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訊

擁抱永遠不嫌少!專家告訴你「抱抱的5種好處」,能讓情緒變好、舒緩疼痛感

最新文章

more

大家都在看

more

疾病百科

more

我要投稿

內容提供合作、相關採訪活動,或是投稿邀約,歡迎來信:

udn/ 元氣網/ 焦點/ 杏林.診間

醫病平台/悲傷,好沉重的人生必修課

醫病平台

醫病平台

醫師指出,接受安寧療護的病人往生,家屬常承受極大哀傷,卻因返家後醫院資源觸及不易,哀傷關懷中斷。 圖/報系資料照、記者杜建重攝影
醫師指出,接受安寧療護的病人往生,家屬常承受極大哀傷,卻因返家後醫院資源觸及不易,哀傷關懷中斷。 圖/報系資料照、記者杜建重攝影

【編者按】這星期的主題是「親人的死亡」。不管是老年的家人久病過世或是年輕的愛子遽然辭世,都是那樣的難以接受。第一篇是一位職能治療師描述祖母過世的前後,而委婉道出當身份轉變成病人家屬時,她有機會向工作時所接觸的病人或家屬道出心中的感傷時:「這次,換他們來治療我的悲傷、治療我的心。直到我不再為了這件事情一秒淚崩,那才是真正的放下了,放下,對我來說,不代表著不記得,或是不想念了,其實是放在內心最深處的懷念。」這道盡了喪親的「準備 面對 調適」,並由此進入醫病之間發揮同理心的美好意境。第二篇是一位母親對她唯一的男兒突然一睡不醒,無法接受這命運的嘲弄,十三年來日日不忘追思,終於走出哀傷的深淵,願以自己的經驗分享如何克服這人生最大的考驗。第三篇是一位多年致力於幫忙喪親者的身心科資深醫師分享許多珍貴的經驗與建議,並說出這句頗富哲理的話:「失去所愛,確實是我們的摯愛用他們的生命為我們上的一堂沉重的人生必修課,卻也是讓我們生命豐富、深刻、透徹的重要一門課。」 「醫病平台」非常感激這三位作者無私地與我們分享這沈重的人生必修課,也誠懇地希望他們的文章可以幫忙我們周遭正為此所苦的朋友。

接連看了二篇感人至深的文章,一位是正要開始職業生涯的社會新鮮人,陪伴奶奶最後一程;一位是突然痛失愛子的母親,分享了他們如何經歷哀傷與重新出發的歷程。原先覺得要寫篇回應不難,畢竟是在癌症醫院工作,常常要在生離死別時,陪伴病人與家屬好好道別,也有喪親的家屬因為傷痛太深,需要回門診再追蹤。可是下筆時才發現真的不容易,雖然把悲傷輔導的書籍、大師課程的筆記翻出來,在我眼前浮現的卻是一幕幕自己陪伴過的家庭,這些傷心的人,他們訴說過的哀傷、眼淚與思念。雖然說理智上我們都知道,每個人是必定要經歷過生死離別的——不是我們要送走親愛的家人摯友,就是愛我們的親友要經歷我們的死亡。但是面對失落與哀傷,沒有人敢說做好充足的準備。

因此在醫院的臨床工作中,對於即將失去親人的家屬,我常常提醒他們,即使早已預料到這天終究會到來,感到哀傷是正常的。會傷心是人之常情,因為即將離去的人,曾經跟我們如此的緊密,而死亡使我們不能夠再握住他,聽不到他的聲音,也感受不到他的溫度。且每個人傷心的表現與處理哀傷的方式都不同。有些人會很立即且明顯的顯現出他的難過,例如掉淚、哭泣,但是也有的人反而是表現得很鎮定。有些家屬跟我說,在當時他心中明明很難過,可是就是掉不出一滴淚來,還被其他親人誤會為無情。更有些人是在處理完後事,甚至已經回到日常生活步調後,夜深人靜時,悲傷才一股腦兒的湧現。

而面對哀傷,有些人會選擇抒發,有些人會選擇逃避;有的人需要傾聽與宣洩,可是有些人則需要獨處好好沉澱。不管如何面對與調適,一段時間之後應該問問自己,這樣的方式是否讓自己比較安定下來。有些人在經歷哀傷時,是完全感受不到輕鬆的情緒;可是有時候在極度難過的時候,偶爾也能對某些情境好像又會感到快樂,這時候不少人會覺得有罪惡感,好似親愛的人不在了,我們也不應該再有快樂。其實這是不適當的想法,逝去的人一定不會想要用他的離開來懲罰我們,讓我們再也無法快樂。

對於喪親者而言,是必須面對多重挑戰的。以實際層面來說,活著的人得重新面對逝者已不存在的環境,他可能要重新調整工作,或是家庭角色的變化。有一位失去先生的太太,每次騎機車上班就想哭,因為曾經有許多年,都是先生載她先到公司,他再騎到遠一點的工廠上班,如今機車上就是她自己一人。也聽過一個年輕的爸爸說過,上幼稚園的女兒,因為他無法把女兒的頭髮綁得跟過世的媽媽一樣好,女兒上學路程中整路在哭,他自己其實也想哭。

尤其是經歷親人突然去世的,身體與環境的安頓是很重要的。曾經在一個重大災難的現場,看到令人動容的一幕:久候的母親終究等到的還是孩子的噩耗,這時慈善團體的師兄遞上了一碗熱粥,拍著這位母親的肩說:「慢慢吃,多少吃一點,有吃才有氣力。」是啊!安頓好身,心才能安定。所以會建議剛剛經歷喪親之痛者,該吃飯時要吃飯,該休息時要休息,雖然一定沒胃口也睡不好,可是照著該有的作息,才能盡快讓自己穩定下來。

而作為陪伴者,大家也要想想,怎麼做是對於哀傷的人是有幫助的,而哪些是不適合的。原則上,以喪親者的需求為主,看他需要的是實質的協助,例如事務上的安排,或是情緒上的陪伴。有些人在面對親人剛過世時會六神無主,這時協助他處理實際事務,會給他很大的安定感。有些人則是需要有人傾聽與陪伴,讓他不會孤獨失落。有一些常聽到的安慰話,其實並不太有安慰的效果,與其說:「妳要堅強起來,節哀順變。」可以說:「你一定很傷心,有什麼我可以做的,請讓我知道。」

另外,每個人需要哀悼的時間長短不同,不能期待大家都在幾個月或是一、二年就不再哀傷。面對失落,會建議利用節日或是文化中紀念逝者的日子,來好好表達對於親人的懷念,以及整理自己的憂傷。我們可透過寫給過逝親人的卡片、信件,或是聆聽喜愛的音樂,造訪他生前愛去的地點,抒發思念與不捨,也想想他帶走了什麼,同時留下了什麼給我們。

是的,親人的離去,不是只是失去,就如同「我思故他在」一文,這位母親從一位長輩的話得到安慰,也找到意義——幫助過逝的孩子捐贈眼角膜也成為大體老師——「從此成為世間的一個美好,成為我餘生大願」。也像「準備 面對 調適」的作者所說:「用說故事的方式來療傷……」 「放下,不代表著不記得,或是不想念了,其實是放在內心最深處的懷念。」

失去所愛,確實是我們的摯愛用他們的生命為我們上的一堂沉重的人生必修課,卻也是讓我們生命豐富、深刻、透徹的重要一門課。

大體老師 職能治療

課程推薦

延伸閱讀

贊助廣告

商品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