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文章

more

大家都在看

more

疾病百科

more

我要投稿

內容提供合作、相關採訪活動,或是投稿邀約,歡迎來信:

udn/ 元氣網/ 醫療/ 皮膚

滅蚊大戰 難忘瘧疾痛苦

【聯合報╱陸葆瑛/竹市東區】

說起「蚊子」,大家想到登革熱,我想的是瘧疾,兩者都是由蚊子傳染,我曾身受其苦難以忘懷。

故鄉長江口,溝渠縱橫,蚊蟲孳生,瘧疾猖獗。早年居民不識滅蚊,也無藥可治,各憑天命。每到夏天蚊子滿天飛舞,人手一把扇子,打死蚊子,也打痛自己皮肉。

母親要我拿著煤油燈進入蚊帳,用燈罩對著蚊子「嗤」的一聲,讓蚊子化作灰燼,以求一夜好眠。可怕的秋後瘧疾上身,先如坐冰窟,後如受火烤,每日發作絕無差錯,身強者挨過,體弱者喪命。

我15歲時患了瘧疾,命在旦夕。母親帶我去外婆家,鎮上名醫仁心仁術,他天天出診看我。昏沉中聽母親哽咽:「好好一個孩子怎會留不住呢?」上天垂憐,我兩個月後退燒,全身脫皮,頭髮減半;醫師和藥店老闆只象徵性收費,我受眾人相救留下一命。

到了台灣,有蚊子、有登革熱,滅蚊點蚊香,但孩子過敏,裝紗窗卻有漏網之魚,以後用噴霧殺蟲劑和蚊子大戰數十年。近年政府大力推行滅蚊運動,大家一起來,蚊子才銳減。

我家小山丘附近草木茂盛,可喜有燕來築巢,我家就是牠家。夏日黃昏我坐陽台,蚊子出動燕子追捕,群燕低空掠過,穿梭往來,輕盈美妙,牠們快樂,我也快樂!

瘧疾 登革熱 殺蟲劑

課程推薦

延伸閱讀

贊助廣告

商品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