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訊

太晚進食竟會提高中風風險?法國研究:「這時間」吃有助防心血管疾病

最新文章

more

大家都在看

more

疾病百科

more

我要投稿

內容提供合作、相關採訪活動,或是投稿邀約,歡迎來信:

udn/ 元氣網/ 醫療/ 皮膚

被濫用的費洛蒙:標榜含有人類費洛蒙的香水 其實只能吸引到母豬

含有費洛蒙雄固烯酮的產品都會宣稱,它們能幫男人引誘一個毫無戒心的女人。
含有費洛蒙雄固烯酮的產品都會宣稱,它們能幫男人引誘一個毫無戒心的女人。
圖/ingimage

聽健康

00:00/00:00

▍愛的異味

人類性費洛蒙具有強烈氣味的化學物質會催化交配。昆蟲有,兩棲類動物有,哺乳類動物也有,那怎麼可能我們沒有?

人類的費洛蒙不斷在暗示空氣中正瀰漫著浪漫氣息,但幾十年來潛心研究的科學家們始終未能找出確切的答案。儘管付出巨大的努力,也有許多誘人的間接證據,雖然科學家尚未能從人體中成千上萬個分子中提取出費洛蒙。這並不代表費洛蒙不存在,只是意味著,還沒人能發現確切的化學物質,就像他們在豬、飛蛾等各類動物身上已找到的一樣。

典型的例子就是雌蠶蛾性費洛蒙,於1959年在蠶蛾身上發現的第一個費洛蒙。雌蠶蛾性費洛蒙是當下滿足性需求的絕佳例子。當一隻雌蛾渴望交配時,她只需要朝著她心儀的羅密歐釋放性費洛蒙,他就會飛過來與她交配。這正是約炮的表現。絕大多數時間裡,這適用於絕大多數的男性。

另一種費洛蒙是由公野豬生成的;但有趣的是,那存在牠的唾液中。這些毛茸茸的豬只需要走到發情的母豬面前,朝她的方向大口吐氣,當母豬聞到費洛蒙的氣息時,她會轉過身,抬高臀部,呈現在公豬面前,以便牠能騎上。用野豬的語言來說,或許更普遍代表的是:「我們來傳宗接代吧。」

想到科學家如果真的在人類身上找到有如此效力的化學物質,不知道會有什麼後果,我就不寒而慄。你很容易就能想像得到,人類會運用這樣的能力做出什麼樣的壞事。

即使人類在過去的演化過程中產生了這樣的性費洛蒙,如今它的效力肯定已經被各種互相競爭的衝動所削弱。我們已經發展成高度視覺化的生物:對於是否會與對方發生性關係,很大一部分取決於長相。而且在性決策上,我們也逐漸發展出理智與自我意識。儘管這有時候是個挑戰,但多虧了禮儀、社會輿論壓力和對法律後果的顧忌等各種考量,人類在性這個問題上,還能做到自我控制。

但即便有這些考量,碰上了真正的費洛蒙,還是很難壓制其效力。舉例來說,農夫普遍會利用豬的費洛蒙來促進人工授精,即使周圍沒有公豬也沒關係。當發情母豬聞到這個味道,她就會主動抬起臀部接受授精(有些授精者還會學公豬摩擦母豬後腿那般,讓母豬能有更多的體驗)。這個氣味–行為模式的關聯已經編寫進母豬生理反應的常規操作,就像呼吸和大便一樣,她們只是遵循神經指令罷了。

這就是費洛蒙的嚴格定義。針對費洛蒙是由何組合成,科學家們曾進行過一番語義學上的爭論,相當引人入勝(但頗為深奧);不過大多數人都同意,它是一種化學物質,或者是化學物質混合物,可以在同一物種的其他成員身上,持續引起相同反應。費洛蒙引發的情慾吸引力並沒有什麼獨特之處;它對每個人的作用都是一樣的。

因此,即便人類擁有性費洛蒙,它不會也不能只針對特定對象,讓對方覺得你是獨一無二的。這與流行文化中對「費洛蒙」一詞的運用,形成鮮明對比。在流行語中你可能會看到:「我情不自禁愛上他/她/他們,都是因為他/她/他們的費洛蒙。」而在嚴格的科學定義下,真正的性費洛蒙確實會讓某人無法抗拒那股吸引力……但基本上是對所有異性成員都產生效力。

綜合以上觀察,性費洛蒙是會激發一個物種的成員、使其行為舉止像個性愛機器的分子,那麼那些支持人類會用體味來了解對方,甚至發展出偏好的微妙證據,便與這個嚴格概念有所歧異。許多在該領域研究的科學家們,在談論其研究成果時,從未使用過「性費洛蒙」一詞。潛心研究人類化學物質傳導數十年的科學家也都會避免用這個詞來指涉,而是用「人類的化學物質線索」或「化學信號」或「社交化學信號」等來取代。因為無論何種訊息從我們身體逸散進入空氣中,傳遞到我們的鼻子裡,或許可能影響我們的決策,但並不能一言以蔽之。

