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訊

常做惡夢恐是認知衰退前兆!每週做惡夢的中年男性失智風險是沒做惡夢的5倍

最新文章

more

大家都在看

more

疾病百科

more

我要投稿

內容提供合作、相關採訪活動,或是投稿邀約,歡迎來信:

udn/ 元氣網/ 癌症/ 癌友加油站

2021癌症論壇/邰肇玫:癌後愛上自己的每一面 才能幫人打氣

邰肇玫說道癌症就是生病而已,只是治療久一點,跌一大跤,爬起來就好了。攝影/侯永全
邰肇玫說道癌症就是生病而已,只是治療久一點,跌一大跤,爬起來就好了。攝影/侯永全

仔細的打理化療後剛長出的新髮,整理自己的服裝儀容,看起來神清氣爽的邰肇玫,一開口說話中氣十足:「我一罹癌就跟癌症希望基金會說,來拍我的紀錄片,我來當示範,我答應大家一定會好起來!」

7年前,邰肇玫56歲,快要進入更年期,經血反而滴滴答答流不停,直到流出一塊手掌大的血塊、看似豬肝般的血凍,她才驚覺「不太妙」,就醫後確診罹患子宮內膜癌第三期。

「我只知道是不好的東西,切掉就好,沒想到是癌症,但我真心覺得自己會好起來耶!」。罹癌後,邰肇玫積極配合治療,手術切除子宮、卵巢、淋巴、加上一連串的化療,副作用再多、再苦她都沒掉過淚,反而是丈夫哭得最慘。

「我先生在職場上是呼風喚雨的,但是在家裡就是好好先生,連女兒都覺得爸爸很弱!」邰肇玫笑的甜蜜,「為了我,他哭好幾次,這嚇到我了,我跟他說會好起來啦!不要哭,要這樣講他才會堅強。」

化療期間,邰肇玫頂個大光頭,照樣當志工到病房探視癌友,很多病人看到她,忍不住落淚,「他們看到我,終於看到了希望,因為我走過來了,我知道他們的痛在哪」,邰肇玫說,其實當志工分享,是一種自我療癒的過程,她就是透過不斷地分享,忘記自己抗癌的艱苦過程。「生命本來就有很多痛苦,每講一次痛,就過濾整理一次,越講就越不會糾結,講到後來,我能分享的越來越少,因為痛都化解掉了!」

邰肇玫也發現,癌症病人百百種,有的不承認自己罹癌,有的會變得驕氣,覺得罹癌就是老大,所有人都要讓著他,這兩種其實都不好。「我唯一一次仗著癌症欺負人,就是欺負木吉他(合唱團)」,邰肇玫大笑著說,當時是她發病後第二年,剛結束化療,和一群民歌手搭遊覽車要到新竹演出,「大家想喝飲料,我剛好坐最前面,木吉他叫我下車買,我就大喊『你們竟然要癌症病人幫買飲料!』結果一群大男人爭先恐後下車跑腿!」

她哈哈大笑,「我個性不記仇、不跟自己過不去,有脾氣就發出來,不會把(情緒)垃圾往心裏放」。或許也因為她的豁達爽朗,讓癌症治療的苦,都算不上什麼;化療落髮,她就變換各種頭巾、帽子,戴上大耳環、指甲變黑,她就擦黑色指甲油,展露不一樣的風情,「我就是要漂漂亮亮的出門,就算復發像個不定時炸彈,我照樣好吃好睡!」

撐過癌症最危險的前五年,邰肇玫已經算是「畢業生」,她鼓勵癌友「出來當志工好得更快!因為當志工要愛別人,你才會更愛自己,要愛上自己的每一面,才能幫人打氣。」而在抗癌過程中,邰肇玫也拿到碩士學位,論文主題就是以自己為例談病人角色,就像她所說的:癌症就是生病而已,只是治療久一點,跌一大跤,爬起來就好了。

「癌症就是生病而已,只是治療久一點,跌一大跤,爬起來就好了。」

若欲瞭解更多邰肇玫的抗癌故事,以及最新的癌症治療趨勢,敬請鎖定活動專區!3月27、28日,別忘了收看元氣網粉絲團

邰肇玫說,其實當志工分享,是一種自我療癒的過程,她就是透過不斷地分享,忘記自己抗癌的艱苦過程。攝影/侯永全
邰肇玫說,其實當志工分享,是一種自我療癒的過程,她就是透過不斷地分享,忘記自己抗癌的艱苦過程。攝影/侯永全

邰肇玫小檔案

年齡:63歲

癌別:子宮內膜癌第三期

癌齡:7年

婚姻狀況:已婚,育有一女

學歷:文藻語專、輔仁大學哲學系畢業、佛光大學傳播管理學碩士

經歷:八0年代民歌手,創作歌曲達200多首

代表作:《如果》、《奔放奔放》、《心痛的感覺》、《最後的戀人》等

2021全癌解碼精準治療 癌症高峰論壇直播節目表

癌症治療 化療 子宮內膜癌 志工 罹癌

課程推薦

延伸閱讀

贊助廣告

商品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