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訊

天熱一直流汗,4族群身體容易飄臭味!除臭8招,保持心情愉快竟也有幫助

最新文章

more

大家都在看

more

疾病百科

more

我要投稿

內容提供合作、相關採訪活動,或是投稿邀約,歡迎來信:

udn/ 元氣網/ 醫聲/ 慢病防治

2030消除愛滋/愛滋病患長得像你我 電影戲劇來說愛滋故事有助減歧視

圖/成功大學護理學系教授柯乃熒
圖/成功大學護理學系教授柯乃熒

檢測不到愛滋病毒就等於不具傳染力的「U=U」(Undetectable =Untransmittable),國際間早在2010年就開始推動,但當時仍有道德上的疑慮,一直到2016年有大型研究數據發表,才被醫界認可。但實際上這個理論早在1992年避免母子垂直感染上得到印證,當時約有30位愛滋媽媽經過治療後,沒有一位新生兒是有被感染,這就是原始版的U=U。

一路參與愛滋政策研擬的成功大學護理學系教授柯乃熒指出,在臨床上,很早就發現有很多正負感染者(一位有感染、一位沒感染),證明愛滋感染者好好治療,其伴侶是不會被感染;早年在研究如何避免寶寶被愛滋媽媽感染時,就已證實只要好好治療,就能避免母子垂直感染。

一個新知識要挑戰舊思維,確實需要使用蠻荒之力才有可能達成。柯乃熒認為,年輕人接受愛滋病新知識是較長者來得快;但也必須讓高風險年輕人知道,愈早治療可以愈快達到測不到病毒,生活就愈不受影響,國外甚至已有零星個案治療後痊癒,顯示經規則性治療,未來是有機會可清除病毒。

至於要如何降低社會帶有歧視眼光的環境?個案故事分享是最好方式。柯乃熒只要去進行愛滋演講,就會帶著個案現身說法,讓大家看看愛滋病患者可以「過」得怎麼樣,他們不是方的,也不是扁,更不是刻板印象中的外表柔弱或娘娘腔。

柯乃熒曾在一次演講的場合,被一位校長這樣問:「請問愛滋病患者長怎樣?」當時柯乃熒就直接說:「沒有不一樣,跟您差不多!」當然,為了避免尷尬,柯乃熒也指著旁邊一名壯碩的師長說:「我也看過跟您一樣魁梧的個案。」

<br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片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片

目前我國教育體系都已將多元性別教育、愛滋病宣傳納入課綱,柯乃熒認為,現在需要被教育的反而是有些長輩及師長,而課堂上不能再使用舊教材,教育場域也不只在課堂上,反而要利用多元媒體管道,把個案故事拍成電影或影集,是最快速傳遞正確訊息的方式。像是最近已有電影或電視劇將COVID-19疫情融入劇情,而愛滋病從沒有藥醫到已成慢性病,更是影片極佳素材。

聯合國希望在「2030年消除愛滋」,也列出需達成目標,但國內現今立即要做的事,就是《人類免疫缺乏病毒傳染防治及感染者權益保障條例》21條除罪化,及降低愛滋病感染人數。

柯乃熒表示,雖然除罪化要修法困難重重,但是去年底,官方與民間團體終於達成共識,重新定義危險性行為,將U=U的精神納入,就是病毒量測不到的情形下,不見得有重大傳染風險,讓經過治療不具傳染性的病患與伴侶發生性行為時,不再因為「明知自己感染,隱瞞他人發生性行為染病」而變成重罪嫌疑人。

愛滋病患 愛滋病毒 性行為

這篇文章對你有幫助嗎?

課程推薦

延伸閱讀

猜你喜歡

贊助廣告

商品推薦

猜你更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