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訊

「如果永遠不會好怎麼辦?」前科技部長陳良基辭官全職照顧憂鬱症妻!用科學方法守護妻子

最新文章

more

大家都在看

more

疾病百科

more

我要投稿

內容提供合作、相關採訪活動,或是投稿邀約,歡迎來信:

udn/ 元氣網/ 新冠肺炎/ 周邊故事

專訪鐵人部長/細數陳時中的一天 每天只睡3小時

說到「鐵人部長」一天,陳時中每天凌晨一兩點睡覺,清晨五點多起床後,先打開電視、看看LINE訊息,想一想今天可能會遇到哪些問題,寫下所有待處理事件,並發送訊息給指揮中心相關人員。

記者許正宏/攝影
說到「鐵人部長」一天,陳時中每天凌晨一兩點睡覺,清晨五點多起床後,先打開電視、看看LINE訊息,想一想今天可能會遇到哪些問題,寫下所有待處理事件,並發送訊息給指揮中心相關人員。 記者許正宏/攝影

順時中、逆時中,這是目前最夯的時事用詞,而指揮中心指揮官陳時中也是許多小朋友、青少年口中最和藹可親的「阿中部長」,接受專訪時,他透露指揮中心成立後是如何度過每一天,事實上,平均一天只睡三個小時。                  

十七年前,台灣爆發SARS,當時抗煞總指揮官李明亮曾說,壓力沈重,必須服用安眠藥物才睡得著。這次新冠疫情影響更是深遠,李明亮擔心指揮官陳時中也會跟他一樣,必須藉助安眠藥物入眠。

陳時中在得知老長官的關心,相當開心。他說,「這幾個月來很好睡」,因為自己是個很實際的人,只會面對可以避免的事情,自己做得到、可以處理的事,至於無法避免的事,就交給老天爺,就不會花腦筋去想,所以就不會睡不著。

例如,前些日子,許多專家都提到無症狀感染者對於防疫所造成的威脅,但如果社區裡真的出現無症狀感染者,那指揮中心又能做些什麼?陳時中說「想這個,根本沒有用。」

抗煞時期,他時任牙醫師公會代表,為了牙醫診療給付縮水一事,傷透腦筋,想不出解決方法,一天夜裡回到家,就躺在客廳地板上,放鬆身體,認真思索著,不料,想著想著就睡著了,妻子半夜起床,看到他大字形的睡姿,也覺有趣。

喜歡在聚會時小酌,之後手拿麥克風,高歌一曲,熟識陳時中的人都知道他是性情中人,個性豪爽,有話直說,講話不拐彎抹角,這次指揮防疫作戰時,也是如此,行事作風超實際,他說,「不能想太多事情,否則就睡不著」

不過,現在疫情平穩,他就算想唱歌,似乎也無能為力,因為在防疫初期,他突然倒嗓,嚴重「燒聲」,那時出席指揮中心記者會時,聲音沙啞,有如嚴重感冒,不少記者擔心他身體狀況,甚至建議他接受病毒檢測。

至於防疫指揮官、「鐵人部長」一天的行程,陳時中說,每天凌晨一兩點睡覺,清晨五點多起床,先打開電視、看看LINE訊息,想一想今天可能會遇到哪些問題,寫下所有待處理事件,並發送訊息給指揮中心相關人員。

七八點到了辦公室,開始看報表,參加會議,並準備下午記者會可能會被問到的時事題,陳時中說,記者提問內容繁雜,許多超出他的想像,只能即席反應。

結束指揮中心記者會,又接著是一連串會議,有時晚間還至各醫院或檢疫所實地視察,通常回到家已是深夜,他說,疫情嚴重時,雖然忙碌,但時間過得很快,也習慣了這樣的生活步調。

專說到「鐵人部長」一天,陳時中每天凌晨一兩點睡覺,清晨五點多起床後,先打開電視、看看LINE訊息,想一想今天可能會遇到哪些問題,寫下所有待處理事件,並發送訊息給指揮中心相關人員。

記者許正宏/攝影
專說到「鐵人部長」一天,陳時中每天凌晨一兩點睡覺,清晨五點多起床後,先打開電視、看看LINE訊息,想一想今天可能會遇到哪些問題,寫下所有待處理事件,並發送訊息給指揮中心相關人員。 記者許正宏/攝影
說到「鐵人部長」一天,陳時中每天凌晨一兩點睡覺,清晨五點多起床後,先打開電視、看看LINE訊息,想一想今天可能會遇到哪些問題,寫下所有待處理事件,並發送訊息給指揮中心相關人員。

記者許正宏/攝影
說到「鐵人部長」一天,陳時中每天凌晨一兩點睡覺,清晨五點多起床後,先打開電視、看看LINE訊息,想一想今天可能會遇到哪些問題,寫下所有待處理事件,並發送訊息給指揮中心相關人員。 記者許正宏/攝影
說到「鐵人部長」一天,陳時中每天凌晨一兩點睡覺,清晨五點多起床後,先打開電視、看看LINE訊息,想一想今天可能會遇到哪些問題,寫下所有待處理事件,並發送訊息給指揮中心相關人員。

記者許正宏/攝影
說到「鐵人部長」一天,陳時中每天凌晨一兩點睡覺,清晨五點多起床後,先打開電視、看看LINE訊息,想一想今天可能會遇到哪些問題,寫下所有待處理事件,並發送訊息給指揮中心相關人員。 記者許正宏/攝影

新冠肺炎 SARS 無症狀感染者

這篇文章對你有幫助嗎?

課程推薦

延伸閱讀

猜你喜歡

贊助廣告

商品推薦

猜你更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