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文章

more

大家都在看

more

疾病百科

more

我要投稿

內容提供合作、相關採訪活動,或是投稿邀約,歡迎來信:

udn/ 元氣網/ 性愛/ 性福教戰

集體性愛 禁忌與情欲的拉扯

元氣周報

【聯合報/記者蔡容喬∕台北報導】

在文學與電影的世界中,薩德侯爵「索多瑪120天」儘管再怎麼令人不忍卒睹,直到今天,仍是挑戰人類性愛極限的經典;描述夫妻情欲幻想與猜忌的電影「大開眼戒」,主角湯姆克魯斯走進性愛俱樂部的奇情冒險,虛虛實實更添想像空間;還有電影「香水」中,葛奴乙打開了香水瓶迷惑眾人,竟意外構築一場如夢似幻的集體雜交場景。

文學電影 潛藏人類原始欲望

文學的天馬行空裡,人類正試圖從約定俗成的禮教及社會規範中,不斷挖掘現實生活容不下的綺情幻想。一夫一妻的體制背後,埋藏著壓抑許久的流動情欲,換妻、多P、雜交,在網路上默默流傳,不斷尋找氣味相投的夥伴,有人加入、有人退出,總要等到擦槍走火的某一時刻,眾人才猛然驚覺,亙古以來的情欲想望,從未消失。

AV產業發達的日本,是對於集體性愛儀式最性致勃勃的國家,曾有業者募集男女各250名自願者,分組配對後,在一間倉庫內展開500人集體性愛。只是影片過程制式,從親吻、愛撫、逗弄生殖器官,接著女為男口交,然後前位插入、後位插入,最後回到正面由男性射精在女方身上,整齊劃一的大場面A片動作,反而讓人忍不住發噱。

性愛趴、換妻 現實中的集體性愛

兩年前喧騰一時的台鐵車廂性愛趴,更是透過網路串連,將一群血液中潛藏著性冒險因子的男性和一名未成年青春少女,集合在搖搖晃晃的火車車廂中,在層層遮蔽的黑色布幔中,共同完成這場赤裸裸的欲望儀式。

現實中的集體性愛,與換妻有很大交集,美國1970年代性解放後,換妻俱樂部(Swift Club)一度相當風行,新加入的成員,可能同時在一個大房間裡和自己配偶交合,再逐步進展到一對一換妻,有可能分房,也可能擠在一個房間「大鍋炒」,看著配偶與他人歡愛過程,湧上的衝突矛盾也帶來快感。

參與換妻 感情禁得起考驗?

高醫婦產科教授鄭丞傑說,1990年他前往美國攻讀性醫學博士時,曾與一些參加過換妻俱樂部的夫妻進行訪談。換妻俱樂部有兩大規則,一是攜帶的伴侶不能是妓女,以免傳染性病;二是換妻對象絕不固定,才不會發生感情。

一名接受訪談的婦人和丈夫,在結婚十多年後參與換妻俱樂部活動,剛開始她並不願意參加,但拗不過躍躍欲試的老公,只好勉強同意,沒想到兩人愈玩愈high,事後甚至會共同討論別人性技巧優劣,希望對方比照辦理;婦人回憶,那10年間,是兩人感情最融洽的時候,至今他們已維持40年的婚姻。

倫理框架下 多數人難以接受

集體性愛一直存在,卻又是不可說的祕密。鄭丞傑表示,倫理道德是人類文明化的產物,從古至今,人類是唯一不敢在父母面前「幹那檔子事」的動物,大都是關起門來私下進行。不管是3P、5P,集體性愛並非人類社會的常態,更不被多數人所接受。一名男性在訪談中就說,「被別人瞪著都尿不出來了,怎可能硬得起來?」

不過,對於樂此不疲的集體性愛俱樂部成員,鄭丞傑分析,人性底層存在著窺視欲與被窺視欲,藉著觀察他人的身材、性技巧,也同時展示自己的,並從中獲得快感。

行前要三思 可別冒情感風險

鄭丞傑表示,換妻俱樂部的現象不只存在於國外,國內也有一小群同好,只是交換伴侶後,身體和心理上面臨的複雜度,在在挑戰著台灣人的傳統價值觀。曾有太太半推半就被先生帶去換妻俱樂部,最後愛上別人老公的例子;也有名31歲患者在診間面露擔憂,說先生一直邀她去參加換妻,詢問醫師該如何是好?

鄭丞傑說,性愛屬於個人隱私範圍,只要自己喜歡,且不妨礙他人,可以用開放心態來討論換妻行為;前提是夫妻雙方必須做好心理建設,若有一方感到不自在,甚至羞恥,就不要輕易嘗試。此外,換妻活動雖對參加者背景事先過濾,但畢竟不是固定伴侶,性愛過程中仍應注意安全性行為,不管口交或陰道插入,都須全程使用保險套。

性愛 口交 生殖器

課程推薦

延伸閱讀

贊助廣告

商品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