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訊

睡夢中被搖醒,趕快躲到桌下?防災專家建議做一動作

最新文章

more

大家都在看

more

疾病百科

more

我要投稿

內容提供合作、相關採訪活動,或是投稿邀約,歡迎來信:

udn/ 元氣網/ 養生/ 聰明飲食

哺乳動物中的例外!為何人類愛用辣椒或黑胡椒作為香料?

人們喜歡辣椒,是因為它看似危險但實際上並不危險: 辣椒提供給人們他稱為「無害的受虐」的機會。
人們喜歡辣椒,是因為它看似危險但實際上並不危險: 辣椒提供給人們他稱為「無害的受虐」的機會。
圖/ingimage

聽健康

00:00/00:00

起碼在某些植物之中,製造這類化學物質似乎具有篩選特定種子傳播者的功能,辣椒就是一個例子。鳥類的口腔中有一種特定的感熱受器,但是跟哺乳動物的同種受器組成不同,兩者差異大到辣椒素甚至無法觸發鳥類的感熱受器。因此,鳥類在吃辣椒的時候其實感受不到辣味。

為何人類用辣椒或是黑胡椒作香料?

看起來,辣椒會演化出在果實中製造辣椒素的現象,一部分也具有吸引鳥類前來食用果實的功能。沒有辣椒素的辣椒通常會被囓齒類動物啃掉,但囓齒類動物不太可能將辣椒的種子帶到很遠的地方。但是有辣椒素的辣椒,囓齒類動物不會去碰,牠們並沒有聰明到知道嘴巴的燒灼感並不真的危險。但同時,鳥類則完全不會感到燒灼感:牠們叨起果實、一口吞下,然後飛往其他空曠野地並在那些地方「種下」那些種子。一舉兩得的是,有辣椒素的辣椒也比較能夠抵禦真菌感染。有辣椒素的辣椒不僅更容易到達它們想去的地方,抵達新地方之後,存活的可能性也更大 。

但是,這些都沒有辦法解釋為何人類會使用辣椒或是黑胡椒作為香料,反而是告訴了我們一件相反的事:辣椒、黑胡椒等會製造具這種效果的成分的香料植物,不只是放出警告訊號而已,還是特別放出針對我們的信號:「你這哺乳動物,給我走開!」至於我們為什麼會使用這些香料,其中一個解釋是,它們給食物提供了一種特殊的新面向:飲食上的冒險。

有些人的冒險是從橋上玩高空彈跳,考驗繩子的牢固程度。多虧了化學味覺,我們可以在口中放進許多看似危險,但實際上安全的食物,進而在日常生活中也體驗到類似的刺激。這是心理學家保羅.羅津﹙Paul Rozin﹚在研究了豬、狗、大鼠、人類及兩隻黑猩猩之後,蒐集整理眾多證據而提出的假說。羅津將研究的重點放在辣椒上,雖然他當初也大可選擇研究黑胡椒粒或是花椒。

在一項人類研究中,羅津決定去探討辣椒的辣度和人們心目中辣椒的美味程度有什麼關聯。他選出一群人,其中包含喜歡吃辣的和不喜歡吃辣的。他給那些人吃一塊接一塊的蘇打餅乾,餅乾裡含有來自辣椒的辣椒素,而且每次提供的餅乾中,辣椒素的含量都會增加一點點,直到人們說「不要再給了」。

在忍受範圍內辣度最高的餅乾最好吃

之後,他再詢問這些人覺得哪一塊餅乾最好吃。理論上,他們可能不喜歡任何帶有辣味的餅乾,也可能每個人都覺得相同辣度的餅乾最好吃﹙食物保存效力最大的辣椒素濃度﹚;或者也可能每個人偏好的辣度都不一樣, 完全隨機。但以上預測全都不符合實際結果。人們通常傾向於認為,在他們忍受範圍內辣度最高的那塊餅乾,就是最好吃的那一塊。他們最偏好的,是只差一點點就會開始讓他們感到痛苦的辣度。如果人們吃辣椒是為了享受危險刺激所帶來的生化享受,這樣的結果就說得通了。

痛楚叫我們停止當下正在做的事情,恐懼叫我們快跑。但這些情緒也同時促使腦內啡﹙endorphin﹚以及其他腦中化學物質的釋放。也許食用辣椒能帶給我們逃離危險的快感,又不需要真的耗費精力或將自身置於生死關頭。羅津這項實驗的樣本數並不大,但是研究結果非常有趣。

正是基於這項研究以及其他類似研究的結果,讓羅津主張人們喜歡辣椒,是因為它看似危險但實際上並不危險: 辣椒提供給人們他稱為「無害的受虐」的機會。他主張這種無害的受虐是人類獨有的特徵。簡單來說,羅津認為我們人類夠單純,可以享受稍微弄痛自己的後果,但是也夠聰明,可以明白那種痛楚不是真的,很快就會過去。

羅津認為,要喜歡辣椒,哺乳動物必須學會忽視危險訊號、並知道那訊號是假警報。羅津猜想,這項能力可能是人類所獨有,或者至少是人類以及學會信任人類的物種所獨有。顯而易見的是,許多種人類以外的動物都有學習能力,但光靠一般的學習,恐怕不足以讓動物愛上辣椒。要學會喜愛能觸發化學味覺的香料,可能需要具備格外發達的自我覺察能力,或是格外深厚的信任。

要喜歡辣椒,哺乳動物必須學會忽視危險訊號、並知道那訊號是假警報。<br />圖/ingimage
要喜歡辣椒,哺乳動物必須學會忽視危險訊號、並知道那訊號是假警報。
圖/ingimage

