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文章

more

大家都在看

more

疾病百科

more

我要投稿

內容提供合作、相關採訪活動,或是投稿邀約,歡迎來信:

udn/ 元氣網/ 醫療/ 精神.身心

病患找乩童進加護病房以為會被罵 阿金醫師曝結局超展開!

「請乩童來病房探病、隨身攜帶護身符、讓病喝符水」,對於各式各樣的民俗療法,一般醫師通常都會拒絕病患家屬沒有醫學根據的請求,認為這些行為「很迷信、很無知」,且會覺得自己的專業被挑戰、不被信任。

但面對這樣的請求,奇美醫院加護病房主治醫師陳志金卻抱持的不同的態度,在臉書上分享他的觀點,認為在替病人診治時,除了醫學的專業,宗教信仰也是有它的療效。

陳志金認為,若這些行為在不影響身體健康的前提下,與醫師的醫學治療同時進行,同樣都能對病人與家屬進一份心力,那這樣的事情有何不可?

神明的事情,陳志金認為信仰有「關懷」與「心靈的療癒」的力量;很多時候,因為彼此不瞭解、不信任,我們總是很快的選擇站在對立的立場。卻常常忘了,我們其實目標是一致的:都是為了病人好、都想安撫家屬的心靈,只是我們努力的方式不一樣而已。

所以,為什麼不能與他們成為伙伴,互相包容呢?一同安撫病人與家屬的心靈、陪伴他們共同對抗人類的疾病與生命無常。

圖/ingimage
圖/ingimage

家屬要求請乩童來病房

「陳醫師,我有個不情之請,我媽媽說,明天想要請乩童來看看,不知道可不可以?」

他非常小心翼翼的問,深怕會觸怒我似的,畢竟,誰會跟醫師說,他要找乩童來幫忙啊!搞不好會被轟出去!

「當然可以!」我不假思索的回答。

他顯然被我的回答嚇了一跳!

「謝謝醫師!不好意思啊!我有勸媽媽,但是,她就是想要再試試看。」

「我知道,這是媽媽的心意,我們就順著她的意思!沒問題的。」

病人的病況非常的不好,恐怕不能再維持幾天了,對我來說,現在更重要的是:「救家屬」。能夠讓家屬安心的,能夠讓他們盡一份心力的,為什麼不行呢?

符水,其實就是「家屬的祝福」

從一開始,我們就有主動讓媽媽帶廟裡求來的符和符水來使用。

有些醫師會說不行,那有「毒」(是有多毒啊?) !那很髒!(是有多髒啊?)

對我們來說,符水只是「碳灰」,沒什麼大不了的事。(中秋節烤肉,大家不是吃很多嗎?)

一般醫師會拒絕,其實,打從心理是覺得這些東西「很迷信、很無知」、而且會覺得自己的專業被挑戰、不被信任。

而我呢?就平常心看待:這只是家屬的一番心意、他們也想要盡一份力量而已,並非對我們的不信任。

我認為,符水最好的說法,其實就是:「家屬的祝福」

我們和家屬一起努力對抗疾病,有什麼不好呢?

乩童也是伙伴,與醫師一同安撫家屬的心靈

隔天,來了好幾位家屬,可是,我沒有看到「期待中」的乩童出現。

我:「今天不是要找乩童來嗎?」

他用手指了一下床邊的一位年輕女性。

這完全顛覆了我對乩童的刻板印象!但是,我依然能夠感受到她的「氣場」。

我用眼角餘光看了一下她正在施法的手勢,然後趨前去向她自我介紹。

「你好!我是陳醫師,我向您說明病人的現況…」

我向她說明了病人目前危急的病情、以及非常不樂觀的預後。

她的眼神和我接觸之後,微微的點頭表示瞭解。 

我想她心裡一定很納悶,以往去加護病房作法,也都是偷偷摸摸的進行,還要喬裝成家屬,而且,經常還會遭受到醫療人員異樣甚至不屑的眼神。

怎麼現在這位醫師,竟然還會主動的來和她說明病情,簡直太不可思議了!

「那就拜託妳了,謝謝」

什麼?我竟然還拜託她?還跟她說謝謝?有沒有搞錯啊?

我當然要謝謝她,對我來說,她也是我們的「伙伴」,就像是前來協助「會診」的醫師一樣。我要向她清楚的交待「病情」,她才「知道」要如何「幫忙」,不是嗎?我以前就很常寫「會診單」,讓家屬帶去找神明。

我從她的眼神確定,她有聽懂我的話。

然後,我就不打擾她了,我站在遠處觀看。

接下來,我被眼前的景象嚇呆了!

她手腳比劃、口中唸唸有詞之後,轉頭向媽媽和太太講了幾句話,就突然給媽媽一個深深的擁抱、也給太太一個擁抱!

護理師後來轉述說,她向太太說:「我上有老下有小,是放心不下,但是,也不想回來了,回來也是這樣躺著,很辛苦!也會讓你和媽媽辛苦!你要想清楚,我們夫妻同心!」(就是先生對太太的口吻在說話)

原來,這兩個大大的擁抱,是乩童代替病人執行的

接著,她就很虛弱的倒下(應該是退駕了?),需要旁人攙扶她出去。

那當然,她剛剛應該是消耗了很大的元氣,還滿頭汗水,真的辛苦她了!

我由衷的佩服她的專業和敬業,更感謝她的幫忙!

謝謝她展現了對家屬的「關懷、同理」,也療癒了家屬的心靈,她真的是一位非常「稱職」的乩童!

乩童當然也可以是我們的伙伴,你說不是嗎?

我應該要跟她要一張名片的。

課程推薦

延伸閱讀

贊助廣告

商品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