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訊

怎樣的咳嗽可能是嚴重疾病的徵兆?引發咳嗽6大原因,出現這些狀況應就醫

最新文章

more

大家都在看

more

疾病百科

more

我要投稿

內容提供合作、相關採訪活動,或是投稿邀約,歡迎來信:

udn/ 元氣網/ 性愛/ 愛情診療室

乳溝、細腰、長腿……當交友對象被簡化為身體特徵意味著什麼?

視覺評價的這三個屬性(快速、片面性與二分法)已透過Tinder等應用程式進一步被正式化和制度化,並將人轉變為被消費的形象。<br />圖/ingimage
視覺評價的這三個屬性(快速、片面性與二分法)已透過Tinder等應用程式進一步被正式化和制度化,並將人轉變為被消費的形象。
圖/ingimage

▌評價

正如阿克塞爾.霍內斯所主張的,「認知」(recognition)具有兩層意義:其一是知覺性的(看見某人、注意到某人的存在),其二是象徵性的(須經一番努力才能弄清他人的社會地位和價值)。對於霍內斯而言,第一種比第二種重要,前者甚至是後者的先決條件。然而,知覺識出(perceptual recognition)不僅僅是一種知覺行為而已。注意到他人的存在須取決於歷史上可變的道德及認知工具。人格和社交關係的視覺化確實需要新的理解與感知模式,而這反過來又會深刻地影響認知。評價即是影響認知這一感覺行為的一種理解方式。

越來越多人認為,評價是現代互動重要的認知和社交的特徵,主要透過正式的測驗而被教育體系與企業所用。評價也是關心估量、績效與生產力的官僚機構工具。但是,它目前已成為擴展到媒體的普遍社會活動(例如真人實境秀),並透過「讚」和「分享」鍵蔓延到社交網絡。實際上,如果不把評價視為社會和技術活動上的一種關鍵作用,我們就很難思考社交媒體。評價是內建在網路平臺上的,但在企業和學校中也獲應用。評價已成為行為者認知定位的一個普遍方式,與價值的認知相呼應,而且行為者雖是評價者,同時也以與他們本身作為圖像消費者的相同方式受人評價,並將自己轉變為他人凝視的圖像。人格的性化將邂逅轉變為視覺評價的執行。由於視覺評價具有許多關鍵認知力的特徵,因此對於關係締結和解除的方式具有影響。

視覺化彷彿用上了快照功能,讓人得以即時做出評量;對象通常在幾毫秒的時間內就可以被感知並且受到視覺評量。正如認知心理學家所發現的,視覺評量是一種「既快速又儉省」的識別行動,它只依靠少量的訊息就可以形成對某類對象的偏好。由於視覺評量的速度極快,行為者傾向重視傳統上普遍被大家所接受的魅力特徵,因為這些特徵已在媒體圖像和時尚產業中被組合成一套標準(乳溝、窄腰、長腿、金髮、皮膚白皙光滑、體型纖細等)。因此,視覺評價往往會偏好那些最接近標準典範和魅力形象的人,而將不具這些條件的人拒之門外,從而造成大量缺乏吸引力的人。

視覺評價的快速特質也使性的評價成為社交互動中相對較片面、較缺互動的事。視覺評價與要求象徵性和社交交流的認知正好相反,因為前者原則上可以在沒有任何重要互動的情況下進行,而且可以片面為之。它由評價者的目光作為介導,由評價者自己決定誰有吸引力、誰沒有吸引力。

視覺評估的第三個特徵再一次與它的速度有關,因為它將價值的屬性轉變為一個二元的過程:一個人要嘛「火辣」,要嘛不「火辣」,要嘛吸引人,要嘛不吸引人。就像一位四十一歲的以色列男記者丹(Dan)所說的:「每次我遇到一個女人時,我立刻知道自己是不是想吻她。」這種二元分類又一次建立在媒體圖像的常態評價方式上,而這些圖像將「女人味」和「陽剛氣」(相對比較次要)定義為性吸引力和性感的標準。

視覺評價的這三個屬性(快速、片面性與二分法)已透過Tinder等應用程式進一步被正式化和制度化,並將人轉變為被消費的形象。的確,Tinder的主要技術創新恰恰在於實現高速以及二元特性(大家都知道的「向右滑或向左滑」)。這種情況令視覺評價具備了第四個屬性,而令其實現的正是網際網路技術,因為它的速度有利於更大量的互動機會。「向右滑或向左滑」需要一種純粹基於視覺的快速評價方式,讓人能夠快速選擇以及快速互動,因此能更有效對上尋找性伴侶的人的胃口。Tinder加重了視覺評價的快照特徵,而這是透過辨認出那套已被完善組合成魅力特徵的標準來實現的,並且具有區分的效果(要嘛「火辣」,要嘛不「火辣」)。人簡化為肉軀,而那能行動、會說話的肉軀又變成了靜止圖像或是快照,而評價的舉措就成為瞬間估量出某一靜止鏡頭的行為,進而落實為精準、快速和區分性質的「要」或「不要」,也因此在性人格視覺化和技術兩者之間形成了無縫的和諧。

