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訊

疫情解封/通勤族如何自保?醫授5族群防疫攻略,3步驟不把病毒帶回家

最新文章

more

大家都在看

more

疾病百科

more

我要投稿

內容提供合作、相關採訪活動,或是投稿邀約,歡迎來信:

udn/ 元氣網/ 醫療/ 消化系統

共用筷子會得C肝嗎?這樣做陽性率高達九成!醫解析C肝傳染途徑

問8健康新聞網

C型肝炎病毒所造成的感染,是全世界常見的慢性肝臟疾病之一,也是台灣僅次於B型肝炎病毒的第二號殺手。雖然大部分感染C型肝炎病毒的患者沒有症狀,猛爆性肝炎也很少肇因於C型肝炎病毒,但是仍有可觀的患者會進展成肝硬化,甚至發展為肝癌。<br />圖/ingimage
C型肝炎病毒所造成的感染,是全世界常見的慢性肝臟疾病之一,也是台灣僅次於B型肝炎病毒的第二號殺手。雖然大部分感染C型肝炎病毒的患者沒有症狀,猛爆性肝炎也很少肇因於C型肝炎病毒,但是仍有可觀的患者會進展成肝硬化,甚至發展為肝癌。
圖/ingimage
C型肝炎病毒 (Hepatitis C virus, HCV)所造成的感染,是全世界常見的慢性肝臟疾病之一,也是台灣僅次於B型肝炎病毒的第二號殺手。雖然大部分感染C型肝炎病毒的患者沒有症狀,猛爆性肝炎也很少肇因於C型肝炎病毒,但是仍有可觀的患者會進展成肝硬化,甚至發展為肝癌

共用筷子會得到C肝嗎?

世界衛生組織 (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 WHO)曾估計在2015年,全球有將近一億人驗出抗C型肝炎抗體(Anti-HCV Antibody陽性,代表可能感染C型肝炎病毒,以下簡稱anti-HCV),當中約有7100萬人進展成慢性C型肝炎;WHO宣示2030年前要將C型肝炎病毒根除。此病毒的傳染主要來自帶原者的血液,透過被感染者的皮膚及黏膜進入體內,因此與C型肝炎帶原者發生性行為,或共用沾血之器具(如:針具、注射器、刮鬍刀、牙刷、指甲剪、刮痧板等)、接受感染者的血液、血液製劑等,都有可能被感染。而坊間流傳共用餐具可能感染B、C型肝炎,因為接觸到的是對方的口水而非血液,因此感染機率很低。但是為了衛生及避免其他細菌感染,仍建議大家勿共用餐具。另外,母子垂直感染機率約6%,若產婦為C型肝炎合併愛滋病毒 (HIV)帶原者,新生兒感染C型肝炎的風險也會升高。

這邊我們參考衛福部疾管署的網站 [1],列出具有感染風險的族群:

(一) 過去或現在是靜脈注射藥癮者 (people who inject drugs, 以下簡稱PWID)

(二) 接受未經篩檢anti-HCV的血液製劑或器官移植者

(三) 洗腎患者

(四) 醫療工作人員暴露於已知C型肝炎病毒感染的針扎者

(五) HIV感染者

(六) C型肝炎感染者所生的子女、性伴侶

我們轉回台灣,根據衛生福利部的統計,2017年時國內約有40萬名慢性C型肝炎病人。行政院在2018年成立國家消除C肝辦公室,並在同年制定「2018-2025國家消除C肝政策綱領」,目標是在2025年前以口服抗病毒新藥 (direct-acting antiviral agent, DAA)治療25萬名C型肝炎患者,提前達到WHO設定的目標 [2]。截至2020年12月,已有11萬人接受治療,同年9月更擴大普篩範圍:只要是45-79歲的國民都可以免費接受B、C型肝病毒篩檢 (原住民則提早至40歲)。其中,又綜合七項與C型肝炎感染的相關指標,以感染高風險族群 (如上述)為優先推廣對象。上面提到的七項指標包含:成人預防保健Anti-HCV陽性率較高的地區、捐血中心首捐Anti-HCV篩檢陽性率較高的地區、肝癌年齡標準化發生率較高的鄉鎮 (詳見衛生福利部之台灣C肝風險潛勢地圖 [3])。

高達九成C型肝炎抗體陽性的恐怖場所與NG行為

研究顯示約有2.5%的台灣人口曾經使用娛樂藥物 (如:海洛因、安非他命等),相當於近60萬人接觸過娛樂藥物,這些PWID除了有10%的人篩檢HIV病毒呈現陽性,更有高達90%的人anti-HCV為陽性,可說是C型肝炎病毒主要的感染對象 [4,5]。PWID分佈的族群由於年齡普遍較輕,少有藥物交互反應,治療效果非常好。歷年來國內外有相當多的統計針對矯正機關收容人抽血檢驗有Anti-HCV的比率,如:1985年曾統計台北煙毒勒戒所的靜脈毒癮者,其Anti-HCV盛行率為53%;又2008-2010年曾統計南部某監獄之藥癮者,其Anti-HCV盛行率為91.3%;另2004-2005年曾統計臺北監獄、土城看守所、臺中監獄、南投看守所、雲林第二監獄、臺南看守所中感染HIV病毒且為PWID,發現其Anti-HCV陽性率為97.1% [2] 。由上面數據可以知道,在有藥癮的收容人中,感染C型肝炎病毒的比率相當地高!值得一提的是,澎湖監獄從2020年1月試行C型肝炎防治計畫,當時的1722位收容人中,1138人願意參與計畫並完成抽血,最終有397人驗出Anti-HCV陽性,209人證實C型肝炎感染 (HCV RNA陽性),有187人接受DAA治療,最終184人完成治療;而一開始不願意參與計畫的人,也有25人在後續的門診證實C型肝炎感染,23人完成治療。總計207位完成治療的患者中,全部都治療成功 [6]。

防堵C肝就靠這個計畫!

