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訊

手機濕掉怎麼辦?專家警示千萬別放進乾米堆,「手機急救5步驟」一次看

最新文章

more

大家都在看

more

疾病百科

more

我要投稿

內容提供合作、相關採訪活動,或是投稿邀約,歡迎來信:

udn/ 元氣網/ 醫聲/ Podcast

🎧|麻醉後粉領族噁心嘔吐、老男人譫妄?北榮醫透露精準麻醉3武器緩解副作用

不論手術、健檢大小,只要使用到麻醉,民眾和醫療團隊都要小心。圖/取自Freepik
不論手術、健檢大小,只要使用到麻醉,民眾和醫療團隊都要小心。圖/取自Freepik

聽健康

00:00/00:00

麻醉術後,粉領族容易噁心嘔吐,老男人容易發生譫妄症。」台北榮民總醫院麻醉部胸腔心臟麻醉科主任丁乾坤指出,每個人對麻醉的反應不同,需仰賴醫師的專業、監測儀器及麻醉藥物,針對個人身體狀況,量身打造精準麻醉,減少術後副作用發生的機率,甚至是死亡的風險。

🎧立即收聽 按右下角播放鍵↓

丁乾坤引用研究表示,50歲以下、沒有抽菸、容易暈車的女性對鴉片類、吸入性麻醉藥特別敏感,是術後噁心、嘔吐的好發族群,老男人麻醉後則容易產生譫妄,出現幻覺、專注力不集中,所以醫師會事先與病患溝通,設計個人化的精準麻醉,達到病患所期望的術後成果。

他舉例,曾有位30餘歲的罹癌女星不喜歡麻醉術後噁心、嘔吐,因此減少導致這些副作用的鴉片類藥物劑量,改用神經阻斷術、超音波導引神經止痛術等多模式止痛代替,最終對方反應良好;另一名105歲高齡長者的大腦退化嚴重,對麻醉十分敏感,經由精準麻醉控制後,手術一完成立即甦醒,減少躺床復原時間及譫妄症狀發生。

精準麻醉3目標?不動、不知、不痛

台北榮民總醫院麻醉部胸腔心臟麻醉科主任丁乾坤表示,每個人對麻醉的反應不同,需量身打造麻醉計畫。記者陳正興/攝影
台北榮民總醫院麻醉部胸腔心臟麻醉科主任丁乾坤表示,每個人對麻醉的反應不同,需量身打造麻醉計畫。記者陳正興/攝影

過去醫師憑藉自身經驗,觀察血壓、心跳等,或按照大規模實驗得出的建議施行麻醉,可能忽略病患本身的疾病,影響麻醉品質,出現許多術後副作用,包含噁心、嘔吐、譫妄及認知障礙等;然而,丁乾坤表示,隨著醫療進步,為病患量身打造的精準麻醉,能讓麻醉的深度、肌肉放鬆及止痛效果都「剛剛好」,就能降低麻醉副作用發生的機率,縮短術後復原的時間。

丁乾坤說明,精準麻醉的目的依照重要程度有「三不」,分為不動、不知、不痛,若劑量過多或不足,會造成不同後果:

