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訊

白洋蔥、黃洋蔥、紫洋蔥,哪個甜度高?一圖看懂洋蔥營養及抗氧化能力

最新文章

more

大家都在看

more

疾病百科

more

我要投稿

內容提供合作、相關採訪活動,或是投稿邀約,歡迎來信:

udn/ 元氣網/ 醫療/ 眼部

獨家/首位接受人工電子眼移植 「為了看孩子長大」

年僅41歲的高先生是全台第一位接受人工電子眼移植的案例。記者胡經周/攝影
年僅41歲的高先生是全台第一位接受人工電子眼移植的案例。記者胡經周/攝影

「好想、好想看著孩子長大。」年僅41歲的高先生充滿期待的說,他是全台第一位接受人工電子眼移植的案例。

高先生3年前視力逐漸模糊,原本充滿孩子笑容的世界,僅剩光影,確診夜盲症。自此他的生活被打亂,封閉自己長達一年,擔心不慎撞到人被辱罵、被鄙視,內心連下樓都抗拒。四處求診換來家財散盡,直到林口長庚提出移植人工電子眼的機會,原已放棄看著孩子長大的心願,如今能夠重見光明,他說:「很期待恢復視力的那天」。

三年前,高先生一如往常開著車返家,路標漸漸模糊,原以為是近視加深,後來連前面是有人還是有車都看不清,嚇得他不敢再開車,起初就醫,醫師告知是黃斑部病變,但他的視力卻不像黃斑部病變那般發展,視野愈來愈窄,身旁站了人也沒看到。

高先生說,視力惡化的過程中,好幾次沒看到身旁的人,不小心害人跌倒,路人的白眼、辱罵讓他非常害怕,將自己禁足在家中,除非必要絕不出門,他說「我當時心想,不要外出是不想讓別人麻煩」,事實上是自己害怕別人的眼光。

高先生的視力在發現後短短三個月內惡化到全盲,原來他不只是黃斑部病變,而是同時罹患視網膜色素病變(RP),接下來的日子幾乎都在尋覓治癒的藥方,曾赴台中看中醫,買了一個月要價一萬多元的藥粉,還試過隔空感應治療,統統沒效。

他說:「我的人生總是做好安排跟計畫,這完全在我的意料之外」,他還想帶老婆小孩去賣場逛街、散步、出國,但人生卻儼然跌落谷底。他笑說,封閉自己期間,「真的哭濕了好多次的枕頭」,還好家人始終沒變,仍會碎念他、不曾在他面前哭過,他轉念一想:「反正都已經瞎了何必管他人的眼光」,漸漸重拾與家人的關係。

高先生說,當林口長庚的黃奕修醫師提出移植電子眼法時,他一口答應,「當下只想到我終於能再看見我的孩子了」,就算安裝後不能反悔、只能安裝單眼,視力最多只能有零點零一、界僅剩黑白兩色,甚至視力的成像會像是馬賽克,但只要能捕捉到孩子的一點影子「這就足夠了」。

高先生3月23日開刀植入電子眼晶片後,兩周前出院,接下來得進行為期半年的復健,他說,很期待10月以後的自己能看到什麼樣的世界,也希望能快一點工作,再次撐起這個家。

黃斑部病變 夜盲症

這篇文章對你有幫助嗎?

課程推薦

延伸閱讀

猜你喜歡

贊助廣告

商品推薦

猜你更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