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文章

more

大家都在看

more

疾病百科

more

我要投稿

內容提供合作、相關採訪活動,或是投稿邀約,歡迎來信:

udn/ 元氣網/ 焦點/ 杏林.診間

醫病平台/漫漫求醫路

醫病平台

醫病平台

編者按:本週的主題是醫病的溝通,著重於病人與家屬看病時感到困擾的地方。本週的三篇文章包括兩篇由病人描述他們看病時所親身體驗到的挫折,其中還包括由醫師的話語與態度所感受到的傷害,以及一篇醫學生在醫病關係的個案討論會後的心得。

腰部的復健持續了三、四個月,我發現每次復健後,腰反而更酸,便停下來不再去了。示意圖/ingimage
腰部的復健持續了三、四個月,我發現每次復健後,腰反而更酸,便停下來不再去了。示意圖/ingimage

去年(2018)七月中旬的某一天,突然腰酸得直不起來,這不是第一次,之前只要休息一天即可恢復,可是這次連續二、三天不見好轉,於是就近找了一家醫學附設醫院的分院就醫,除了腰部問題,因左腳大拇指有點腫脹,也一併告訴醫生,照了X光,結果是脊椎二至四節有椎間盤壓縮問題,開單子叫我做復健,至於腳的部分,則是拇指外翻,加上血液循環較差,建議我換上較寬鬆的鞋子穿,於是我開始一個禮拜三次拉腰以及尋找鞋子的課程,可是一連買幾雙鞋子,加上所謂拇指外翻的專用鞋墊,走起路來始終都不舒服。在朋友推薦下,掛號看同一醫院的另一位醫生,年輕的醫生看過X光片,隨即拿起手機開始滑給我看一個個拇指外翻經他手術成功的畫面,我敬謝不敏,告訴他要考慮考慮,匆匆忙忙離開。

腰部的復健持續了三、四個月,我發現每次復健後,腰反而更酸,便停下來不再去了。而腳的不適卻越來越嚴重,審視自己的腳,我的拇指外翻好像與眾不同,我的拇指並不「翻」,而是往上「翹」,於是十二月中旬,另尋一家私人大醫院就醫,醫生看了一眼說:「你的筋緊掐著腳趾,除了開刀沒有別的辦法,但以你的年紀,我並不建議你開刀,能夠忍的話就忍忍吧!」經醫生這麼一說,我想起有一天洗澡時,我用右腳往左腳用力搓去,頓時一陣疼痛,左腳浮現一條粗粗的青筋,過了好一會兒才消失,應該是那時傷了筋,越扯越緊,所以拇指會一直往上翹。好吧!且聽醫生的話,能忍則忍吧!

過完年,腳的不適越來越嚴重,久坐會麻、久站也會麻,走起路來腳踢會痛,左思右想,既然西醫說只有開刀才能解決,姑且就找中醫試試,經過一番搜尋考量,最後選定也是教學醫院的私人大醫院,開始了另一段針灸之路。就在今年(2019)三月中途,忍著一顆怕針的心勇敢前去面對自己千挑萬選的針灸醫師,並奉上之前所拍的X光碟片以供參考。醫生手法很好,但他一週只有一次門診,一週針一次似乎少了些,但我還是耐著性子一連去了九週,其間若問醫生問題,都回我:「不要問我原因。」於是在第九次後,因醫生要休二週假,所以我想換個門診時間較多的醫生看看,至少一週針個二次,效果可能會好些,就這樣,我又尋尋覓覓,找了同家醫院的另一位醫生。那是一位溫和的女醫師,我問他腳的毛病是否可藉針灸治好,他告訴我很慢,最好再配合推拿,而且會很痛。

