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AZ疫苗牛津負責人最常被問的問題:臨床試驗結果揭曉的那一刻有什麼感覺?

2022-04-07 15:15天下文化 作者/莎拉.吉爾伯特, 凱薩琳.格林

牛津大學與阿斯特捷利康(AstraZeneca)合作研製的AZ新冠疫苗。美聯社
牛津大學與阿斯特捷利康(AstraZeneca)合作研製的AZ新冠疫苗。美聯社

▌臨床試驗結果揭曉

在我的下半輩子,我相信人們會一再問我,當我聽到疫苗臨床試驗結果的那一刻到底有什麼感覺。答案是,我當時沒有任何強烈的情緒。當然,疫苗證明有效讓我鬆了一口氣。但我有點意外,結果竟然如此複雜;一群學者做出來的結果不是一個數字,而是三個數字。另外,我也因為不知道接下來會發生什麼事而感到憂慮。最後,由於我不能跟任何人討論試驗結果,所以我在任何人有機會和我說話之前上床睡覺。

那天是11月21日星期六。臨床試驗由我的同事波拉德(Andy Pollard)教授主持。早上他打電話告訴我,數據的分析結果會在週末出爐。我們和全世界的人一樣,等待這一刻已經等了好幾個星期。2020年1月,我們只花幾天的時間,就將疫苗設計出來(那時,我們是為了預防萬一而設計疫苗)。後來,當我們發現疫苗的需求愈來愈明確,就以破紀錄的速度,在六十五天內製造出第一批疫苗。在病毒橫掃全球的過程中,我們在四大洲尋找志願者進行人體試驗,並且生產數百萬劑疫苗。

我在2月的時候去找波拉德,邀請他擔任臨床試驗主持人。我的工作領域是早期的疫苗開發,而波拉德曾經負責幾個非常大型的疫苗試驗計畫,對於疫苗的相關政策(也就是疫苗如何使用在現實世界中)有豐富的應對經驗。在當時,波拉德並不知道自己會面對如此驚人的工作量。

我們知道這個疫苗很安全,而且在當時就確信它是有效的,但我們還沒有數據可以支持這個看法。我們從數千名志願者取得數萬個數據點,並加以分析,以便得知我們的疫苗對於新冠肺炎有沒有保護力,以及保護力有多大。結果若超過50%,就視為成功。

一旦分析結果出爐,我們就要開始通知所有的重要人物,並將結果填入我們早已準備好的新聞稿,波拉德認為大概會在星期日。他要我「晚上喝杯紅酒,好好睡一覺」,等待通知。

我預見自己在下星期會非常忙碌,所以我知道我必須先做一件事,那就是洗衣服。為了應付新聞發布的場合,我還從網路商店訂購了幾件新襯衫。試穿之後,發現其中一件襯衫非常不適合我,必須退貨。退貨其實並不急,但我覺得,在這個時候去完成一件事(不論有多小),對我的心理健康有益。退貨收貨點在一英里外的報刊販售店,在涼爽的11月天散個步應該很好。

一路上,我看到不少聖誕節燈飾,現在才11月21日耶!經過了如此驚濤駭浪的一年,人們似乎想早點把燈飾拿出來,振奮一下心情。這使我想起我的孩子剛上學的那幾年,聖誕節的準備工作從10月底開始,他們為了準備聖誕話劇,必須在學校待得很晚,然後滿嘴聊的都是聖誕節話題,直到學期結束,放假在家,一方面覺得很累,一方面又覺得很無聊,不知道要做什麼,而那時聖誕節還沒到呢!今年,提早裝飾的聖誕樹似乎在提醒我們,年底快要到了,而我們還不知道我們的疫苗有沒有效。

我繼續忙著做各種小事。我不能告訴家人發生了什麼事。他們從去年開始習慣,就算我的工作不順利,我也不會說什麼。他們知道,我們的團隊在過去兩週承受了極大的壓力,兩萬四千名試驗志願者的血液樣本陸續送到實驗室,等著處理。

有一批從巴西來的樣本,本來應該在星期二下午六點半送到,但晚上九點半才抵達。實驗室的工作人員忙著檢查、解凍、分類、貼標、重新包裝與寄送,一直忙到星期三清晨。後來我不得不下令,和血液樣本無關的工作人員全都回家去,因為確診人數不斷上升,實驗室的人數限制再次出現嚴格規定。

