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文章

more

大家都在看

more

疾病百科

more

我要投稿

內容提供合作、相關採訪活動,或是投稿邀約,歡迎來信:

udn/ 元氣網/ 焦點/ 杏林.診間

名醫與疾病的對話/膝關節清創,對麻醉不良反應 心外名醫吐血休克險死

張效煌(左)熱愛運動,膝關節因此經常磨損需手術,沒想到某次麻醉竟發生不良反應。圖/張效煌提供
張效煌(左)熱愛運動,膝關節因此經常磨損需手術,沒想到某次麻醉竟發生不良反應。圖/張效煌提供
我這輩子有多次大大小小「被」手術及麻醉的經驗,一半是以關節鏡修復膝關節半月軟骨或清創手術,但我從沒想過會遇到致命性的麻醉不良反應情形。

8年前,我的右膝第二次開刀,因為半身麻醉就可以了,就不以為意,在沒告知家人的情況下接受手術,沒想到麻醉不順,最後改成全身麻醉

惡心反胃 吐出逾500cc血

術後醒來,我對麻醉藥的反應相當強烈,惡心、反胃,趕緊請護理師給我一個大臉盆,第一口吐出透明的胃液,第二口吐出黃色的膽汁,吐完後才剛躺下不到3分鐘又想吐,這次吐完膽汁後,我請求打止吐針,才剛講完,就有一股要大量吐的感覺,在毫無預警情況下,一口吐出超過500cc的鮮血。

吐血的當下,第一直覺是「這是動脈血」,然後就職業病發作開始鑑別診斷,分析是食道出血?是靜脈瘤破裂?或是食道靜脈曲張?還是胃潰瘍?肝硬化?還沒想完,我又吐了第二口鮮血,這次的量大約有300至400cc。

虛到全癱 緊急做心肺復甦

我聽到護理師大喊「張醫師吐血了」,之後就一陣虛脫,累到全癱,連手指頭都動不了。護理師喊人做CPR(心肺復甦術),我隱約感到有人來量血壓,聽得到手忙腳亂的聲音和對話,但我叫不出聲、手也沒力,眼前一片黑暗,最後只聽到一句60over30(血壓),就不醒人事。

被診斷為「馬魏氏症候群」

我感覺到自己好像只暈過去一秒,其實已經暈了15至20分鐘,護理長在一旁關心的說:「這不丟臉,我們會處理」時,我還不知道她在說什麼,人就像煎魚一樣被翻身,原來我在休克時已經「脫肛、尿失禁」,整個床單和衣服都是排泄物。

這次的驚險事件,被診斷為「馬魏氏症候群」,因為我對麻醉產生不良反應、劇烈嘔吐,導致食道急遽痙攣、收縮,黏膜因此出現4至5公分撕裂傷並出血,經妥善治療後,食道撕裂傷才癒合。

人生無常 不應輕忽風險

在鬼門關前走一回,我深刻體悟到人生無常,要活在當下,不應輕忽麻醉風險,也不要怕家人擔心而不告知要動手術,若我當初就這樣走了,家人一定很錯愕傷心。

我發現,人在將死的那一刻,真的只剩下聽覺,所以當摯愛要離世時,可以跟他或她說話,讓他或她能夠安心地走。

醫學辭典/馬魏氏症候群

馬魏氏症候群占上消化道出血原因的5至10%,通常為過量飲酒引起。

患者因持續性嘔吐,造成急性腹內壓力上升,導致胃和食道交接處的粘膜產生撕裂傷,形成上消化道出血。小於5%的病患須接受內視鏡治療,極少部分須接受血管栓塞或手術處置。

台北榮民總醫院心臟移植及人工心臟中心主任張效煌。圖/張效煌提供
台北榮民總醫院心臟移植及人工心臟中心主任張效煌。圖/張效煌提供

張效煌小檔案

現職:

台北榮民總醫院心臟移植及人工心臟中心主任、台灣整合心臟醫學協會理事長

學歷:

台北醫學大學醫學系、德國柏林洪堡及自由大學醫學博士、中央大學電機工程博士

專長:

經導管主動脈瓣置換手術、達文西心臟手術、人工心臟及心臟移植手術、大血管手術等

經歷:

德國柏林心臟醫學中心心臟外科醫師、台北榮民總醫院心臟外科加護病房主任、台灣心臟外科研究發展協會創會理事長

清創手術 全身麻醉 上消化道出血 靜脈曲張 靜脈瘤

課程推薦

延伸閱讀

贊助廣告

商品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