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他驚見醫生一刀割開病人喉嚨 揭露ICU病人最深的無助

2019-09-17 14:45元氣網 北京大學第一醫院密雲區醫院急診科醫師高巍

示意圖/ingimage
示意圖/ingimage
急診白班的那天,搶救室送來一個病人,老年男性,80歲。

病人和家屬一眼就認出了我,當然我也認識他們。患者是我的一個親戚,近一周進食差,排黑便、乏力,今天突然出現一過性意識障礙。

患者的既往病史中,我記得他有心臟病,做過心臟搭橋手術,家屬的一句話,讓我頓時一驚:老人一直口服華法林20年,未定期復查INR。

經過化驗及檢查,血紅蛋白只有30g/l,血壓60/40mmHg,初步判斷為上消化道出血失血性休克。

患者出血的原因最大可能為常年口服華法林,不除外惡性腫瘤。給予患者監護吸氧、禁食、輸血、補充電解質等治療後,血紅蛋白上升為50g/L,一般情況有所改善,蠟白的臉上有了一絲紅潤。

後來家屬要求帶患者去上級醫院進一步檢查及治療,於是我這個親戚被120急救車轉走了。

2天後又接到了一個電話,是我那個親戚的孫子打來的。

“哥,我想把我爺爺轉回咱們醫院繼續治療,他說什麼也不在市裡治了。昨天晚上大喊大叫鬧了一晚上,非要出院,不知道受了什麼刺激。”

“現在的情況怎麼樣?”我問道。

“現在好多了,比來之前有勁兒了,住在ICU裡不讓吃也不讓喝,我們也看不到,就是聽護士說,昨天老爺子突然發脾氣,又吵又鬧,還把護士咬了,非要出院,我們沒辦法了,要不還回您那裡治療吧。”他無奈地說道。

我拿著電話沉默了,電話那頭繼續說道:“我盡量和我爺爺商量,讓他不吵不鬧,我知道他如果總這樣,哪個醫院都不會收,影響別的病人,我已經問了很多別的醫院了,像我爺爺這種情況都不收,您要是再不收,我只能把我爺爺拉回家了,聽天由命了。”

“行,回來吧。”我答應了他。

示意圖/ingimage
示意圖/ingimage

電話是我上午9:00接的,患者在下午5:00才到了我的醫院,是搭計程車回來的。

“怎麼沒坐救護車回來?”我問道。

“救護車在樓下等了半天,老爺子就是不肯上,我爺爺現在見到穿白大衣的就渾身哆嗦。計程車在我們醫院門口停了半天,我們又是求又是哄的,才把老爺子弄下車,但就是怎麼求怎麼哄,他就是不肯進醫院的急診室。”

老爺子的一段話讓我明白了其中的原因:

“我活了80多歲了,第一次遭這罪,把我脫光衣服捆在床上,在我小便那裡插了個管子,不讓我吃、不讓我喝,身邊沒有一個親人,我能聽到的就是身邊儀器上'嗶、嗶、嗶'的響,躺得我難受,翻個身都翻不了,隔倆小時就有一個人死了,被推了出去,身邊一個親人都沒有,你們都不管我!

後來你們知道嗎?我看到了什麼?那一個大夫就是惡魔呀,推進來一個人,我看著他還有口氣兒呢,就在那倒氣兒,一個大夫過去,沖他脖子就給了一刀,一會兒那人就沒氣兒了,就被拉死屍的推了出去,嚇得我一動不敢動,太可怕了,我再也不要進醫院了!”老爺子邊說邊哭著。

氣切的目的是幫助患者使用呼吸器,若未來能夠脫離呼吸器,氣切部位之後可以癒合。 圖...
氣切的目的是幫助患者使用呼吸器,若未來能夠脫離呼吸器,氣切部位之後可以癒合。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片

聽著他的話,我覺得又可笑又可憐。

老爺子住的是ICU,ICU全是危重患者,很多人都是意識不清,進了ICU後家屬是不可以陪同,為了防止病人亂動、拔針或墜床,ICU的護士一般會給病人束縛帶束縛四肢。

而且老人的病確實是不能進食水的,老人所說的大夫用一把刀捅進患者脖子,應該是為危重患者進行氣管切開,讓老人錯誤地認為,是醫生在了結他的生命。

看著老人深凹的眼眶帶著淚水,戰戰兢兢地講述之前的經過,我能體會到他內心的痛苦與恐懼

確實,一個清醒的人被送進ICU,本身的病痛和沒有親人的陪伴,讓其感到孤獨和無助,陪伴他的只有冰冷的機器和戴著口罩的醫護人員,然而一條一條生命在自己身邊的逝去,加之那一幕被患者看到,老人的內心徹底崩潰了。

老人不停地哭,還在繼續講著,家屬在一旁苦苦哀求老人住院,我知道這個時候他的病情正在往好發展,如果老人堅持不住院而回家,可能會因此喪命,那樣的話太可惜了。

老爺子的孫子在一旁的地上蹲著,吧嗒吧嗒掉著眼淚,扒拉著地上的土塊兒,“我不甘心吶,就這麼回家了我太不甘心了。”