到了星期五,我們的冷凍儲存空間告急,於是我那天下午跑到其他大樓,求同事把可上鎖的冷凍庫借我們用。星期六早上,我一個人安靜的待在辦公室,把標籤插進試管裡,為下一批從南非來的樣本做準備。許多人在那個星期都覺得壓力很大,所以我的家人可能以為我不和他們互動也是出於同樣的原因。

星期六晚上,我試著看書,但後來睡著了,直到手機的訊息提示音把我吵醒,波拉德要我和他開視訊談談。這個情況有點異常。我以為他隔天早上才會和我聯絡,我也以為他只會告訴我一個數字,說疫苗的效力是x%。我回訊息給他:我們不能用電話談就好嗎?回覆是:不行,他需要讓我看幾張投影片。

英國研發AZ新冠疫苗的牛津疫苗小組主任波拉德,2021年1月4日接種AZ疫苗。圖...
英國研發AZ新冠疫苗的牛津疫苗小組主任波拉德,2021年1月4日接種AZ疫苗。圖/路透社

那時我還沒有完全清醒,但我的心臟跳得很快。時間為什麼提早了一天?為什麼需要看投影片?

我把筆電準備就緒之後,波拉德開始向我說明投影片的內容。他冷靜快速的說出重點。整體效力是70%。這個數字沒有輝瑞(Pfizer)或是莫德納(Moderna)在11月稍早公布的90%、95%那麼高,不過,我們的結果還是高於疫苗效力的低標50%,也高於一些評論員在幾個星期前警告我們要做好心理準備的30%。總之,我們的疫苗是有效的。

但情況並沒有那麼簡單。

我們在臨床試驗採用了不同的劑量。分析結果顯示,整體效力是70%,但有趣的是,有一群志願者接種第一劑疫苗時先使用標準劑量一半的劑量,第二劑才使用標準劑量,這組的效力是90%,而兩劑都採用標準劑量的那組,效力是62%

一般來說,科學家看到意料之外的數字時,通常會猜想它是不是偶然的結果,有沒有可能是統計上的誤差。但是當我們仔細研究之後,發現情況並非偶然。由於阿斯特捷利康是上市公司,必須在星期一的早上,也就是股市開盤之前,將試驗結果透過新聞稿公諸於世,所以阿斯特捷利康的同事利用星期日,把牛津大學統計學者所做的分析也做了一次。因此,我們得到了兩個獨立分析的數據。

那個星期日,我大部分的時間待在辦公室裡,和各個群組的同事透過Zoom會議討論分析工作和媒體計畫,偶爾到實驗室露個臉,看看一切是否順利。但我不能和他們久聊,因為我不能讓實驗室的人知道,我已經知道分析結果,更不能讓他們知道效力數字。所有的工作人員都收到通知,他們很可能要透過新聞才能得知結果。我為了找點事做,走路到商店去買水果給實驗室團隊,畢竟他們已經吃了好幾天的披薩和蛋糕。

新聞稿需要由我做最後的核准,但到了晚上十一點,新聞稿還沒有定案。我不再等待,上床去睡覺,但睡得很不安穩,凌晨三點就醒了。醒來時,我發現新聞稿已經寄到我的電子郵件信箱。我發出核准新聞稿的通知,然後試著再睡一會兒。新聞稿會在早上七點發布,而我知道,我那一整天都要和媒體進行訪談。

星期一早晨非常寒冷。我在六點三十分出門,我知道自行車道沒有路燈,而且路上的水坑會結冰,於是放棄騎自行車的念頭。我把汽車表面的冰刮掉,開車上路。到了辦公大樓中庭,空蕩蕩的,只有兩個人在清潔環境,他們的口罩拉到鼻子下方,一點作用也沒有。我委婉的提醒他們,口罩要蓋住鼻子才行。

我坐在辦公室裡,覺得今年進這個辦公室的次數好像超過了一百萬。我開啟電腦,點擊媒體團隊的工作表格連結,想知道第一個和我進行訪談的記者是哪一位。但表格打不開,點擊了好幾次都沒有成功,只能放棄。我拿了梳子和化妝包到洗手間,結果發現我的左臉頰有一個被蟲子咬的紅腫叮痕。

