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訊

高齡手機成癮2/別把「顧孫」當唯一選項 恐喪失社交機會

最新文章

more

大家都在看

more

疾病百科

more

我要投稿

內容提供合作、相關採訪活動,或是投稿邀約,歡迎來信:

udn/ 元氣網/ 新冠肺炎/ COVID-19疫苗

原本對新冠病毒興致缺缺 為何輝瑞最後決定與BNT合作開發疫苗?

BNT疫苗。歐新社
BNT疫苗。歐新社

聽健康

00:00/00:00

▌BNT與輝瑞聯手合作

到了二月底,吳沙忻和BNT的團隊已經開發出二十種不同的候選疫苗。他們想趕在年底前推出一款疫苗,但眼前還有重重的關卡:他們必須在世界各地測試他們的候選疫苗、取得監管機構核准、生產大量的疫苗,並送到全球民眾的手裡。吳沙忻知道,對他的一千五百名員工來說,要克服所有挑戰是非常困難的一件事。他認為是時候尋求協助了。

不久前,吳沙忻才和輝瑞的科學家菲利普・多米策談過,對方建議他不要跟著研發新冠疫苗。吳沙忻決定和輝瑞公司的其他人談一談。三月一日,吳沙忻打給輝瑞的資深科學家凱瑟琳・詹森。

當時,兩家公司已經花兩年的時間共同研發mRNA流感疫苗,因此他與詹森會定期討論他們的研究進度。然而,在這次的通話中,吳沙忻說他想討論另一件事。他向詹森簡述他與BNT所做的新冠肺炎初步研究,並告訴她BNT有信心研發出有效的疫苗。

「你們想要一起研發新冠疫苗嗎?」吳沙忻問道。詹森毫不猶豫。

「這還用問嗎?」她說。「我們當然有興趣。」在過去的一個月,詹森和輝瑞的同事一直在討論是否能研發一款藥物或是疫苗來阻止病情擴散。他們認為 mRNA疫苗能讓人體產生冠狀病毒的棘蛋白,似乎是目前最快、最直接且有效的方式。由於新冠病毒仍存在許多未知之處,科學家無法確定該刺激哪些部分的免疫系統以產生保護力。但mRNA疫苗似乎能同時誘發中和抗體並活化T細胞,輝瑞的研究人員認為這是另一項優勢。

BNT和輝瑞藥廠很快就達成協議,決定共同分攤剩下的研發費用並共享未來的收益。但是,這項計畫並不是輝瑞的首要任務。輝瑞藥廠必須同時關注數十項的藥物與疫苗研發計畫,而且當時許多輝瑞的科學家不相信新冠病毒會構成足夠的威脅,不需要投入如此大量的時間與資源來研發疫苗。

就在吳沙忻打給詹森的隔天,輝瑞藥廠對於新冠病毒的立場將大幅轉變。

圖為莫德納(右)和輝瑞/BNT(左)疫苗。法新社
圖為莫德納(右)和輝瑞/BNT(左)疫苗。法新社

▌大藥廠會見美國總統

三月二日,多位世界頂尖的藥廠高層飛到華盛頓特區會見川普總統、總統幕僚、美國國衛院國家過敏和傳染病研究所所長安東尼・佛奇等人。出席的藥廠代表包含嬌生、葛蘭素史克藥廠、賽諾菲(Sanofi)等公司,另外還有莫德納的班塞爾、Novavax的史丹利・爾克;輝瑞則是派出首席科學家麥可・杜爾斯坦代表公司出席。

這些藥廠高層排隊通過層層安檢關卡,進入白宮西廂辦公室。受邀的與會者太多,以至於會議在最後關頭轉移到橢圓形辦公室旁邊的大型會議室,不過等到藥廠高層都找到位子後,即使是大型會議室也感覺十分狹窄。川普在會議室裡走動,詢問藥廠高層研發疫苗與藥物的進度。班塞爾沒有讓總統失望。他坐在川普總統和麥克・彭斯副總統對面,言談中充滿自信,表示莫德納的疫苗將在未來幾個月進入二期臨床試驗階段,隨後會立即進行三期臨床試驗。

