抱怨,原來每一季發放的津貼從去年開始就給的不固定,「要給不給的」,又設有諸多限制,例如每名護理人員每日以照顧5床為原則,且每日申請名額以一組人為限,等於好幾名防疫照護護理師分一份津貼;最離譜的是,今年第二季的津貼一毛錢都還沒給,等於最累的時候,卻得不到政府的關照。

不僅如此,小陳還說,他在疫情最嚴重的時候,不敢回家住,怕害家人染疫,每天都住在「警消醫護加油棧」的合作旅館中,然而每月1600元的房錢都必須先自行代墊,再拿發票報帳,一般要等近兩個月才能拿回一個月的錢,中間的空窗期,一度要墊到近10萬元之多。

小陳認為,面對這些問題,他或許在財務上應付得過來,就算沒有津貼補助,日子也還過得下去,但承諾會給,卻遲遲不來的津貼,以及零零總總醫事人員在防疫期間必須面對的麻煩事,都令他對政府,和工作感到巨大的灰心。

「兔寶寶裝」的三級防護衣,再裝上臉部的透明遮罩,密不透風,苦不堪言。本報資料照片
「兔寶寶裝」的三級防護衣,再裝上臉部的透明遮罩,密不透風,苦不堪言。本報資料照片

津貼 防疫

課程推薦

延伸閱讀

贊助廣告

商品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