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文章

more

大家都在看

more

疾病百科

more

我要投稿

內容提供合作、相關採訪活動,或是投稿邀約,歡迎來信:

udn/ 元氣網/ 醫療/ 眼部

義眼師一筆入魂 送出希望34載

徐明芳製作義眼,都是一筆一畫描繪,成品與患者的另隻眼極為相似。他曾以義眼技術,幫助棄嬰重拾人生。<br />記者陳雨鑫/攝影
徐明芳製作義眼,都是一筆一畫描繪,成品與患者的另隻眼極為相似。他曾以義眼技術,幫助棄嬰重拾人生。
記者陳雨鑫/攝影
台北長庚醫院內有間特殊辦公室,一開門充斥著機械,膠水、模具、畫筆,猶如一間小工廠。這是長庚「義眼師」技師打造希望的神祕角落。在義眼室裡,六十二歲義眼師徐明芳正在為義眼最後修整,瞳孔大小、虹彩色澤、血絲分布,都與真的眼珠維妙維肖。

徐明芳製作義眼,都是一筆一畫描繪,成品與患者的另隻眼極為相似。他曾以義眼技術,幫助棄嬰重拾人生。<br />記者陳雨鑫/攝影
徐明芳製作義眼,都是一筆一畫描繪,成品與患者的另隻眼極為相似。他曾以義眼技術,幫助棄嬰重拾人生。
記者陳雨鑫/攝影
徐明芳一年要服務三千多位病患,為摘除眼球的眼窩,塑造出義眼,讓外人不覺有異。他原本是塑膠門窗設計工程師,陰錯陽差踏入義眼行列,入行卅四年,如今他已是全台年資最深的義眼師。

徐明芳說,製作義眼是由壓克力樹脂,先由眼睛的虹片開始製件,形狀都是用手塑型,瞳孔的紋路就是用美工刀慢慢割成,眼白部分會有的血絲,則使用毛線黏製,最後再鋪上一層樹脂進行磨光,義眼就完成了。

徐明芳說,義眼就像是給人重生的機會,一片義眼的製作雖然耗時費工,患者卻能免除社會壓力。一想到此就讓他動力十足,一做就做了卅四年。

過去他曾用義眼,拯救過一名棄嬰,那名小男孩在國外的家庭安心長大。廿多年前這名棄嬰右眼病變,他在路邊被發現時,眼球突出,模樣極為嚇人,發現人還找葬儀社來處理。葬儀社接手後,男嬰還有氣息,葬儀社將他放了一夜,準備隔天準備收屍,但男嬰命大,葬儀社才送他到社福機構。

徐明芳說,經過醫師開刀後,男嬰原可能跟虎克船長一樣戴眼罩,但社福機構希望孩子不要因外表被人唾棄,請當時全台唯一的義眼師徐明芳製作義眼;男嬰後來被國外家庭領養,現在已經在讀大學。

徐明芳說,他原本任職台塑集團設計塑膠門窗,才做三年,因組織整併,調到集團長庚醫院協助眼科成立義眼室,「什麼都不會,當時嚇得半死」。他還到日本與義眼大師水島太吉學習。

徐明芳說,長庚醫院即將要引進3D列印,未來義眼師一職可能會消失;但他能再做多少,就做多少,希望能在退休前,幫助更多有需要的患者。

徐明芳製作義眼,都是一筆一畫描繪,成品與患者的另隻眼極為相似。他曾以義眼技術,幫助棄嬰重拾人生(圖)。<br />陳雨鑫翻攝
徐明芳製作義眼,都是一筆一畫描繪,成品與患者的另隻眼極為相似。他曾以義眼技術,幫助棄嬰重拾人生(圖)。
陳雨鑫翻攝

眼球 3D列印

課程推薦

延伸閱讀

贊助廣告

商品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