羅津決定在寵物狗以及豬身上進一步測試這些猜想。他將測試寵物狗和豬是否能透過自我覺察、信任、或是兩種策略併用而學會喜愛辛辣的食物。狗以能夠學會喜愛多種氣味而聞名,豬也是。但是平心而論,這兩種動物的自我覺察能力還是比不上人類。如果動物需要明白自己所感受到的燒灼感不是真的火燒,才有辦法喜歡上這些香料的話,那麼就算豬和狗天天吃辣,也很可能沒有辦法學會喜愛辛辣的香料。

羅津動身前往墨西哥瓦哈卡州﹙Oaxaca﹚的一個小村落中,那裡幾乎所有食物都是辣的,所以提供給豬或狗吃的廚餘也幾乎都是辣的。羅津問了二十二個當地人,他們的寵物狗或是豬是否偏愛辛辣的食物。即使這個問題聽起來很可笑,人們還是給了羅津回應。二十二位主人之中,只有兩位回答他們的狗或豬偏愛含有辣椒的食物兩位所提到的都是狗。

喜愛辣椒的哺乳動物都夠聰明

他隨後做了實驗,將含有辣椒或不含辣椒的食物提供給那兩隻據稱喜歡辛辣食物的狗。結果那兩隻狗喜歡兩種食物的程度不分軒輊:牠們並沒有偏愛辣椒,只是根本不在意辣椒。二十隻狗不喜歡含有辣椒的食物,而兩隻狗對辣椒不置可否。這個結果符合我們先前的假說,那就是要學會喜愛辣椒,一部分的先決條件,是不只要能夠感受到辣味與食物美味的關聯,也要能夠清晰意識到,那種看似危險的疼痛感受,只是嘴中的幻覺。

羅津又多做了一次辣椒實驗,這次是拿兩組大鼠做試驗對象:其中一組從出生開始就使用含辣椒的食物來餵養,另一組則一開始餵養不含辣椒的食物,之後才慢慢開始在食物中加入辣椒。兩組大鼠都有充分的機會去學會喜愛辣椒,不論是一出生就開始學習,或是在出生後慢慢學習。但是當兩組大鼠可以選擇含辣椒或不含辣椒的食物時,全部都還是偏好不含辣椒的食物。

研究結果似乎顯示大鼠沒有能力學會享受辣椒的美味。為了確認這一點,羅津更進一步做了一項加碼實驗。他提供給大鼠含有辣椒或不含辣椒的食物,但在不含辣椒的食物中摻入了一種會讓大鼠嘔吐的成分,然後再觀察大鼠們的偏好。結果,大鼠還是喜歡不辣的食物,即使牠們每吃必吐。看來大鼠和狗以及豬一樣,都沒有辦法學會喜愛辣椒。順道一提,下次保羅.羅津給你東西吃的時候,最好小心一點。

一般來說,哺乳動物似乎都無法學會喜愛辣椒,除了兩個例外。一個例外就是人類,而極少數被圈養的哺乳動物似乎是另一個例外:牠們夠聰明,能夠理解辣椒帶來的痛覺並不是真的、或是夠信任提供辛辣食物的人,而明白那食物不會真的危險。這極少數的哺乳動物,包括了兩隻由人類照顧的黑猩猩、兩隻寵物獮猴,還有一隻非常信任人的美國狗「麋鹿」﹙Moose﹚ 。羅津並沒有用黑胡椒、花椒或薄荷等香料重覆他的實驗,但是結果大概不會差太多。

最後讓我們回歸宏觀的角度,思索香料與人類的關係:我們認為如果進行更多研究,越會發現香料在人類的史前時代及歷史之中,都扮演了多樣的角色,就像香料的成分在自然中扮演了多樣的角色一樣。當人類開始長期貯藏食物、並且逐漸長期定居在同一地點的時候——大概在農業誕生不久之前——人們可能就開始會在食物中加香料,以確保其安全可食了。

人類藉由鼻子和大腦下意識的學習,得以輕易學會愛上那些幫助人們避險的味道。有些香料還會提升食物所帶來的愉悅感,而隨著人類聚落規模擴大、最美味的動物物種逐漸罕見,這會成為一種優勢。有些時候,愉悅感是來自吸引人的味道、風味或複雜性,有些時候則是來自於刺激。隨著人們馴化糧食作物、聚落規模逐漸擴大﹙經食物傳染的疾病日漸頻繁﹚,人們的日常飲食也越來越仰賴如飯、樹薯、玉米或小麥等單調的主食,香料所能帶來的健康益處、風味和刺激也隨之增加。

一旦香料變得普及,也就開始受到歷史的偶然左右了。有些香料物以稀為貴,有些則染上了魔幻、助性或兩者交織的諸多複雜色彩。但這些香料全都是源自於植物掙扎求生存的過程中產生的化學物質,不論我們如何使用,這些化學物質的性質都反映出了防禦、戰爭和生殖,人們至今才剛開始認識這些物質,但它們早已彰顯於我們所吃的幾乎每一道菜之中。

「‘We have been authorized by Princeton University Press to use this content’ or the equivalent in Chinese complex script 該內容由普林斯頓大學出版社授權使用」

※ 本文摘自《舌尖上的演化:追求美食如何推動人類演化、開啟人類文明》。

《舌尖上的演化:追求美食如何推動人類演化、開啟人類文明》

作者:羅伯.唐恩, 莫妮卡・桑切斯

譯者:方慧詩, 饒益品

出版社:商周出版

出版日期:2022/12/10

辣椒 吃辣

這篇文章對你有幫助嗎?

課程推薦

延伸閱讀

猜你喜歡

贊助廣告

商品推薦

猜你更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