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作者文章列表

黃達夫

和信治癌中心醫院院長

共發表 76 篇文章

黃達夫/價值醫療 是醫界與民眾共同支持的時候了

癌症之所以被稱為「萬病之王」,就是因為,它是所有疾病當中,最複雜、最困難瞭解的疾病,它會發生在全身各個器官,也會從一個器...

胰臟癌、卵巢癌為何是無聲殺手?名醫曝仍令醫界挫折的原因

很久以來,胰臟癌及卵巢癌之類癌症一直被認為是無聲的殺手(silent killer)。因為,這類癌症不像乳癌、子宮頸癌、...

黃達夫/很多醫療工作 藏在健保不給付的地方

最近,媒體報導,新冠疫情讓存在感極低的感染科醫師,一躍成為電視明星。可是,記者卻發現,台灣正面臨感染科後繼無人的危機,近...

黃達夫/阿茲海默症 再次證明預防勝於治療

這一年多來,美國食品藥品管理局(FDA)除了原來的工作,更要快速審查新冠疫苗及新藥,忙得人仰馬翻,工作負荷極為沉重。

黃達夫/阿茲海默症新藥爭議 台灣如何面對

美國食藥局(FDA)有條件加速通過(accelerated approval)阿茲海默症新藥Aducanumab。在FD...

黃達夫/買房買車要比較CP值,買命呢?

超過30年,癌症是台灣死因之首位。雖然,癌症醫療的成效愈來愈好,但是,也愈來愈昂貴,如今,已占健保支出的六分之一,健保實...

黃達夫/癌症病人如何獲得最有助益的醫療

最近,有位記者跟我説,我曾經提過,我每周都會參加好幾個醫療團隊的病例討論,常碰到病人接受了不當的昂貴自費高科技治療,很快...

黃達夫/正確的醫療是最經濟的醫療

今天在關渡平原的和信醫院有一座近300床的醫療大樓,還有一座宋瑞樓教育研究中心。然而,卅年前,這所台灣唯一的癌症專科醫院...

黃達夫/從銀行衝業績 憂醫界道德危機

最近商業周刊報導銀行理專盜領客戶三億元,探討為何近十年來,台灣超過半數的本國銀行都發生類似情事,訪問了客戶、理專、銀行高...

黃達夫/無效醫療不但浪費 也可能傷害病人

台灣健保實施25年,如今又再度出現財務危機。事實上,過去30、40年來,全球醫療先進國家都面臨醫療費用不斷上漲的問題。然...

黃達夫/高金素梅用細胞療法抗癌…療效未知數,別當白老鼠

報載立委高金素梅宣布將休養一個月,進行肺部手術。因去年一月發現肺部有些問題,這一年半以來,用幹細胞療法,但二周前檢查後,...

黃達夫/別讓醫護面臨「救誰」與「誰去」的考驗

自創院之始,做為一個醫院的管理者,提供給病人安全的就醫環境,就是我工作的第一優先。從硬體設施,如空氣的清淨系統?環境的清...

黃達夫/病人安全 是醫療創新的前提

最近,美國醫學會雜誌(JAMA)發表了一篇評論,標題是「機器手臂乳癌手術─制度失靈(Robotic Mastectomy...

黃達夫/面對新興疾病 只能從頭學習

自一月下旬,新冠病毒疫情逐漸在歐美擴散,面對完全陌生的新興疾病,在第一線照顧病人的歐美醫師,最初只能根據中國醫師所提供的...

病人家屬 一封信給我的幸福

我一直是紐約時報專欄作家大衛布魯克斯的忠實讀者。他在新書「第二座山」中説,很多人開始爬的第一座山,都以自我為中心,追求專業上的名與利,以為有了這樣的成就,就是幸福的生活。

黃達夫/非必要的醫療值得嗎?

美國有一個政治中立(nonpartisan)倡議醫療正義,致力建構關心病人的醫療體系的公益智庫(Lown lnstitute),主張醫療志業是為病人解除痛苦的工作。在一個優良的醫療體系中,病人應該獲得所有對他有益的照護,亦不會被給予不必要的醫療。在這樣的良性互動中,醫療從業者就會產生幸福感(Satisfaction)。

黃達夫/治療方法進步 與肺癌共存

菸害是造成癌症死亡的禍首,因為菸與13種癌症的發生有關。所以,美國自1965年開始禁菸活動,大約經過30年,終於1991年癌症死亡率開始下降,每年大約下降1.5%。經過約30年,根據最新美國癌症協會(American Cancer Society)報導,2017年美國癌症死亡率下降百分比創新高,達到2.2%,預期這個趨勢將會持續,這是非常可喜的現象。

黃達夫/改善健保濫用 應看醫療價值

儘管健保署長李伯璋上任後,很用心於減少健保資源浪費,近兩年更利用AI監測藥物、高貴儀器等濫用。可是,除弊固然必要,但其效益有限。不久前,報載2019年二代健保預估出現收支短絀400億元。監察委員促請衛福部檢討因應。

黃達夫/HPV疫苗接種 男女都最好趁早

不久前,有位中年家長問我,他兩位近國中年齡的女兒是否應該接受人類乳突病毒(HPV)疫苗的接種?我告訴他,我會建議所有11、12歲的男女生都接受此預防癌症的疫苗注射。

黃達夫╱高齡病人的手術抉擇

當有人問我是哪一科的醫師時,我一貫的回答是,我是一般內科醫師,也是血液腫瘤科(癌症)專科醫師。一般內科扎實的訓練養成,使我不論是照顧癌症或非癌症病人,都會先了解病人整體的健康狀況,再決定怎麼照顧他們的習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