凡妮莎(Vanessa)是出生於奧地利的一位行銷公司的創意文案。她住在倫敦,現年三十二歲。她提供我們一個範例,讓我們看到性人格的可視覺化為何特別適合網際網路技術:

凡妮莎: 我在柏林的幾位朋友以前沒有使用Tinder的習慣,但現在他們都使用了。

採訪人: 妳本身會使用Tinder嗎?

凡妮莎: 喔,當然會。

採訪人: 妳能向我描述一下Tinder上典型的互動情況嗎?

凡妮莎: 妳可以先瀏覽其他人的個人資料。妳其實不會喜歡他們大多數人的臉。手指向左滑的感覺其實很有趣。妳用這個動作來對付那些看起來霸道的、傲慢的或愚蠢的男人嘴臉其實很棒。

採訪人: 但妳總有看上眼的吧?

凡妮莎: 當然。

採訪人: 那麼接下來會怎樣?

凡妮莎: 那妳的手指就向右滑囉,如果他們也向右滑,我們就可以開始聊天,互傳文字。一般來講,交談很快就會扯到性的問題。

採訪人: 比方說?方不方便告訴我呢?

凡妮莎: 哦,沒問題!過程大概是這樣的:「嗨!想不想見個面?」「好啊!」「告訴我,你有什麼打算?」妳的回答通常會帶有性暗示。「我突然很想要。我十分鐘內可以在(酒吧名稱)和你見面,我真的很想要。」如果妳真想讓男人把持不住,不妨再加一句:「我想好好吹你一下。」

採訪人: 妳說這是見面之前進行互動的一種正常、標準的方式嗎?

凡妮莎: 是的。完全正常。誰都認為這沒什麼大不了的。我的意思是,這不就是妳為什麼要認識對方的原因嗎?

Tinder將性對象定位為一個圖像,並將互動建立在視覺評價的二元機制上,亦即選擇或不選擇,向右滑或向左滑。性圖像可在多種技術平臺和社交媒體中傳播,以便受人評價。例如,「用手機發送色情照片或色情簡訊」(sexting)的做法,已經成為一種非常普遍的交流方式,這代表了性、視覺性、技術和評價之間的交互作用。

視覺評價的普遍化創造出標竿化(benchmarking)的過程,這使人聯想到公司企業的做法。

標竿管理是管理階層用來改善自己部門或組織營運的技術。……該技術由兩個部分組成:衡量組織關鍵營運項目的表現和效率,然後將其與其它組織的最佳績效進行比較,以便鎖定需要改進的領域。

標竿管理需要有意識與無意識地參照某個標準(性能或是美感等),以及拿出評比的心態(將評估對象與其它對象進行比較,同時期望進一步的優化)。性的標竿化也被網路文化放大了、體制化了,這就好比網路用戶(職場的或是個人的)會努力美化自己的簡歷以及自我介紹來增加吸引力。Tinder透過魅力指數的運算為用戶進行配對,從而將迷人身體的視覺市場交付給某種標竿管理的形式,而這種形式又因演算法的運用而更趨完善。視覺自我既已成為一種在社交網絡上展示自我的首要方式,那麼在社交媒體上傳播的視覺自我已然成為(套句《紐約客》某評論員的話)「折磨人的理想化形式」。我相信,這是時下人家普遍用手機發送色情照片或色情簡訊進行交流的原因之一,我們可以將其視為評價性身體並且受人評價的做法。

※ 本文摘自《為什麼不愛了:更多自由卻更少承諾,社會學家的消極關係報告》。


《為什麼不愛了:更多自由卻更少承諾,社會學家的消極關係報告》

作者:伊娃.易洛斯

譯者:翁尚均

出版社:聯經出版

出版日期:2021/12/30

《為什麼不愛了:更多自由卻更少承諾,社會學家的消極關係報告》書封 <br />圖/聯經出版提供
《為什麼不愛了:更多自由卻更少承諾,社會學家的消極關係報告》書封
圖/聯經出版提供

性伴侶 社交生活

課程推薦

延伸閱讀

贊助廣告

商品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