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訊

可補充飲食缺乏的營養素?為什麼預防醫學專家不建議吃維他命

最新文章

more

大家都在看

more

疾病百科

more

我要投稿

內容提供合作、相關採訪活動,或是投稿邀約,歡迎來信:

udn/ 元氣網/ 醫聲/ 肝病清除

衛福部手段粗魯降級C肝辦 中研院士陳培哲嘆半途而廢

衛福部喊出「2025年超前世衛清除C肝」,原直屬衛福部的C肝辦卻於2月起降級併入國健署癌症防治組。中研院士陳培哲直言,C肝還沒清除,C肝辦公室卻先被清除。圖/本報資料照片
衛福部喊出「2025年超前世衛清除C肝」,原直屬衛福部的C肝辦卻於2月起降級併入國健署癌症防治組。中研院士陳培哲直言,C肝還沒清除,C肝辦公室卻先被清除。圖/本報資料照片

聽健康

00:00/00:00

「C肝還沒清除,C肝辦公室卻先被清除。」衛福部喊出「2025年超前世衛清除C肝」,但原直屬衛福部的「國家消除C肝辦公室(簡稱C肝辦)」卻於2月起降級併入國健署癌症防治組。中研院士陳培哲直言,美國日前才宣布成立隸屬衛生部次長的C肝辦公室,並投入數十億美金防治資源,反觀台灣在政策上領先美國,卻半途而廢,相當可惜。

陳培哲也說,自己與C肝辦的專家委員都未被告知降級一事,行政手段「十分粗魯」。更值得注意的是,C肝辦降級後,每月C肝治療人數也下降,近三成無病識感的C肝患者尚未進入醫療體系,須靠部會動員行政能力才有機會完治。若要達到世衛組織的C肝清除目標,台灣每月至少需治療1600至2000人,但今年1、2月C肝治療人數僅800、1000,「照這個進度絕對不可能達到2025年清除C肝。」

「清除C肝能減少病人受苦、拯救性命,並節省醫療資源,我們怎麼能不去做?」陳培哲引用白宮專家在1份報告中提出的結論,直言C肝防治極具重要性。他指出,拜登政府提出三大清除C肝策略,分別是簡化C肝篩檢流程、提供口服抗病毒藥物,以及透過公共衛生與社會網絡找出尚未進入醫療體系治療的病人。

陳培哲說,前兩者在台灣都已落實,目前剩下的二至三成C肝患者,多屬偏鄉居民,或不知道自己已感染C肝,單靠醫界、學術界單打獨鬥很難找出,需要仰賴跨部會行政資源,包括法務部、教育部共同合作。

中研院士陳培哲恩師、已故中研院士陳定信曾在參加C肝防治專家會議時,親筆寫下「消除C肝、超越世衛、政府決心」,期待我們能在2025年根除C肝。圖/本報資料照片
中研院士陳培哲恩師、已故中研院士陳定信曾在參加C肝防治專家會議時,親筆寫下「消除C肝、超越世衛、政府決心」,期待我們能在2025年根除C肝。圖/本報資料照片

「改制後的C肝辦拿掉『國家』二字,缺乏領導者和行政資源。」陳培哲說,過去C肝辦設置在衛福部次長之下,能夠協調衛福部各單位合作推行C肝防治策略,且次長的層級也能進行跨部會溝通。

他表示,衛福部前部長陳時中、行政院長陳建仁都曾擔任C肝辦領導人,並經過與諮詢專家討論,施行電子病歷篩檢、糖尿病及高血壓患者篩檢等全國性策略,帶領全台邁向C肝清除。陳培哲直言,國健署官員是文官身份,缺乏行政執行力以醫藥行政領域的號召力,憂心未來C肝辦的功能只剩下流行病學數據整理。

陳培哲感嘆,C肝清除是公衛學家出身的陳建仁一生致力目標,衛福部長薛瑞元卻在陳建仁出任行政院長之際,「無聲無息」C肝辦併入國健署癌症防治組,「2025年清除C肝到底還是不是行政院、衛福部的施政目標?」他直言,衛福部應該明確表態是否仍將原先的C肝清除目標視為重點,若2025年清除C肝已不是府院目標,包括自己在內的醫界、學界仍會繼續努力;若仍是目標,應在C肝辦降級後,找出持續推動防治策略的方法。

公衛學家出身的行政院長陳建仁曾出席C型肝炎專家會議,並表示對於2025年達成C肝完篩、完治有信心,將邀請世界衛生組織專家來台見證。本報資料照
公衛學家出身的行政院長陳建仁曾出席C型肝炎專家會議,並表示對於2025年達成C肝完篩、完治有信心,將邀請世界衛生組織專家來台見證。本報資料照

這篇文章對你有幫助嗎?

課程推薦

猜你喜歡

贊助廣告

商品推薦

猜你更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