痛!痛!痛!針灸痛、推拿也痛,且歷時不知要有多久,於是我終於決定長痛不如短痛──開刀吧!這一決定,幾乎身邊所有的朋友都勸我千萬不要,有人說,朋友的拇指外翻動了兩次刀都沒醫好;也有說,朋友的手開一次刀沒開好,又開了第二次,還是沒好,至今手都不能彎;大嫂更絕,在某知名教學大醫院開拇指外翻,一腳由主任親自操刀,非常成功,另一腳由別的醫生操刀,至今仍是歪的,同時開的刀,卻有兩種不同的結果,令人啼笑皆非。

僅管大家極力勸阻,我還是決定要開刀。開刀當然不能等閒視之,因此直到七月,我才選定幫我身邊親友們開刀成功的大醫院知名骨科醫師,但問題來了,網路掛不上號,打電話則叫我一早親自到醫院去掛號,正不知如何是好時,女兒拿起手機滑了滑,居然掛上了192號,隔天打電話去問,確定掛上沒錯,但因是初診,就診當天下午三點以前得先去填資料,我歡天喜地的召告親友,大家的反應居然是:「你是怎麼掛上的?」

七月中旬,女兒特地請假陪我赴診,途中商量好,只要醫生說開刀就開,一般大牌醫生動刀,可能要排好幾個月,但接下來是很多人忌諱的農曆七月,我們不管鬼不鬼月,只要排得上,動刀就是。經過填資料、小醫生先問診、照X光等程序後,漫長的等待正式開始。

醫師說:「這是筋外面有個像隧道的東西包覆著,而這個隧道塌了,再把它重建就好,是小刀,我幫你介紹一個足踝專家。」隨即寫了一張字條,簽上他的大名,並叫年輕醫生幫我掛號,我傻愣愣的拿著字條走出診間,看了看手錶──晚上九點半,而外面還有好幾個人在等待呢!

隔週,女兒再度請假陪我看主任級的足踝專家,幾個鐘頭的等待自不在話下,等啊等,我終於等到兩句話:「開刀把骨頭切掉解決拇指外翻,順便把筋鬆一鬆。」以及:「手術時間五十分鐘,住院三天,復原期一個半月。」然後給我一個電話號碼,叫我回家考慮後打電話預約,又讓我去照兩張X光,便可回家了。醫生口氣中輕而易舉的小刀,對我而言卻是沉重無比,照完X光我再度回去等醫生把一百多位病患全看完才又進去請教:「開刀後復原程度如何?」他帶著冷冷的淺笑說:「百分之八十。」我再問:「會不會影響我日後行動?」「以後大拇指會無法上抬。」接下來我問什麼,他都一律:「我都已經清楚告訴你了。」我不敢再多問,因為他的不耐讓我覺得自己像個白痴。

西醫、中醫,大牌醫生我都看過了,正苦惱著下一步該如何時,突然想到朋友介紹的一個大醫院的骨科醫生,當然掛不上號,請朋友幫忙才在七月底臨時通知我速速前往,趕到醫院,剛好亮起我的診號,高高興興進入,整個人呆住,只見裡面或坐或站的擠滿了人,等了九十分鐘,向醫生敘述症狀,照完X光後又回來再等待。終於醫生看過片子,向我說明脊椎問題,果然符合我「前凸後翹」的異狀,我說在復健科拉腰不舒服,他叫我戴上護腰,至於我的腳,醫生並未提及開刀,只叫我透過運動來改善,親自示範一遍,並告訴我需要用什麼道具輔助,等三至六個月後再回診。

一年下來的連串奔波,讓我感到身心俱疲,很累也很失望,更多的是感到非常的「無助」,在候診區漫長的等待,換來五分鐘的看診,一個醫生在半天的時間內要看完一、二百個病患,醫療品質能談得上好嗎?上醫院是不得已,每一個病患皆是身體不才不得不求助於醫生,為何不能做好時間上的看診安排,避免痛苦的漫長等待,而疲累的醫生又能真正細心的深入了解病人的需求嗎?年邁的母親一再嘮叨,怪我老是看錯科,心灰意冷、走投無路的我,不禁懷疑,我真的錯了嗎?

復健 針灸 推拿

課程推薦

延伸閱讀

贊助廣告

商品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