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山藥怎麼煮?煮熟還是生吃?保留營養才能顧腸胃

名人專欄/李偉文:傾聽來自荒野的聲音

  • 分享
  • 讚大獎
  • 分享
  • 留言
  • 列印
2010-02-07 00:00聯合新聞網 元氣周報
  • 讚大獎

【元氣周報/李偉文(牙科醫師、荒野保護協會榮譽理事長)】

曾經有一位聽障的朋友這麼說:

「我以前是全聾,我看到人們站起來,做著各種旋轉動作。他們說那是舞蹈。在我看來倒是很荒謬──直到有一天我聽到了音樂。

現在同樣的情況,我看到許多荒野人在自然裡感動與哭泣,並且為些匪夷所思的目標在行動。我不明瞭,但是我有耐心,我正在等著我的心活過來……」

我自己常常覺得,許多感覺很難述說,許多體會很不容易表達。或許,所有人生的經驗都是如此吧,時機未到,說了也沒用,但是一個聽得懂的人,我們似乎又不必說了。

那麼,難道我們什麼也不必做嗎?

美國國家公園之父,約翰謬爾曾這麼自我期許:

「我在有生之年只想誘導人們,觀賞大自然的可愛,我雖特出卻微不足道,我願做一片玻璃,供陽光穿透而過。」

多年來,我在荒野裡沉思著。認為在荒謬者與感動者之間,應該是有些什麼事情是我們可以做的吧?

想起我最喜歡的一部小說──唐吉訶德傳。其中有個容易被人忽略的角色,那位夢的騎士身旁的隨從,矮胖又粗俗的農夫sanko。

當唐吉訶德一次又一次地向風車挑戰,一次又一次去打那不可能打敗的敵人,他是個無視於現實的夢想者,他的視線看出去的世界是有許多盲點與死角的。

相對的世俗又現實的sanko卻在一次又一次與唐吉訶德的相處應對中,逐漸有機會透過唐吉訶德的「鏡片」,往另一個世界望出去,雖然他看的沒有唐吉訶德看的那麼真切,但是,一旦他看到了,體會到了,也會知道,那個世界一樣也是真實地存在著。

也想到荒野保護協會的宗旨,講白了其實就是想盡辦法費盡心力,想取得荒野地,然後目的就是讓它繼續荒著。

這麼看似無意義且荒謬的目的,經過不少「怪怪的」人的努力,(這些人常常看見別人看不見的東西──細微的蟲魚鳥獸,聽見了別人聽不見的聲音──你聽!有隻蟲在叫!)這些年來,這種似乎無望的努力也得到不少的回響,甚至在政府部門的政務官裡,我居然親耳聽見主管台灣經濟開發建設的首長這麼說:「不開發或許就是對未來最好的投資!」

這些年在自然荒野裡悠遊,從靜坐、沉思、反省中,也逐漸能夠體會到「萬物都是一體的,別人就是我們」的生命真諦,也盼望自己是那一片能讓陽光穿透而過的玻璃。

就如同古代祈禱文所寫的:
「我知我和至美合而為一,
 我知我和同志合而為一,
 且讓我們的精神化為繁星,
且讓我們的心化為世界。」

本篇文章為作者新書《溫柔革命:愛,在荒野流動》自序

【2010/01/31 元氣周報】

元氣周報

聯合報推出元氣周報,健康的、樂活的、環保的,每週一隨報附贈,24版版版精彩。
訂閱元氣周報電子報紙:http://reading.udn.com/reading/paper.do?from_id=6

同類文章

猜你喜歡

贊助廣告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