班塞爾做出的承諾,時程實在太趕,令在場有些人坐立不安,他們覺得這個時程不切實際且過於樂觀。但川普看起來卻非常期待,他想跟班塞爾確定莫德納何時可以端出疫苗的成品。

「所以你是說,一年內?」川普說。接著佛奇出聲了,他似乎很擔心班塞爾過於誇大疫苗計畫的進程,而這個計畫就是跟美國國衛院共同進行的。

「一年到一年半。」佛奇告訴總統,總統聽到這消息似乎不是很高興。輪到輝瑞高層杜爾斯坦發言。雖然輝瑞近期有跟BNT合作研發新冠疫苗,但他並沒有對川普提及此事,而是說輝瑞希望可以研發遏止新冠病毒猖獗的藥物。他在白宮與他人私下聊天時,有提到未來可能研發的疫苗,但一直繞著疫苗轉似乎不合時宜,因為許多紐約的同事仍認為新冠病毒最終會失敗,如同以前有許多人也這麼認為。

然而,自華府返航的路上,杜爾斯坦回想起這場會議有多重要,以及人類將要面對的病毒威脅有多嚴重。會議中見到藥廠高層與科學家的發言,還有川普總統現場提問,都讓杜爾斯坦記憶猶新。

「你置身於(白宮)內閣會議廳,這間會議廳就是簽署戰爭條約與和平協議之處。」 他說,

「我漸漸意識到,我們正迎來一場世界大戰,對象是看不見的隱形敵人。」

杜爾斯坦在飛機上思考著病毒可能的發展走向,他開始變得愈來愈緊張。

這可能會是一九一八年的疫情重演,他想。

到達紐約後,杜爾斯坦打給輝瑞執行長艾伯特・博爾拉,建議他全力衝刺研發疫苗。博爾拉也有同樣的想法,公司其他高層也有志一同,包括先前扯後腿的那些人,如菲利普・多米策。多米策一個月前才警告吳沙忻不要被新冠病毒分心,但現在感染案例與日遽增,多米策開始敦促輝瑞要全心投入。

「我的熱情已經轉換跑道。」他說。有些輝瑞科學家更是第一手目睹新冠病毒造成的影響。詹森和同事持續來到輝瑞位於曼哈頓市中心的辦公室,有時候,他們會看到冷藏貨車,裡頭裝著的是還來不及下葬的新冠肺炎患者,如此令人不寒而慄的景象,讓科學家想努力的心更為堅定。

「無論付出多少代價,」博爾拉告訴幾位高層,「我們都要成功。」

如果輝瑞要發揮影響力,就必須動作快,博爾拉告訴他的團隊。他想要十月前就看到疫苗,這個時程讓一些科學家心驚膽戰。

博爾拉想到了一個加速研發時程的辦法:如果這些研發疫苗的步驟不是按照順序輪流,而是同時進行呢?也就是說,新冠肺炎疫苗的研究、臨床試驗、製造、配送,全部同步進行,而不是等前一階段成功再進行下一個。也許,這能讓輝瑞和BNT只要幾個月就能產出疫苗,而不用花上幾年。這種方法價格不斐,但博爾拉覺得值得。

「既然要做,那就全力以赴。」博爾拉告訴團隊。

※ 本文摘自《疫苗商戰:新冠危機下AZ、BNT、輝瑞、莫德納、嬌生、Novavax的生死競賽》。


《疫苗商戰:新冠危機下AZ、BNT、輝瑞、莫德納、嬌生、Novavax的生死競賽》

作者:古格里‧祖克曼

譯者:張玄竺, 廖月娟, 鍾榕芳, 黃瑜安

出版社:天下文化

出版日期:2022/01/24

《疫苗商戰:新冠危機下AZ、BNT、輝瑞、莫德納、嬌生、Novavax的生死競賽》書封
<br />圖/天下文化提供
《疫苗商戰:新冠危機下AZ、BNT、輝瑞、莫德納、嬌生、Novavax的生死競賽》書封
圖/天下文化提供

BNT疫苗 莫德納疫苗 新冠肺炎 mRNA 免疫系統

這篇文章對你有幫助嗎?

課程推薦

延伸閱讀

猜你喜歡

贊助廣告

商品推薦

猜你更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