1.不動:強調讓病患肌肉鬆弛,醫師透過電刺激觀察肌肉反應,了解肌肉鬆弛程度和病患狀況。

👉劑量超過:病患術後需花較長時間恢復自主呼吸,容易延遲拔管時間,若是過度抑制呼吸,將造成大腦缺氧受損,甚至成為植物人或死亡。

👉劑量不足:病患在手術中移動,影響手術進行及安全

2.不知:強調鎮靜,醫師透過腦電波監測儀監控病患腦波型態,確認病患睡著與否、沒有記憶。

👉劑量超過:病患睡很久,甚至醒不過來而死亡,或產生術後譫妄、認知功能降低等症狀,弄混人事時地物或不配合醫囑。

👉劑量不足:病患會在術中甦醒,因發現自己身體不能動而有鬼壓床感,導致術後產生創傷後症候群,需要做心理諮商。

3.不痛:強調止痛,醫師透過疼痛監控儀,確認止痛效果。

👉劑量超過:鴉片類止痛藥物容易引起病患術後噁心、嘔吐、頭痛、頭暈、皮膚搔癢,嚴重時也會抑制呼吸。

👉劑量不足:術後傷口劇痛、發炎,影響復原進度。

精準麻醉3武器?麻醉醫師、監測儀器、麻醉藥物

丁乾坤也表示,精準麻醉的重點在於醫師專業、監測儀器及麻醉藥物3項武器:

1.麻醉醫師

在做精準麻醉術前訪視時,病患和家屬與醫師好好溝通,充分了解過程與副作用。

確認麻醉施行者是否為麻醉醫師或麻醉護理師,「如果自稱是麻醉師,就得提高警覺。」

2.麻醉監測儀器

傳統生命監測儀器可隨時量測血壓、心跳、體溫、呼吸狀態、血氧濃度等,保證生命狀態。

最新的電刺激、腦電波監測儀、疼痛監測儀,著重精確辨識病患狀態,改善麻醉品質。

3.麻醉藥物

依不動、不知、不痛目標,分為肌肉鬆弛劑、鎮靜藥物、止痛藥物3種。

大部分藥物在上世紀就有,因此全球已近20年沒有新的麻醉藥物上市,直到近期才研發出新的鎮靜藥物。過去最常被使用的鎮靜藥物是俗稱牛奶針的丙泊酚,但若不當使用,會像流行天王麥克・傑克森一樣因呼吸抑制送命。

新鎮靜藥物屬於超短效苯二氮平(BZD)一類,術中一分鐘內發揮作用,且不造成呼吸抑制,較有安全性,也可在血液中快速水解、代謝掉,不殘留在身體裡,不造成肝、腎負擔,減少譫妄發生機會,有助於醫師進行精準麻醉。

不論手術、健檢大小 麻醉仍有風險不可輕忽

不論是動手術,或一般人健檢時所做的無痛胃鏡、大腸鏡,或孕婦的無痛分娩,都會牽涉到麻醉。美國麻醉醫學會根據病人狀態,將麻醉風險分為五級,第一級健康民眾的死亡率不超過0.08%,麻醉風險隨全身性疾病嚴重程度而提高,第五級的病患則已瀕危,死亡率可高達51%。丁乾坤提醒,只要有做麻醉,民眾和醫療團隊都須嚴陣以待,除了確保生命,也提升麻醉品質。

台北榮民總醫院麻醉部胸腔心臟麻醉科主任丁乾坤(右)接受元氣醫聲專訪。記者陳正興/攝影
台北榮民總醫院麻醉部胸腔心臟麻醉科主任丁乾坤(右)接受元氣醫聲專訪。記者陳正興/攝影

丁乾坤小檔案

學歷:

美國科羅拉多大學活體肝臟移植麻醉進修

國立陽明大學醫學工程研究所博士

國立陽明大學醫學系醫學士

現職:

臺北榮民總醫院麻醉部胸腔心臟麻醉科主任

國立陽明大學醫學院醫學系部定教授

國防醫學院醫學系臨床教授

經歷:

臺北榮民總醫院麻醉部一般麻醉科主任

臺北榮民總醫院重症醫學部主治醫師

國立陽明大學醫學院醫學系麻醉學科主任

Podcast工作人員

聯合報健康事業部

製作人:韋麗文

主持人:韋麗文、周佩怡

音訊剪輯:特約錄音室

腳本撰寫:黃琬淑、周佩怡

音訊錄製:特約錄音室

特別感謝:臺北榮民總醫院、台灣麻醉醫學會

麻醉 止痛藥 譫妄症 噁心 嘔吐 健檢 牛奶針

這篇文章對你有幫助嗎?

課程推薦

延伸閱讀

猜你喜歡

贊助廣告

商品推薦

猜你更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