包含WHO等國際公共衛生單位呼籲,各國政府應展現政策決心、解決結構性障礙,如:污名化或歧視等,並透過整合、分散任務、分工合作等方式提供適當的篩檢與治療;因應世界潮流,我國政府也制定「矯正機關C型肝炎篩檢與治療計畫」。此計畫以澎湖監獄的經驗為依據 [6],此計畫目標有三,首先是Anti-HCV篩檢率要≧90%,接著是Anti-HCV陽性個案的HCV RNA檢驗率要≧95%,最後則是HCV RNA檢驗陽性者,接受C型肝炎DAA治療率≧90%。政策希望達到收容人進入矯正機關就能進行篩檢、正確診斷、確實治療。澎湖監獄的C型肝炎防治計畫只是個開始,未來還需要中央與地方政府、矯正機關的配合、與民眾對於計劃的重視。若您為45-79歲的民眾,居住地在台灣C型肝炎風險潛勢地圖上的高風險地區 (LV.6-LV.7),建議您至各地區衛生所或醫院進行篩檢,若確實感染C型肝炎病毒也應儘早接受治療,降低後續肝硬化、肝癌發生的風險。若各層級皆能配合,相信能更快達到台灣「消除 C 肝、超越世衛」的願景。

現在政策少了什麼?

最後筆者在台中監獄、台中看守所、台中女子監獄 (二監一所)協助執行「台中市收容人C型肝炎微根除計畫」,針對執行計畫過程遇到的困難,嘗試提出解決的辦法。台灣目前所有矯正機關共有5萬4千餘位收容人,其中PWID有近2萬7千人 (大約一半),但根據筆者在台中二監一所C型肝炎病毒的篩檢經驗,收容人僅有約不到四成參與篩檢,還有很大的改善空間,篩檢率低的原因包含:

(一) 多數收容人與矯正機關執行單位不了解C型肝炎的重要性。

(二) 目前篩檢策略尚未系統化:筆者建議收容人剛進矯正機關接受體檢時可以新增B、C型肝炎的篩檢項目 (HBsAg, anti-HCV),若現階段已經待在矯正機關且尚未篩檢的收容人可以配合每年的體檢來檢測有無B、C型肝炎感染。

(三) B、C型肝炎的篩檢經費來源尚不明確,各醫院或矯正機關可自行募集經費或向台灣肝臟學術文教基金會申請補助是一個可以考慮的辦法。

(四) 執行大規模的C型肝炎病毒篩檢、治療的人力缺乏:

大規模的篩檢需要矯正機關的配合 (如戒護、安排大量收容人進行有序的篩檢)、檢驗人員 (短時間大量人力抽血)、檢驗設備 (矯正機關所屬醫療單位沒有備存大量的檢驗試劑)、護理師、醫師 (矯正機關醫師多屬於支援性質,能協助計畫時間有限)等。

根據筆者經驗,大規模篩檢C型肝炎的執行成效差,或許可以回到 (二):系統性地於收容人剛進矯正機關時篩檢有無感染B、C型肝炎,就可以避免上述四個問題,讓矯正機關施行篩檢與C型肝炎根治計畫更順暢地實現。

參考資料:

1.衛生福利部疾病管制署-傳染病與防疫專題-傳染病介紹-第三類法定傳染病-急性病毒性C型肝炎-疾病介紹

2.Taiwan Hepatitis C Policy Guideline 2018–2025. Ministry of Health and Welfare, Executive Yuan ROC (Taiwan), Taipei City 2019.

3.衛生福利部疾病管制署-國家消除C肝辦公室(Taiwan National Hepatitis C Program Office, TWNHCP)-政策專區(Policy)-台灣C肝風險潛勢地圖:

4.Szu-Hsien Lee, Hsi-Che Shen, Wei-Hsin Wu, Chun-Wei Huang, Muh-Yong Yen, Bo-En Wang , et al. Clinical characteristics and risk behavior as a function of HIV status among heroin users enrolled in methadone treatment in northern Taiwan. Subst Abuse Treat Prev Policy. 2011;6:6. doi: 10.1186/1747-597X-6-6.

5.Meng-Hsuan Hsieh, Jih-Jin Tsai, Ming-Yen Hsieh, Chung-Feng Huang, Ming-Lun Yeh, Jeng-Fu Yang, et al. Hepatitis C virus infection among injection drug users with and without human immunodeficiency virus co-infection. PLoS One 2014;9:e94791.

6.Chun-Ting Chen, Ming-Ying Lu, Meng-Hsuan Hsieh, Pei-Chien Tsai, Tsai-Yuan Hsieh, Ming-Lun Yeh, et al. Outreach onsite treatment with a simplified pangenotypic direct-acting anti-viral regimen for hepatitis C virus micro-elimination in a prison. World J Gastroenterol. 2022;28:263-274.

【本文獲問8健康新聞網授權刊登,原文標題:【許偉帆醫師】全面解析C肝傳染途徑!肝膽腸胃科醫師警告:這樣做「陽性比例高達九成」

C型肝炎 肝炎篩檢 肝硬化 肝癌

課程推薦

延伸閱讀

贊助廣告

商品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