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蘇上豪/總統殺手

  • 分享
  • 讚大獎
  • 分享
  • 留言
  • 列印
2015-06-26 15:32聯合新聞網 蘇上豪
  • 讚大獎

圖/ingimage
圖/ingimage
對社運人士來説,核四的議題一直被認為是「總統殺手」,從陳水扁到馬英九,一直無法將它從深陷的泥沼中翻身,替這個妾身始終不明的設施找一到出路。

另一個可能成為下一屆「總統殺手」的議題,就是像鬼魅一樣,一直困擾藍、綠雙方候選人的「歷史情結」。

屬於藍方的洪秀柱,不得不承受父親是「白色恐怖爪耙子」的疑問,而蔡英文更要被好事者説成「細姨子」,還把她父親當做是「台奸」。

到底那個是真正的殺手問題,明年大選就可見分曉。

醫師殺了美國總統

既然提起了 「總統殺手」,我想多聊聊這個有趣的話題。因為在很多美國總統的死因上,常常因為醫師不當而且無知的介入,讓這些權傾一時的政治家,走進了「枉死城」。

例如在1799年12月13日,第一任的美國總統喬治•華盛頓(George Washington)逐漸感到喉嚨痛,他起先並不在意,不料在隔日清晨,他開始覺得呼吸不順。,

於是三位當時在美國國內德高望重的醫師,先後被召喚到總統的床邊。

第一位醫師率先抵達,看了華盛頓的病況之後,就替他先放了20盎司的血(大約591CC)。但沒有多久,他覺得似乎不夠,於是再度追加放了40盎司的血(大約1182CC) 。

第二位醫師在後來也探視總統。由於接受前兩次放血的華盛頓情況沒有好轉,於是在第二位醫師建議之下,華盛頓又被放細了32盎司的鮮血(約946CC)。

最後三位名醫終於到齊,從華盛頓發病開始的10小時內,他們一共替華盛頓放了4夸特的血,換算成公制,大概將近3.8公升,差不多是他體內總血量的一半以上。

雖然不能證明,上述的放血一定會讓華盛頓命喪當下,但是上述的失血量造成的休克,絕對是「壓垮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

當醫師亂挖你的中槍孔

另一個美國總統詹姆斯•加菲爾德(James Garfield)的死法也是慘不忍睹,而罪魁禍首是當時幾位赫赫有名的外科醫師。

在1881年7月2日,加菲爾德在準備去演講的途中,不幸被人開槍伏擊,其中一發子彈穿過他的手臂,而另一發擊中背部,不幸停留在身體內,有將近10位醫師被召喚去檢視他的病情。

湯森(Townsend)醫師首先「發難」,用他未經消毒的手指,直接想從傷口掏出子彈,結果沒有效。而隨後另一位趕到的名醫畢利斯(Bliss) 知道湯森的作為後,改用一支沒有消毒的小管子繼續「挖掘」的工作,雖然身旁有美國第一位黑人御醫珀維斯(Purvis)規勸他不要亂搞了,但是畢利斯卻不為所動,繼續努力他的工作。

由於前面的醫治徒勞無功,最後加菲爾德被送回白宮,總統御醫的外科醫師頭子威爾斯(Wales)及另一位醫師伍德瓦德(Woodward)持續畢利斯的努力,也想辦法輪流用手指挖出總統身上的子彈,但依然十分困難。

有位不知名的外科醫師知道了這件事,發了緊急電報給總統妻子,告訴她這種無厘頭亂搞會造成總統的人身傷害,但沒有被接受。

可想而知,加菲爾德不可避免死於傷口感染,所以死後的驗屍報告,發現除了子彈造成的通道外,外科醫師的「手指」也貢獻了不小的空洞。

兩則故事聽起來很恐怖,但是在那個不知抗生素為何物,而且覺得消毒是多事的年代,兩位總統是死的其所而已!所以我說,文中的「總統殺手」醫師們,殺傷力可是不會小於現在那些唯恐天下不亂的好事媒體啊!

蘇上豪

醫界的說書人。豐沛的創作能量,透過簡短的故事,深入淺出介紹醫學科普散文迄今。就讀醫學院時代,連續獲得國防醫學院「源遠文學獎」1988及1989年小說獎第一名。著有《國姓爺的寶藏》、《開膛史》、《DNA的惡力》、《鐵與血之歌:一場場與死神搏鬥的醫學變革》。

商品推薦

贊助廣告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