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訊

天熱一直流汗,4族群身體容易飄臭味!除臭8招,保持心情愉快竟也有幫助

最新文章

more

大家都在看

more

疾病百科

more

我要投稿

內容提供合作、相關採訪活動,或是投稿邀約,歡迎來信:

udn/ 元氣網/ 癌症/ 頭頸癌

頭頸癌專題/用藥二擇一 頭頸癌治療讓醫病兩難

頭頸部癌很難找到特定的基因治療,因此藥物的選擇並不多。圖/123RF
頭頸部癌很難找到特定的基因治療,因此藥物的選擇並不多。圖/123RF

台灣頭頸部癌專家齊聚一堂,共同關心患者權益。右起癌症希望基金會董事長王正旭、陽明大學副校長楊慕華、彰化基督教醫院放射腫瘤部主任林進清、台灣頭頸部腫瘤醫學會理事長婁培人、成大醫學院耳鼻喉學科教授蔡森田、台大醫學院護理系教授賴裕和、聯合報副總編輯洪淑惠。記者葉信菉╱攝影
台灣頭頸部癌專家齊聚一堂,共同關心患者權益。右起癌症希望基金會董事長王正旭、陽明大學副校長楊慕華、彰化基督教醫院放射腫瘤部主任林進清、台灣頭頸部腫瘤醫學會理事長婁培人、成大醫學院耳鼻喉學科教授蔡森田、台大醫學院護理系教授賴裕和、聯合報副總編輯洪淑惠。記者葉信菉╱攝影
由於頭頸部癌成因複雜,藥物選擇少,台灣頭頸部腫瘤醫學會理事長婁培人指出,健保規定轉移性及復發性頭頸部癌用藥,只能在標靶及免疫藥物中二擇一,由於這群患者多是中壯年,經濟上又屬弱勢,常讓醫病陷入兩難,治療方式也非國際趨勢。

病患多基層勞工 身心衝擊巨大

頭頸部的相關癌症中,人數最多的口腔癌就佔十大癌症的第五名,佔男性的第四名,108年就有3,154人死亡,其次就是鼻咽癌也有536死亡。

同時也是台大醫院耳鼻喉部教授的婁培人在「無聲話語頭頸部癌 醫護相挺專家共識會」中指出,頭頸部癌患者往往是社會最基層的一群人,生病後不只是個人工作上的損失,也造成社會勞動力的缺口,且多數是家中經濟支柱,身心面臨的衝擊可想而知,然而頭頸癌臨床治療卻又面臨選擇不多的困境。

陽明大學副校長楊慕華 記者葉信菉╱攝影
陽明大學副校長楊慕華 記者葉信菉╱攝影

選標靶或免疫藥 第一時間就得決定

陽明大學副校長楊慕華,本身也是血液腫瘤科主治醫師,他無奈地說,頭頸部癌會受外在因素影響,每個人暴露的致癌物及基因突變都不同,很難找到特定的基因去治療,這跟其他癌症非常不同,因此藥物的選擇並不多。

直到標靶藥物上市才帶來突破,2009年標靶藥物合併放療獲得健保給付,讓患者減輕不少經濟負擔。楊慕華說,標靶藥讓我們看到病人的存活期有改善,免疫藥物則讓我們看到病人有被治癒的可能,但去年免疫藥物用於頭頸部癌的健保給付規定,醫師第一時間就必需先判斷要選標靶藥還是免疫藥物,但這兩種藥物對病人來說都很重要,讓醫師在選擇藥物時壓力也很大。

治療用藥受局限 還有使用上限

在國外治療的原則,依據病人的生物標記PD-L1(programmed death-ligand 1)表現量、腫瘤大小、遠端轉移的機會及病人身體狀況,再來決定治療方式。但在台灣情形大不同,楊慕華指出,國內患者選藥前必需先檢測PD-L1,表現量超過50%,免疫藥物才能給付在第二線用藥,第一關就約有八成患者不適用,在國際臨床指引為第一線用藥的免疫藥物,在國內使用非常受限。

醫師的難處還在於,若選擇標靶藥物,同樣有使用上限制,楊慕華說,標靶藥物有效也只能用18周;若病人使用期限到了,也只能婉轉的告知換藥,不然就得自費。

台灣醫療水平高 卻難接軌國際

婁培人說,國內頭頸部癌治療無法與國際接軌,也連帶影響到參加國際臨床試驗,有些試驗會需要免疫藥物第一線失敗的個案,但現在面臨找不到病人的情形。

台灣醫療水準高,早期患者治療成果好,彰化基督教醫院放射腫瘤部主任林進清指出,以口腔癌為例,台灣的手術治療成效好,病患在早期治療後還能回到社會工作,至於放療也是治療的三項手段之一,但因頭頸部癌神經較多,劑量太大會造成聽覺神經受損。口咽癌以化療為優先,加上現在藥物進步,未來放療劑量下降,就能減少副作用的發生。

復發及轉移性頭頸部癌藥物進展

美國

2006年標靶藥物合併放療,核准上市

2011年標靶藥物合併化療,用於第一線用藥

2016年2種PD-1免疫藥物上市

2019年PD-1免疫藥物第一線治療核准上市

台灣

2009年標靶藥物合併放療通過健保給付

2017年標靶藥物合併化療通過健保給付

2019年免疫藥物給付第二線治療,但限制標靶藥及免疫藥物二選一

頭頸癌 口腔癌 鼻咽癌

這篇文章對你有幫助嗎?

課程推薦

延伸閱讀

猜你喜歡

贊助廣告

商品推薦

猜你更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