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文章

more

大家都在看

more

疾病百科

more

我要投稿

內容提供合作、相關採訪活動,或是投稿邀約,歡迎來信:

udn/ 元氣網/ 醫療/ 精神.身心

思覺失調治療利器!長效針劑專款使用少 醫界提3重點

健保署今年編列長效針劑專款,鼓勵精神科醫師主動介入治療及施打長效針劑。圖片來源/freepik
健保署今年編列長效針劑專款,鼓勵精神科醫師主動介入治療及施打長效針劑。圖片來源/freepik

健保署今年一月宣布編列廿七億元長效針劑獨立預算專款,鼓勵臨床醫師對思覺失調患者優先使用長效針劑,截至六月底,全台申報藥費只達八億八百萬元。醫界認為,主因是以往申請健保給付常被加強審查與核刪,再加上基層診所使用會增加稅賦負擔,導致醫界對使用長效針劑信心不足,充滿疑慮。

【延伸閱讀】:27億長效針劑專款 助思覺失調患者

三軍總醫院北投分院院長、台灣成癮學會理事長、台灣精神醫學會理事楊斯年表示,長效針劑藥價較高,一針藥費近萬元,在健保對藥費的高度管控下,長效針劑申報易被核刪,精神醫療處置費超過共識標準時也會被加強審查,因此醫師寧願不用長效針劑,以免影響績效和醫院盈餘。

台灣精神醫學會理事蔡長哲也分析認為,醫療端「過去申請健保時有太多不好的經驗」,即使健保署公布了廿七億元專款,但醫界疑慮仍深,多數醫師心存觀望。

醫院管理也是長效針劑使用的阻力。蔡長哲說,多數綜合型醫院對處方箋藥物的管制很多,長效針劑的費用動輒七、八千元,遠高於口服藥物,也造成部分醫院管理層認為使用口服藥就好,並不鼓勵精神科醫師用長效針劑,這都需要衛福部向醫院管理者加強宣導說明。

健保統計資料顯示,上半年度精神科長效針劑申報藥費,診所占比僅為百分之一,總使用人數有三萬七四五人,僅有九○九人在診所接受治療。蔡長哲解釋,稅負申報是另一個關鍵,基層院所申報所得稅時,長效針劑只有八成的藥費可以提列為成本,另外二成被財稅單位列為醫師收入,視為個人所得計稅,也造成基層醫師卻步。

他強調,過去C肝藥物也曾有相同限制,但前幾年已取消,醫學會呼籲財政部能比照C肝放寬對基層精神醫師的限制,就連健保署署長李伯璋也說,衛福部曾發文至財政部,希望能夠比照C肝藥物減輕診所負擔,不過,財政部則認為不宜針對成本較高項目,制訂不同費用率,他感嘆,「政府是一體的,想要彌補社會安全網缺口,各部會必須齊心協力。」

【延伸閱讀】:思覺失調症/社區支持 照顧者減壓

面對醫界的抱怨,衛福部心健司司長諶立中坦言,長效針劑在許多國家的使用率已達百分之四十到五十,但二○一九年的健保資料顯示,台灣使用比率僅百分之十四點六。心健司已與健保署會商,將再進一步與醫界溝通,並與醫學會合作加強宣導,希望增強醫師使用長效針劑的信心。

蔡長哲認為,只要相關難題能夠解決,醫界絕對支持使用長效針劑。他分析,健保署每投資一元於長效針劑,即可減少思覺失調患者二點四元的住院支出,對整體醫療體資源有很大助益。

醫界臨床使用經驗也證實長效針劑效益,楊斯年說,如果病人對口服藥能定時定量按醫囑服用,效用不比長效針劑差,但能配合服藥的思覺失調患者非常少,加上出院後在社區中有太多不可控的外在刺激,以致最後口服藥在患者體內的濃度會有差異,效果不佳。而長效針劑在體內的波動性較低,可以維持患者長時間的穩定,這是長效針劑最大的意義。

他舉例說,以前他在國軍桃園總醫院收治一位情感性思覺失調症的女性患者,為她看診18年,但2017年他轉調至至三總北投分院後,這位病人找不到他持續看診,病情變得極不穩定,總是懷疑別人要對她性騷擾而吵鬧不休,以致反覆住院,與家人的關係也很緊張。

直到三年前這位病患再度住院,出院後透過社區心理衛生中公衛護士的訪視和協助,重新回到楊斯年的門診,隨即接受長效針劑治療,病情明顯改善,迄今已一年多不曾發病住院,日常生活也可以正常的出門買菜、運動,融入社區,家人給藥和照顧的壓力更大大減輕,整個家庭重見陽光。

111年1至6月長效針劑各區申報藥費與申報量 製表/李樹人
111年1至6月長效針劑各區申報藥費與申報量 製表/李樹人

【延伸閱讀】:思覺失調症/患者就業 找回手足情

社會安全網 思覺失調症 成癮

課程推薦

延伸閱讀

贊助廣告

商品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