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訊

趾甲邊緣紅腫是怎麼了?皮膚科醫師盤點常見指甲問題,變藍紫色可能是1疾病

最新文章

more

大家都在看

more

疾病百科

more

我要投稿

內容提供合作、相關採訪活動,或是投稿邀約,歡迎來信:

udn/ 元氣網/ 焦點/ 杏林.診間

醫病平台/曲徑通幽:醫學哲學課的師生同行

醫病平台

醫病平台

醫學哲學的課堂上、老師與學生一同閱讀、辯論,互相信任,願意傾訴。課堂的示意圖,圖片來源:ingimage。
醫學哲學的課堂上、老師與學生一同閱讀、辯論,互相信任,願意傾訴。課堂的示意圖,圖片來源:ingimage。

聽健康

00:00/00:00
編者按:本週又輪到陽明交通大學醫學系的師生談他們在醫學人文的教與學的心得。五位一年級醫學系學生敘述他們學到如何帶入「現象學」的方法思考,藉由這樣的反覆練習、摸索,不只學到了概念,更能夠將這融入生活的實際應用,以理解自己和他人的生命經驗,而能發揮同理心,更了解病人與家屬身心的需求。

想看本文

一位旁聽的研究生以她本身歷經重症的診斷與治療,飽受身體與心靈的考驗,在這「現象學」的上課學會了接受自己的病,並且親眼看到年輕的醫學生的熱烈討論而深受感動。

想看本文

教授這堂課的老師如詩如畫地描繪出她上課的用心,以及期待學生應用所學,增加對病人與家屬的了解,與病者同行,走過生命的曲折,回頭照見自己的靈魂。並說出,「重要的不是你擁有什麼樣的知識,而是你成為什麼樣的人。」

2019.4.11

你在走廊外面哭,沒有進教室,說好今天要回來旁聽學弟妹的課。我記得你曾經告訴我:「只有在這堂課才感覺自己活著。」是這個原因嗎?你討厭現在的自己。我知道你好累,你不是故意的,醫院是個可怕的地方,你需要休息。

2020.11.26

記得嗎?我剛開始教書不久,你們好愛討論那些道德兩難的經典案例,針鋒相對的辯論激烈又精采。不過最近我的課似乎更哲學,也更入世了。聽起來矛盾,不是嗎?

是嗎?雖然許多虛擬架空的思想實驗看似很好的頭腦訓練,但醫療現場面臨的艱難、脆弱與苦痛曲折複雜,無法僅僅被擺置在對立兩端所構成的難題,而是關涉個人對自身存在的思考,以及與他者、社會和世界的互動,勾連著我們寓居於世的多元處境與具身體驗。是啊,倫理的真正難處並不在於從兩個選擇當中做出正確決定,而是無論做哪個決定,都會有人受苦。重要的是,我們是否明白為何受苦,以及如何在苦難中仍能找到意義,保持信念。

面對活生生的人,理性推論的分析能力其實遠遠不夠,我們必須對迂迴糾葛與朦朧不清的生命倫理有更多的領會與體貼。不只,我們還要看見使人承受苦難的社會結構與文化脈絡,以哲學之眼穿透邊界,穿透症狀,穿透障礙,看見你是某個獨特的人。看見那個活生生的人。

2023.5.30

從柏拉圖、亞里斯多德、康德,一路讀到羅爾斯,偶爾還加點沙特、海德格、西蒙波娃與梅洛龐蒂,上台報告範圍是一整本書,這是什麼醫學人文課?

有人質疑是否應該讓醫學生閱讀哲學經典,理由不外乎是擔心沒有用、沒興趣、讀不懂。但你說他一定是不明白,在課堂上、在研究室、在活動現場,我們總是一同閱讀、辯論,一起笑、一起哭,無關身分、不舍晝夜。我們互相信任,願意傾訴。透過理論,傷感的紋路得以言說,使我們勇敢面對自己的脆弱,溫柔理解他人的無助。

是啊,我一直相信,真正富有哲學生命的教學,是邀請所有參與者將自己收到最小,走向他者,在非我(unselfing)之中學習善待彼此的歷程。我們走得很慢,但會走得很遠。

2022.3.3

醫學教育往往強調「解決問題」,追求實效,但你我在課堂上走了這麼遠的曲途,逐漸懂得避免二元對立與簡化答案。事實上,生命問題沒有答案,難以明確回應。我們應該跳脫框架、拆解框架、學習重新提問,導向不同價值設定,探詢是非之外的可能,在隙縫中翻找曲折細節。多讀書,不要死讀書。

如果哲學是在挑戰那些理所當然的預設,釐清我們使用的概念與理論架構,以此深化對現象的理解,那麼醫學哲學就是反思在醫療領域當中行之不著、習矣不察的事物:

「正常、異常與病態如何劃界?」

「生命價值由誰定奪?」

「健康是個人選擇嗎?什麼是結構性脆弱?」

「聆聽受苦,醫病如何在各自的位置與理解中共構照護?」

「人有權利選擇自己的死亡嗎?我們可以真正選擇自己如何死亡嗎?」

「如果我們終將一死,那活著的意義會是什麼?」

念著這股在意,當你成為醫者,離開冷靜冰冷的算計,與病者同行,走過生命的曲折,回頭照見自己的靈魂,這不就是哲學的終始?It’s not about what you know, but about who you are. (重要的不是你擁有什麼樣的知識,而是你成為什麼樣的人。)

責任編輯:吳依凡

醫學教育 身心 醫學 醫學系 生命教育

這篇文章對你有幫助嗎?

課程推薦

延伸閱讀

猜你喜歡

贊助廣告

商品推薦

猜你更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