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訊

每天喝一公升啤酒可降失智症風險?喝酒到底對健康是有益還有害?

最新文章

more

大家都在看

more

疾病百科

more

我要投稿

內容提供合作、相關採訪活動,或是投稿邀約,歡迎來信:

udn/ 元氣網/ 醫療/ 精神.身心

「從沒想過有一天自己也生病了」吳念真:憂鬱症患者最怕聽到這句話

吳念真。翻攝自吳念真臉書
吳念真。翻攝自吳念真臉書
到了一個年紀,身體狀況百出。

四、五年前摔倒造成顱內出血,住進加護病房;最近又不小心摔了一次,脊椎有三節輕微骨裂;牙痛好幾年都沒好好處理,一口氣被拔掉4顆,現在吃東西都要戴假牙,準備植牙……身體零件用了68年,平常又不注意不保養,壞掉很正常,我不覺得有什麼大不了,面對就好。

現在科技進步、醫藥發達,醫師幫忙解決後,就真的問題不大,即便早期被視為絕症的各種癌,現在多能以慢性病的方式與它共處。但精神疾病似乎就不一樣,總覺得它大概是一般人理解最少,整個治療的進展也比較緩慢的一種疾病。

年輕時,我曾是精神醫療的小螺絲釘

我當兵退伍後的第一份工作,就是到創立不久的台北市立療養院上班,從1976年到1980年,一開始是在住院室,後來調到圖書室,我和太太就是在那裡認識的,當時她是那裡的護士。當時醫院的所在非常偏僻,讓人有一種精神病院就要離一般人越遠越好的感覺。

創院的院長是葉英堃先生,他和陳珠璋先生、林憲先生都是台灣精神醫學的第一代專業醫者。精神疾病汙名盛行的年代,仍有群人為此奮戰。

在那個對精神病充滿恐懼與排斥的年代,許多病患都被禁錮在空間狹窄、衛生條件也不好的私人精神病院裡,有的甚至還被鎖在家裡十幾年。

葉英堃先生把市療打造成現代化、開放式的環境,所有醫護人員充滿熱誠,努力讓病患獲得更好的治療與照護,就像一個小家庭,是我人生中無論在學習或認知上都非常豐富的一段日子。

從沒想過,有一天我自己也生病了。

只是從沒想過的是,有一天自己也陷入憂鬱症的困境中,而幸運的是或許自己曾經有過那段工作經歷,所以某些記憶裡的認知讓自己有insight(病識感),所以知道自己無能為力的地方在哪裡,知道找醫師,不能讓自己再往下墜落。

我跟朋友形容說,自己最不舒服的時候是整個人和腦袋都好像困在一個地下囚房,陰暗、潮濕、冰冷,掙脫不開,但因為工作關係,天天還得背著這樣的狀態去面對人、面對工作,於是更加孤單、疲憊、絕望,巴不得不用面對人、面對工作、睡不著卻又不想起來,不想面對新的一天,因為覺得每天都只不過是痛苦的重複,既然如此,生命又有什麼期待?什麼意義?

當有一天發現自己真的再也無法承擔這樣的痛苦,極度負面的念頭不時閃現時,本能地就打電話向醫師朋友求救了。

就因為待過市立療養院,所以認識好多專業醫師,記得有一次還有兩個醫師一起在咖啡廳幫我「會診」,討論該讓我吃什麼藥,以及我該如何改變工作和生活狀態。

精神疾病患者的處境,經常是行為和思考上都已經發出信號了,但旁人甚至連他自己,卻都不知道那就是警訊。<br />圖/123RF
精神疾病患者的處境,經常是行為和思考上都已經發出信號了,但旁人甚至連他自己,卻都不知道那就是警訊。
圖/123RF

缺乏理解的善意,反成為壓垮人的稻草。

不過最困擾的是,當你不經意地跟別人提起自己那種不舒服的狀態時,經常得到的反應是:像你這樣的人怎麼可能會憂鬱啊?

「你是為賦新詞強說愁吧?」

「你要有正向思考啊!某師父曾經說XXXXXX……(然後寄來一堆某師父的書,三天兩頭打電話問我讀了沒有?)」

「你要壯大起來啊!壯大就能克服一切!」

這些或許善意的言語,其實對憂鬱症的患者來說,不但不是幫忙,反而會讓他們更煩躁、更絕望,甚至是壓垮他們的最後一根稻草。

有一次我實在受不了一個傢伙自以為是地跟我嘮叨了一個多小時,最後我只好打斷他,跟他說:「我看過一本書,裡頭說憂鬱症的病因很多,其中有一項是『壓抑的憤怒』,你知道嗎?這一個多小時……我就是處於這種狀態!」

幾年前,曾經是市療「同事」的陳永興醫師有一天忽然打電話給我,說「欽仔,你要不做一件事,我們找幾個病友和家屬和你一起,拍一個親身經歷的影片,做成DVD送人家,讓大家能多理解一點憂鬱症,可以嗎?」

我說好啊,畢竟自己也是病友之一啊!

沒想到DVD開始提供之後效果很好,後來好像又加印了好幾次,幾年來陸續接到很多人的來信,說很感謝我們的分享,而這些人最常提到的類似的話是:一直覺得自己無法被理解,找不到願意聆聽的人,常想一死了之,但看到DVD之後發現,原來吳念真也跟我一樣啊!他都願意、都敢去看醫師了,我幹嘛害怕?幹嘛覺得丟臉?

瞭解精神疾病,是為了接住更多落下的人。

書名:成為一個新人:我們與精神疾病的距離
作者:張子午
出版社:衛城
書名:成為一個新人:我們與精神疾病的距離 作者:張子午 出版社:衛城
精神疾病患者的處境,經常是行為和思考上都已經發出信號了,但旁人甚至連他自己,卻都不知道那就是警訊。而一旦狀況發生了,周遭的人不是驚慌失措、恐懼逃避,就是胡亂猜測病因甚至尋找「加害者」,而真正需要得到治療的病人卻反而被漠視、輕視甚至被孤立、被遺棄,身旁的家人或照顧者更陷入無助、混亂的生活狀態中。

一切就從理解開始,但願能因為理解所以就可以不恐懼,不恐懼所以願意接近,願意接近就會有解決以及共存、共處的可能和方法。

憂鬱症 精神疾病

課程推薦

延伸閱讀

贊助廣告

商品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