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訊

一圖看懂大腸鏡需多久做一次?應從幾歲開始做? 醫:3大高危險族群需當心

最新文章

more

大家都在看

more

疾病百科

more

我要投稿

內容提供合作、相關採訪活動,或是投稿邀約,歡迎來信:

udn/ 元氣網/ 名人/ 黃軒

急診醫替患者插管染疫 醫嘆「與死神最短的距離」

黃軒

圖為急診室醫護示範如何為患者插管。記者趙容萱/攝影
圖為急診室醫護示範如何為患者插管。記者趙容萱/攝影

緊急替COVID-19病患插管,「與死神最短的距離」

看到急診醫師替患者插管染疫的新聞,頓時想起了,台灣之前在抗SARS期間,有1名醫師在2003年4月28日晚上值班時,為救治林姓婦人,因不知林婦是SARS病患,只簡單戴上一般外科口罩和手套,便為林婦緊急插管,臉部還被吐出的穢物噴到,不幸感染SARS奪命,他得年僅28歲!

一般民眾不知道,當醫療人員正在執行緊急插管,其實和病患一樣一起貼近到了「死神」身邊……

黃軒醫師說:COVID19 空氣傳播,緊急插管,醫護人員也危險

在電視節目中,我似乎有曾說「我們是在一堆病毒跳躍圍繞下,用醫療使命,搶救了陌生人的生命」!

故在此,先謝謝曾一起陪我on endo(插管),CPR(急救)的護理師、呼吸治療師、住院醫師……所有醫療人員,在多少的醫療歲月中,當我們在急救一個陌生人的生命,卻是如此「接近死神的距離」的現場。

早在去(2020)年4月份,國際期刊JAMA《美國醫學會雜誌》的研究(JAMA.2020;323(20):2027-2028. doi:10.1001/jama.2020.6627)顯示,研究人員模擬在緊急情況下,在病人緊急插入呼吸管過程中,病人反射地咳了兩次,看看共計8名醫護人員(2名醫生,6名護理師)被病人飛沫、還有那些懸浮在空氣中的冠狀病毒微小顆粒(氣溶膠顆粒)沾到的情況如何?

這個試驗發現,8人中有7人,經過了經急插管後,被咳嗽噴出的飛沫點沾到他們曝光的「皮膚」上,6人有飛沬噴到他們的「脖子」,有1人「耳朵」被飛沫噴到。

所有8位參與緊急救援的醫護人員,「頭髮」皆有沾到飛沫,有4人「鞋子」也中標。

我們知道,只要咳嗽一次,噴飛的病毒量至少達「20,000隻病毒」!

在病房中,很多病人在遇到緊急插管,都會有反射動作的咳嗽,肯定不會只有1-2次……還有那些懸浮在空氣中的冠狀病毒微小顆粒(氣溶膠顆粒),更是密集包圍著所有醫療人員周圍。

其實,當醫療人員緊急插管,就是和病患一樣,一起靠近了死亡最近的地方……

依WHO建議,我們醫護人員在替COVID-19病人插管,需要穿上「N95囗罩」、「護目鏡」、「手套」和「隔離衣」,但「頭罩,防護罩、鞋套及隔離脖圍」,並沒在WHO例行的配備上。

國際期刊JAMA《美國醫學會雜誌》研究(JAMA.2020;323(20):2027-2028. doi:10.1001/jama.2020.6627)提醒,醫療人員要注意他們身體其他地方,因緊急急救後會被飛沬沾到、那些懸浮在空氣中微小顆粒,緊密包圍下仍然會沾到……「脖子」、「耳朵」、「頭髮」、「鞋子」、「皮膚」。

故建議除了:

1.「N95囗罩、護目鏡、手套和隔離衣」

2.也都得用「頭罩,防護罩、鞋套及隔離脖」

這些全套在急救的PPE配備,對COVID-19飛沫、氣溶膠顆粒防護才有效!

再次謝謝曾一起陪我on endo( 插管)、CPR(急救)所有醫療人員。

我們當下執行緊急插管,真的太貼近「死神」了……但是醫者們,依然是「義無反顧」啊!

<br />圖/黃軒醫師提供

圖/黃軒醫師提供

※本文由黃軒醫師博士 Dr Hean Ooi MD MM PhD授權提供,未經同意,請勿任意轉載,原文請點此

插管 急救 醫護人員 新冠肺炎

課程推薦

延伸閱讀

贊助廣告

商品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