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訊

膠囊是葷的還素的?食藥署教如何判斷:謹記1原因不宜打開服用

最新文章

more

大家都在看

more

疾病百科

more

我要投稿

內容提供合作、相關採訪活動,或是投稿邀約,歡迎來信:

udn/ 元氣網/ 焦點/ 生死議題

切割情緒不是冷漠!急診醫師道出放棄急救當下更重要的任務

當下同意放棄急救與否這件事情,只是在悲傷五階段裡的一個點,往後家屬還有很長的路要走,只是在當下,做為醫療人員的我們究竟該怎麼做才好?
當下同意放棄急救與否這件事情,只是在悲傷五階段裡的一個點,往後家屬還有很長的路要走,只是在當下,做為醫療人員的我們究竟該怎麼做才好?
示意圖/ingimage

聽健康

00:00/00:00

「大緯醫師,外科OHCA!」

----------

中年男性,機車車禍,到院前心跳停止,直入急救室,119弟兄協助過床後,暫停壓胸10秒鐘,檢查心律,無心律,繼續壓胸。分工合作,夥伴們打上點滴給腎上腺素,我負責插管建立呼吸道。

----------

急救超過30分鐘以後,病人仍然沒有恢復生命跡象。

----------

受傷的不只這位中年男性,還有他的孩子,分流給另一位醫師處理,初步看來生命徵象穩定,但腿可能摔斷了,躺在床上。太太趕到醫院以後,先陪在孩子旁邊,我走上前去,跟她解釋,她的先生恐怕救不回來了。

----------

「我可以去看看他嗎?」太太邊哭邊發抖地說。

「好,我帶妳進去看他。」

----------

一片狼藉的急救場地,對家屬來說是極其震撼的。先生躺在床上一動也不動,正被一台機器壓著胸,嘴巴插著管子、接著呼吸機,身上插著各種管路,壓胸幫浦氣壓聲、監測儀器警示聲,嘈雜地充斥著整個空間,不絕於耳,讓人難以專注。

----------

我將整個過程,從119弟兄現場所見直到當下,解釋給太太聽,然後暫時關掉壓胸幫浦10秒鐘,引導太太看向心電圖監視器,一直線,波型沒有任何起伏,然後再度打開壓胸幫浦、繼續壓胸。

----------

「我先生真的沒有機會了嗎?」太太哭著問。

「如果還有機會,我一定盡全力,但如果我的經驗告訴我,已經沒有機會了,為了減少病人不必要的折磨,我會跟您說實話,沒有機會。」

「我該怎麼辦?我沒辦法自己做決定。」

「公公婆婆都還在嗎?」

「都還在,正在趕來路上,但現在上班時間車很多,他們塞在路上,不知道什麼時候會到。」

「我知道了,沒關係,我們繼續急救,您先到外面陪孩子,他們一到,請您立刻通知我,我來跟他們說明。」

----------

我這樣的說詞,顯然給夥伴們帶來不小壓力,因為急診已經夠忙,急救室空間也有限,萬一這時候再推入一個需要急救的病人,運作上肯定會全面癱瘓。夥伴們面有難色,但我告訴他們,很抱歉,再給家屬一點時間。

----------

又30分鐘過去,病人已經急救超過1個小時,一如預期,仍然沒有恢復生命跡象,這時公公婆婆趕到了,太太立刻來通知我,我帶著他們一起進去看病人,將我剛剛的解釋,從頭到尾再講一次。

----------

婆婆當下崩潰,全身癱軟,跪在床邊,聲嘶力竭地哭吼著叫病人醒來,不願放棄急救,太太也不知所措,只能邊哭邊抱著婆婆。公公則是表現出令人敬佩的冷靜與理性,在聽完我的解釋之後,他問:

----------

「醫生,我兒子真的沒救了嗎?」

「是,我們盡力了,很遺憾。」

「好。」

----------

公公走到病人頭側,輕撫著病人的臉,湊過身去在病人耳邊說:

----------

「兒子,沒想到這一天居然先發生在你身上,你出了意外,傷得太重了,醫生他們已經盡力了,但實在沒辦法把你救回來,你辛苦了,安心地走,不要掛念。」

----------

「醫生,可以停止急救了。」公公安靜地跟我說。

「好,能否請您幫忙把婆婆帶到外面休息,剩下的我們來處理。」

「好。」

----------

公公彎下身去跟媳婦一起把婆婆攙扶起來,儘管婆婆仍不願意離開,但公公堅定地摟著婆婆的肩膀,將她帶離現場。

----------

我關掉壓胸幫浦,宣告死亡時間,夥伴們隨即接手開始為病人整理、清理現場,不久後,往生室人員前來接走亡者,急救室清空,安靜地等待下一個需要急救的病人。

----------

在臨床工作超過10年了,我回想以前剛開始執業的自己,常常會卡在情緒崩潰、不願放棄急救的家屬身上,不知該如何是好,只要還有家屬沒有點頭放棄急救,我就會很焦慮地,每隔幾分鐘就去反覆確認意願,期間急救室會持續混亂,往往必須折騰很久才能告一段落。

----------

隨著經驗累積,我慢慢體會到,當下同意放棄急救與否這件事情,只是在悲傷五階段裡的一個點,往後家屬還有很長的路要走,只是在當下,做為醫療人員的我們究竟該怎麼做才好?

----------

對現在的我來說,答案是:

----------

「除了盡量為家屬爭取時間外,你必須將處理情緒這件事情先切割開來,盡快找到相對冷靜理性且能做決定的那一位家屬,告訴他,根據你的專業判斷,你認為怎麼做最好,引導他做出決定,然後將其他家屬暫時交給他,由他將所有人帶離現場做一個轉換,讓亡者先去他該去的地方,若你行有餘力,接下來仍然可以把握時間繼續給家屬心理支持。」

----------

醫生不能改變生老病死,這幾年我慢慢學會:

「真正的道別,並不容易;」

「需要時間,就交給時間。」

----------

感謝每一位冷靜理性、勇敢做下決定、帶領其他人走上困難道別之路的家屬,必須向您們致敬。

(本文獲楊大緯醫師臉書《楊大緯 面對問題的急診醫師》授權刊登,非經允許請勿轉載)

(責任編輯:葉姿岑)

急救 OHCA 心跳停止

這篇文章對你有幫助嗎?

課程推薦

延伸閱讀

猜你喜歡

贊助廣告

商品推薦

猜你更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