為什麼大多數探詢人類費洛蒙的研究者,會關注腋窩?<br />圖/ingimage
為什麼大多數探詢人類費洛蒙的研究者,會關注腋窩?
圖/ingimage

「我們現在面臨一個問題,就是我們都同意人類身上有某種東西,但我們不曉得該如何指稱它。」

斯德哥爾摩卡羅林斯卡學院的約翰.朗德斯壯(Johan Lundström)表示,「費洛蒙這名詞的好處就是,人們會知道你在說什麼。你在路上隨意攔下一個人,他都聽過費洛蒙。但它在商業上已被徹底濫用了。而一般大眾聽到這個詞,普遍會聯想到性交。事實上在其他動物身上,費洛蒙跟交配沒什麼太大關係;它們會對交配有所幫助,或是提供一些訊息、暗示,但它們並不會引發性興奮。費洛蒙一詞已經被性玷汙了。」當你知道費洛蒙實際上有什麼作用時,很難用它來解釋我們所看到、發生在人類身上的情況。

這裡還有另一個化學問題,科學家還無法找出參與人類社交的重要分子。在蠶蛾的例子裡,科學家清楚知道是雌蠶蛾性費洛蒙這個分子;在豬身上,已知有兩種分子──雄固烯酮和雄醇。這些被認定是正統的費洛蒙,因為科學家的確在這些動物身上測量到,並且確實找到它們對動物性行為所產生的影響力。

然而在人體的諸多實驗中,很明顯有某樣東西或某些東西(也就是化學物質)漂浮在人身上,並且能被其他人嗅出,但是還無法找出這些化學物質到底是什麼。我們的汗液、以及其他體液如淚液和耳垢中存在上百種分子,它們都可能在預示某些訊息。縱然許多研究人員不斷嘗試,依然沒有人從這些體液中找出一種分子能說服大家:「毫無疑問,這就是人類的費洛蒙」

這並不是說其中沒有一些值得注意的研究。

比方說,豬的費洛蒙雄固烯酮和雄醇就經常存在人類汗液中,因此科學家們試圖探究它們是否能同樣改變其他人類的情緒或神經。但透過腦部掃描和問卷調查,僅發現極小的變化,而且只有在人類受試者聞到非常高劑量濃縮分子時,即比正常汗液中的濃度高出幾個數量級的劑量,才能看到效果。

當然,網路上兜售人類費洛蒙古龍水的賣家,所講的又是另外一回事。含有費洛蒙雄固烯酮的產品都會宣稱,它們能幫男人引誘一個毫無戒心的女人。問題是,這些產品多半只能吸引性慾高漲的母豬,而不是性慾高漲的女人。

過去數十年間關於人類費洛蒙的探究大多徒勞無功,不然就是試圖打此名號販售功效未經證實的產品。不過還是有很多該領域的研究人員抱持樂觀態度,認為終有一天能發現人類費洛蒙。對費洛蒙進行廣泛研究的牛津大學演化生物學家特里斯特拉姆.懷亞特(Tristram Wyatt)表示,人類體味最強烈的時期,還是只有在青春期;這或多或少指出,人類肯定得以某種方式運用氣味來達成性交的目的。

朗德斯壯表示:「不管是先天的、或後天習得的,我相信我們確實通過體味進行某些人際交流,並傳遞某些訊息。不管是不是費洛蒙,那都只是名稱,實際的內涵是一樣的。我認為體味是許多化合物的複雜組成,可以傳達許多訊息,包括你是否生病、你的年齡及性別。

由於這些體味主要是由腋窩散發出來,許多研究者便持續關注那個部位。普萊提曾經提到:「你上次被男人聞屁股是什麼時候?我們身為站立的生物,腋窩跟鼻子的距離很近。這也是為什麼大多數探詢人類費洛蒙的研究者,會關注腋窩。」

※ 本文摘自《汗水的奧祕:有關流汗的奇思妙想與科學探究》。


《汗水的奧祕:有關流汗的奇思妙想與科學探究》

作者:莎拉.艾佛茲

譯者:楊心怡

出版社:天下生活

出版日期:2021/12/29

《汗水的奧祕:有關流汗的奇思妙想與科學探究》書封<br />圖/天下文化提供<br>
《汗水的奧祕:有關流汗的奇思妙想與科學探究》書封
圖/天下文化提供

費洛蒙 體味 性慾 流汗

這篇文章對你有幫助嗎?

課程推薦

延伸閱讀

猜你喜歡

贊助廣告

商品推薦

猜你更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