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文章

more

大家都在看

more

疾病百科

more

我要投稿

內容提供合作、相關採訪活動,或是投稿邀約,歡迎來信:

udn/ 元氣網/ 焦點/ 杏林.診間

名醫與疾病的對話/想了解微整形 我拿自己試針

看鏡子自打雷射、肉毒桿菌素等,還不使用麻藥,開業皮膚科醫師林上立表示,這樣才能實際感受微整形過程。圖/林上立提供
看鏡子自打雷射、肉毒桿菌素等,還不使用麻藥,開業皮膚科醫師林上立表示,這樣才能實際感受微整形過程。圖/林上立提供
如果醫師對於病患手術時的痛苦、術後復原,可以感同身受,相信醫病關係一定更和諧,溝通更順暢,但難度相當高。以大腸直腸外科醫師來說,除非自己也得了痔瘡,趴在手術台上,否則難以體會到痔瘡切除手術及術後恢復期的折磨。

從這個角度來看,皮膚科醫師算是幸福的,如果勇氣夠的話,又能忍痛,自己動手,就可感受到微整形的細微變化。26歲那年我還是住院醫師,當時期許成為一名可以感受病患苦痛的皮膚科醫師,開始自打針劑、雷射,就像是神農嘗百草。

第一次對著鏡子自己做微整形,項目為雷射,沒有上麻藥,一發一發地打在額頭、臉頰,感覺就像是有人拿橡皮圈用力彈打著皮膚,心想原來這就是打雷射,術後則仔細觀察恢復狀況。

這一打就是12年,隨著微整形材質的進步,填充針劑種類也進步許多,從玻尿酸、肉毒桿菌素、三D聚左旋乳酸、長效型玻尿酸,以及最新PCL聚己內酯膠原蛋白增生劑。至於光療儀器,從最簡單的除斑雷射、淨膚雷射,以及時下最夯的皮秒雷射,幾乎是無役不與。

這些年來,只要可以對著鏡子,自己動手打針、做微整形,幾乎都是自己來,且從不上麻藥。許多親友及門診病患常問著相同問題:「不會覺得恐怖嗎?」「怎麼下得了手?」

從小「忍功」高不怕痛

除了憑藉著對醫美的熱忱與興趣外,想一想自己「忍功」高人一等,從小就不太怕痛,對於痛感要比旁人更遲鈍一點,因此,在住院醫師時,才會突發奇想,何不將自己臉頰當成練習對象。

不過,在沒有塗抹麻醉藥物的情況下,攬鏡自照,將細針頭往自己臉頰皮膚扎進去,施打玻尿酸、肉毒桿菌素等微整形填充物,除了勇氣,一開始,還須適應鏡子裡的左右方向,因為跟實際世界剛好相反。

「自打」經驗多收穫愈多

有人問到,「醫師自己打微整形,應該是很愛美吧?」其實不然,重點還是在於想了解病人在微整形療程中的感受,此外,「自打」經驗一多,收穫也就愈多。

例如,如何精準下針,才能達到最佳效果。膠原蛋白材質填充物打至臉頰骨架後,摸起來是否跟原本自身膠原蛋白有所不同?而不同材質,甚至不同廠牌的微整形填充物,在施打後,摸起來的觸感也不同。

另外,每一種微整形針劑所能維持的時間都不一樣,術後不同階段摸起來的觸感也不相同。以肉毒桿菌素為例,注射之後,什麼時候開始產生作用,過了一周、一個月、三個月,臉部肌肉變動的情況均不一樣。

了解新材質才有說服力

至於三D聚左旋乳酸施打之後,膠原蛋白增生速度較慢,在沒有長出膠原蛋白時,卻可能有些水腫,這些在自己試過之後,親自感受肌膚的變化,與民眾溝通時,談話內容更深刻具體,正因身歷其境,所以也有說服力。

步入中年後,臉部膠原蛋白大量流失,微整形部位也跟著改變,肉毒桿菌素回春角色變得不重要,著重於如何透過填充物來支撐已經凹陷及下垂的部位,包括眼尾下垂、眼窩凹陷等。

常受邀國外研討會示範

這些年常拿自己練刀,施打針劑技術日益純練,連下針的角度也非常講究,因此,這些年常受邀參加國外研討會,當場示範技巧,似乎也實踐了12年前住院醫師的心願。

透過非侵入性的微整形,補充流失膠原蛋白,讓原本有些老態的人年,頓時變得年輕有朝氣,這應該是醫美皮膚科醫師最開心的事情,民眾如有這方面需求,不妨尋求皮膚科醫師協助。

林上立圖/林上立提供
林上立圖/林上立提供

林上立小檔案

現職:上立皮膚科診所院長

學歷:國立陽明大學醫學系畢業

專長:

●注射微整形

●光療醫學美容

經歷:

●台中榮民總醫院醫師

●台北市立聯合醫院皮膚科醫師

●台北榮民總醫院醫師

●連江縣立醫院支援醫師

●中華民國皮膚科醫學會專科醫師

●國際期刊 Trichology and Cosmetology 編輯委員

微整形 膠原蛋白 打玻尿酸 肉毒桿菌素

課程推薦

延伸閱讀

贊助廣告

商品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