約莫七點四十五分,當蘭貝(Teresa Lambe)進到我的辦公室時,我開始覺得有點想哭蘭貝教授是免疫學家,不僅是我的老同事,也是我的好朋友。她在1月初和我一起設計疫苗,從此和我一樣賣命工作一直到現在。她看到我的模樣,以為我是因為我們完成了一件大事而情緒激動。於是她再三安慰我,有這種情緒是合情合理的。但我告訴她,我只是覺得很沮喪。我睡眠不足,接下來又要面對一整天的媒體訪問。

免疫學家蘭貝(Teresa Lambe)教授 圖/截自牛津大學網頁
免疫學家蘭貝(Teresa Lambe)教授 圖/截自牛津大學網頁

後來我發現,第一通視訊電話八點三十分才開始,我根本不必那麼早出門,根本不需要趴在擋風玻璃上把冰霜刮掉,連早餐都沒吃。我泡了一杯咖啡,等到咖啡因發揮作用之後,做了幾次深呼吸,讓自己打起精神。

接下來,我嚴陣以待,迎接這一整天。我和威廉王子通了視訊電話,他在今年曾經來為我們團隊加油打氣。然後是一場線上新聞發布會,大多數的記者都想瞭解一半劑量/標準劑量模式的事(但我們在不到四十八小時之前才得到結果,其實也不完全瞭解情況)。接下來是在地下室的研討室,與好幾組新聞採訪團隊進行面對面訪談,然後是一連串的電話訪問。

訪問我的第二位記者問我,我有多厭煩媒體,而我說,「挺厭煩的」。他說他很同情我,因為他知道,像我這樣的人必須在正職之外抽空應付媒體,感到厭煩也是能理解的事。事實上,新冠肺炎疫苗並不在我的正職範圍之內,它是額外的工作,我的正職是為另外五種疾病研發疫苗,但我也懶得向他解釋了。

到了下午,有人探頭進我的辦公室,提議買香檳讓大樓裡的團隊成員一同慶祝。我累壞了,很想改天再慶祝,但其他人即使必須維持社交距離,也很渴望開香檳慶祝。他們的計畫是,每個人到走廊的桌上拿一杯香檳,回到自己的座位上,用視訊電話一同祝酒。於是,下午五點左右,我在咖啡杯裡倒了一點點香檳(因為玻璃杯不夠用),啜飲幾口之後,我開始放鬆下來。我短暫的享受了彷彿週末般的鬆懈感覺,然後突然意識到今天才星期一。過去幾個月就像是無止境的週間,週末一直沒有來臨。

有幾位記者問我,把好消息告知家人的感覺是什麼。我向他們坦承,還沒告訴家人,只是在早上七點用WhatsApp傳了一則訊息,寫著「新聞發布日」。回到家時,全家人過來擁抱我,然後把我帶到廚房,原來他們為我準備了慶祝大餐。我們一起吃飯,舉杯慶祝。最後,我終於可以去睡覺了。

