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文章

more

大家都在看

more

疾病百科

more

我要投稿

內容提供合作、相關採訪活動,或是投稿邀約,歡迎來信:

udn/ 元氣網/ 養生/ 心理學解密

當媽媽說「菠菜是好吃的」時 她是在談論什麼嗎?

說「菠菜是綠色的」,是對它的客觀屬性進行描述;說「菠菜是好吃的」,則是把個人的觀點,當作事物的客觀屬性。<br />圖/ingimage
說「菠菜是綠色的」,是對它的客觀屬性進行描述;說「菠菜是好吃的」,則是把個人的觀點,當作事物的客觀屬性。
圖/ingimage

當媽媽說「菠菜是好吃的」?!

科學家海因茲‧馮‧福爾斯特能幫助我們理解這些話語的毒素在哪裡。他在他的一本著作中描述過,我們人生中遇到的第一個女性控制者是說著「菠菜很好吃」的母親。這句話是有毒的話語的一個絕佳例子。事實上,菠菜不是好吃的,而是綠色的。

說「菠菜是綠色的」,是對它的客觀屬性進行描述;說「菠菜是好吃的」,則是把個人的觀點,當作事物的客觀屬性。

這意味著我們的母親是壞人嗎?當然不是!雖然她們的表達在語法上,或者說在句法上有缺陷,但她們這麼說,只是希望我們能嚥下這碗綠色的菠菜湯。

當有人告訴你「你是一個變態」、「你是一個病人」、「你是一個瘋子」等等的時候,情況也是如此。這些客觀描述其實是兩人之間關係的產物。只有當客觀描述和關係產物之間區別明顯時,這些描述才算得上是話語控制。

這類話語控制非常普遍,為了個人的身心健康,很有必要學會識別它。它涵蓋了很多種情況,可能出現在伴侶之間,也可能出現在家庭內部。在這些情況中,有人會帶著斷然,甚至激烈的口吻,說著「你是個卑鄙小人(或者無恥之徒)」這樣的陳腔濫調。

也就是說,他用了一個形容詞來定義一個人的品質,而這個定論實際上是他和描述對象之間關係的產物。

沒有人純粹是卑鄙的(或者說比較少)、控制欲強的、變態的、暴力的、柔情的、善良的,或是慷慨的。只不過,我們在某段關係中會展現出這樣或那樣的一面,而在另一段關係中,則會展現出不同的一面。

因此,問題不在於菠菜究竟好不好吃,問題是動詞「是」被用來使人相信,它所描述的是菠菜內在固有、不可更改的性質。

這句話的毒素就在這裡:我們可以說菠菜是綠色的,但我們不能說它是好吃的。只有真的認為菠菜好吃的人,以及在特定的情況下,想要讓小孩子嚥下菠菜的人,才會說菠菜是好吃的。這樣做的問題在於,他們在吞下菠菜的同時,也接受了一種錯誤的論證,並可能在將來使用同樣的論證。

這句話的毒素就在這裡:我們可以說菠菜是綠色的,但我們不能說它是好吃的。<br />圖/ingimage
這句話的毒素就在這裡:我們可以說菠菜是綠色的,但我們不能說它是好吃的。
圖/ingimage

利用已經建立的關係,損耗、麻痺對方,使對方內疚

這類話語控制在伴侶之間表現為:「你是個病態自戀者」;在家庭中表現為:「你是個壞父親(或兒子,或母親等等);在精神病學領域表現為:「你是一個雙相情感障礙患者、憂鬱症患者、自閉症患者、思覺失調患者(多項可選)。」這些話的危害相當大,因為這種虛假的客觀性,把在某段關係中產生的個人意見,包裝成了絕對肯定的客觀事實,而這種絕對,肯定通常只涉及無生命的物體。

在這裡,要感謝普通語義學的創始人、哲學家阿爾弗雷德‧科日布斯基(Alfred Korzybski),他告誡我們,要小心動詞「是」的濫用。他認為這個動詞擾亂了人的思維。兩個人的真實關係,雖然在這個動詞中得以體現,但在現實中,卻不是完全如此。

動詞「是」的使用,如「他是,或者你是如此這般」,應該被理解為:「這個人認為我『是』這樣的,另一個人可能並不這麼認為。這些話不是對我進行價值判斷,而是向我傳遞某種資訊,目的是利用我們之間已經建立的關係來損耗我、麻痺我,使我內疚。」

※ 本文摘自《有毒的話語:親密關係裡的話語控制》。


《有毒的話語:親密關係裡的話語控制》

作者:羅伯特‧紐伯格

譯者:楊燕萍

出版社:寶瓶文化

出版日期:2021/01/06

《有毒的話語:親密關係裡的話語控制》書封。

圖/寶瓶文化提供

菠菜 憂鬱症 自閉症 精神疾病

課程推薦

延伸閱讀

贊助廣告

商品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