這個時候我意識到,想解決老人的心理防線,必須要從他的痛點出發,我打電話叫來了一個和我關係不錯的內科病房醫生,向他講述了情況。

圖/本報資料照片
圖/本報資料照片

我們倆一塊兒走到老人身邊,當然這位老爺子也認識我,我是他的親戚嘛。從他的眼神中,我再也看不到以前那種慈祥,他對我充滿了仇恨。

老人在我的眼裡一直慈祥,是一個地地道道的老農民,我知道這次的疾病和經歷對他的打擊不小。

“爺爺您聽我說,您之前去的那個醫院,因為是在ICU,也就是重症監護室,是不允許家屬進去的,您的病當時那麼重,肯定是不讓吃喝的,為了防止您亂動、跑針,所以護士才給您綁住了手腳,您看到醫生拿刀的那一幕,其實是在為患者搶救,進行氣管切開,並不是您所想的那樣,您現在的病也好多了,接著在咱們醫院住院,離家也近,也不會再捆您手腳,家里人都可以在身邊陪著您,好一點兒了就可以吃東西了,輸完液也能推著您在樓下公園溜達溜達,保證24小時家人不離開您,您看這就是您的主治大夫,去年您家的蘋果,我還給他搬了一箱呢,我們還能害您嗎?”

這個時候,我看到老人的眼神緩和下來,但是眼淚還不停地流著,老人的孫子也湊了過來,“爺爺,您就听我哥的話住院吧,求求您了,您趕緊好起來,我還等著您冬天帶我上山套兔子呢。”

“老伴,你快聽話吧,你趕緊住院治好了,咱倆回家還能好好的活幾年呢,多好呀!你這是怎麼了呀?跟中了邪一樣,怎麼就這麼不聽說呢?你住院我天天陪著你,一會兒都不離開你,你還怕啥?”老太太也勸他。

老爺子哭了,嚎啕大哭,兩位老人抱在一起,“我住,我住!我什麼也不怕了。”老爺子大喊著。

那一刻我轉過身,眼眶也濕潤了。後來老人住院了,病情一點點恢復,一周後順利出院,住院期間一直在誇我們的醫生護士好,是神仙,是菩薩。

通過這個病例,我想對大家說:ICU並不是冷冰冰的,配置著許多先進的儀器,同時有著技術嫻熟的醫護人員,他們會定時為患者翻身拍背,擦洗身體。但是也請大家明白,由於ICU的特殊性,裡邊的病人都是束縛四肢,防止患者自行拔液或因躁動不自主拽除身上的治療管道,同時防止墜床摔傷,患者家屬每天有固定的探視時間,但不會太長,是為了防止交叉感染,請您相信那裡的醫生護士,他們是直接面對死亡的鬥士,他們想竭盡全力把每一條生命從死亡邊緣拉回。

通過這個病例,我想對醫護人員說:我們要學會換位思考,ICU住的多為危重患者,很多都是意識不清的,但也有部分患者為意識清楚的,我們應該對其多一些關心,一個笑容,一句問候,都會緩解他們內心的焦慮和無助,我們所做的是救死扶傷,我們付出的一切並不是做給家屬看的,我們要從內心去替患者考慮,如果可以的話,在一些意識清楚的患者面前,有些操作我們應該遮擋他的視線,減少其恐懼和不安。

ICU對於普通人是那麼的神秘,在那扇緊閉的大門內是生與死的博弈,讓我們相信醫生,一起戰勝死神!

本文摘自醫路向前巍子微博

住院
醫護人員
上消化道出血
急診室
恐懼

延伸閱讀

同類文章

哪裡較需要醫師 郭成興偏鄉10年接生5148小生命

醫病平台/我不只是想捐贈大體而已

第29屆醫療奉獻獎/賭上生命 陳持平為胎兒打開保護傘

第29屆醫療奉獻獎/東基一待逾10年 郭成興接生台東三成新生兒

第29屆醫療奉獻獎/骨科先驅杜元坤 杜氏刀法獨步全球

醫病平台/你能不注意病理報告嗎?(下)

第29屆醫療奉獻獎/陳宏基 重建手術 揚名國際

第29屆醫療奉獻獎/連文彬曾是李登輝御醫 心臟研究台灣先驅

醫病平台/你能不注意病理報告嗎?(上)

第29屆醫療奉獻獎/余幸司 用創新決勝負

醫病平台/您所不知道的病理醫師

余幸司科技防治登革熱 獲醫奉特殊貢獻獎

一巴掌的無奈 原鄉部落族人抗癌的艱辛路

族人即家人 醫療資源缺護理師入山18年捨不得走

叫病人「死死卡快活」?小護士菜台語 氣死人更笑死人

醫病平台/回應「提升偏遠地區醫療品質」的一些看法

醫病平台/醫師,你會不會回來?

醫病平台/可以怎樣幫助提升偏遠地區的醫療?

名醫與疾病的對話/一場車禍 8年記憶全忘了

醫學辭典/腦震盪致失憶

醫病平台/我的醫療個資,你的醫療大數據?!——關於健康醫療個人資料運用之隱私權與自主權爭議

醫病平台/數據、醫學與政策——回應兩位劉醫師

醫病平台/四成頭部CT恐白做嗎?健保署發展智慧審查工具之研討

我的經驗/疱疹好了 神經痛恐伴我餘生

專業觀點/神經痛難根治 水痘疫苗幫防身

醫病平台/在我們一起決定之前…

「全身麻醉」怎施行?該注意什麼?醫師詳細說分明

醫病平台/看病後的憂鬱

醫病平台/漫漫求醫路

醫病平台/正向力量讓我們家雨過天晴!

商品推薦

贊助廣告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