※ 本文摘自《疫苗先鋒: 新冠疫苗的科學戰》。


《疫苗先鋒: 新冠疫苗的科學戰》

作者:莎拉.吉爾伯特, 凱薩琳.格林

譯者:廖建容, 郭貞伶

出版社:天下文化

出版日期:2022/02/25

《疫苗先鋒: 新冠疫苗的科學戰》書封 圖/天下文化提供
《疫苗先鋒: 新冠疫苗的科學戰》書封 圖/天下文化提供

新冠肺炎
AZ疫苗

延伸閱讀

同類文章

打第二劑莫德納 童疑出現心肌炎

逾百萬名孩童已打1劑疫苗 指揮中心:2男童出現心肌炎

高雄男童打2劑莫德納發生心肌炎 家長疑間隔4週時間太短

嘉縣男子疑施打第4劑疫苗死亡 檢警擇期解剖確認

5歲以下何時能打莫德納? 莊人祥:7月中是最晚目標

建議兒童疫苗打滿3劑 李秉穎:預防變異株威脅

兒童BNT疫苗明開打 指揮中心撥55萬劑到地方

免疫低下病人打疫苗保護力不如一般人! 醫:國際已有防疫解方

趕6/22開打 兒童BNT疫苗50.4萬劑今到貨

幼兒莫德納預計7月中下旬開打 羅一鈞曝幼兒BNT進度

幼兒有疫苗可打了!家長苦惱選莫德納還輝瑞?前台大醫解答

幼兒莫德納EUA審核通過 「6個月至5歲」孩童2劑間隔28天

成大研究中症童1個月抗體不足 羅一鈞:須全盤了解研究

兒童第二劑疫苗6月下旬開打 醫療院所、學校雙軌進行

兒童疫苗遲打的鍋誰背? 李秉穎:3月開會沒疫苗沒EUA

少女打BNT後死亡 驗出B19病毒

全身臟器血栓致命 打AZ亡獲最高救濟600萬

疫苗間隔縮短到四周 兒童第二劑BNT疫苗22日開打

堵Omicron變異株再攔26例 2類人擬打第4劑

最新藥害救濟出爐 打AZ致血栓獲最高救濟600萬元

16歲少女打BNT後死亡 體內驗出微小病毒B19型

再攔截BA.4、BA.5 羅一鈞:針對邊境人員考慮接種第4劑

賽諾菲追加劑對Omicron效果佳 但18歲以下不能打

憂不良反應「怕死」不打疫苗 專家曝接種死亡真正人數

國旅團不用再打滿三劑疫苗? 指揮中心:原則同意

QA/兒童疫苗第2劑開打!去哪打、有什麼限制?六大QA一次看

65歲以上必打3劑疫苗 專家:防感染死亡保護力增加7倍

專家疾呼:秋冬前接種第四劑

國旅團疫苗 三劑令鬆綁

憂保護力降?三類人第四劑疫苗早開打 已2.9萬人接種

猜你喜歡

當醫師確診時/從未在外聚餐、高規格防疫仍快篩陽性!感染科醫師施長慶:千算萬算不如一次家中聚餐

確診後咳嗽、易喘多久才會好?醫解答新冠後遺症康復所需天數

再度回到3萬!今新增3萬9586例本土、134人染疫死亡個案

快篩陰等同康復?清冠一號要吃多久?醫親揭「解隔後」必知3大QA

有症狀卻快篩陰?專家示警:出現2症狀就別忍 尤其是年輕族群

染疫3個月內不能打疫苗? 專家:打了浪費

當醫師確診時/連吞口水都痛,傅雲慶靠這些克服喉嚨痛!面對Omicron「戒慎但不用恐懼」

當醫師確診時/染疫一天內全家都中 泌尿科醫師曲元正:即便有無敵星星依然不敢大意

今本土+2.8萬 單日確診人數創近兩個月來新低

當醫師確診時/國內首位確診院長 黃弘孟住院後真心話:應該讓確診者住得舒服一點

整理包/MIS-A、MIS-C是什麼?常見症狀、好發年齡 5大QA一次懂

本土今增4萬8283例、新增死亡166人

清冠一號並不是新冠用藥 而是「外感時疫」的臨時許可處方?

「二次感染」定義近期將明列:三個月內再驗出PCR陽,符合三條件將認定二次感染!

史丹佛研究:新冠腦霧與化療腦相似 即便輕症也會在大腦引起發炎反應

到底該不該吃藥?確診者服新冠抗病毒藥最擔心的幾個問題

【重磅快評】一天帶兩個風向 蘇貞昌不累嗎?

北部「三流」活動增加再掀疫情? 專家曝下周是關鍵

當醫師確診時/「Omicron比想像中強!」胸腔科醫師李國賢染疫:喉嚨乾最痛苦,孤獨感最揪心

確診新冠肺炎可以吃什麼?營養師教如何避免進展為中重症

Omicron確診過、打完3劑仍可能「二次感染」! 專家揭「重複感染症狀嚴重度」

確診者居家隔離垃圾怎處理?密封消毒靜置3步驟不可少

當醫師確診時/確診後的喉嚨痛如刀割 心臟科權威魏崢:終於明白為何有人想要安樂死

輕症確診喉嚨痛不喝水更嚴重 耳鼻喉醫授可吃這些食物減痛

喉痛好痛快篩還是陰? 台大醫教你「雙採」提升靈敏度

台大公衛:全國免疫防火牆達7成 6月底開始進入平原期

陳時中淡出記者會為選舉? 莊人祥:指揮官都有參加各項會議

增369例中重症個案134死 11歲女童重症、MIS-C已出院

陷內神通外鬼疑雲「下台負責」? 吳秀梅:依規定辦理

憂保護力降?三類人第四劑疫苗早開打 已2.9萬人接種

確診康復狂咳、易喘,還很健忘? 「好不了關鍵點」曝:解方在這

贊助廣告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