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訊

擔心醫療費用成龐大負擔,讓子女壓力爆棚?每年該準備多少預備金來讓未來的自己預防

最新文章

more

大家都在看

more

疾病百科

more

我要投稿

內容提供合作、相關採訪活動,或是投稿邀約,歡迎來信:

udn/ 元氣網/ 新冠肺炎/ 周邊故事

徵召日記12/那一絲絲甜……平撫壓力與想家的苦悶

珍珠夫人

醫護人員在工作上獨立、剛強、沉著應戰,一卸下裝備,藏不住的思念全露了餡。圖/123RF
醫護人員在工作上獨立、剛強、沉著應戰,一卸下裝備,藏不住的思念全露了餡。圖/123RF
說起來頗難為情,徵召期間我可以忍受酷熱、壓力、戳鼻子等種種磨練,但唯一就是「想家」這關過不了。

為了減少病毒傳染風險,我選擇暫時離家「自我隔離」:自費住在篩檢站附近的商務旅館,一個人上下班、吃飯、看電視,大部分時間獨自躲在房間裡,放假時只敢在附近走走,整整40多天沒回家,覺得自己好像一座孤島。

想家怎麼辦?「忍耐一下囉!還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原本以為勞累過度可以忘記思念孤單,結果第一周支援結束,我看著描寫失智長輩的紀錄片,沒來由地放聲大哭、無法停止,想家的情緒一時排山倒海而來,擋也擋不住。隔天我不好意思地問護理師學姊,想家怎麼辦?「忍耐一下囉!還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學姊C說完就轉身拿著抹布去擦玻璃。

6月中旬三級警戒期間,在家工作、線上學習,全家人待在一起的時間變多了。可是,有一群人必須離家工作,像防疫第一線的醫護警消人員,不少人已經一個多月沒有見到親愛的家人。有時是自願的,像出現感冒、咳嗽症狀,或家裡有5歲以下小小孩,擔心家人被感染暫住外面;也有令人遺憾的誤解,譬如街坊鄰居認為醫院回來的人不乾淨,會指指點點的,因此同住家人只好請他們暫時不要回家。

說不出口的想念,轉化為充滿感激的話語。

我很少聽到身旁的醫護人員說想念,最常聽到的是「還好」跟「幸好」有誰誰誰幫忙照顧,像「我先生很細心」、「幸好有我婆婆幫忙」、「我把孩子送回太太娘家給岳母照顧」等充滿感謝的話。

即使可以回家,不少醫護人員還是小心翼翼,或回家直接躲進房間不出來,減少跟其他家人接觸。50多歲的資深護理師L,本身患有氣喘、高血壓等慢性病,身體狀況不大好,可是她一有空就排支援篩檢站,「兒子的女朋友來家裡,我會盡量躲在房間不要出來走動。別人的孩子啊,萬一被我感染怎麼辦?」她不擔心自己被感染有多危險,就記掛著不要感染給家人朋友。

更衣室裡,不時傳來與家人視訊的甜軟聲音。

醫護人員在工作上獨立、剛強、沉著應戰,一卸下裝備,藏不住的思念全露了餡。更衣室裡,常常聽到用甜軟語氣跟先生、孩子視訊的聲音,或是開心分享孩子照片,也有人拿著剛買的玩具車嘆口氣說,孩子就是跟爸爸比較親,跟自己不親,「我就是要輪班沒時間陪小孩啊!只好拿玩具賄賂他。」32歲的護理師W帶點無奈地說。

來自多方的愛心食物,舒緩壓力與孤單。

幸好,有那麽一絲絲甜,能稍稍安撫想家的心。譬如每天都有愛心人士送熱騰騰的便當、飲料或甜點蛋糕,也有地方小農送來又大又漂亮的芒果、奇異果,以及貼在便當盒上、塑膠袋上的暖心加油紙條。我喜歡下午捧著萬華有名的仙草冰,加點鮮奶,古溜古溜吞進肚裡,暑意全消。有時我們也會分享各自在外面買的豆花及蛋糕,讓微微的甜寬慰壓力及孤單的情緒,這時好像也不必擔心會發胖,因為平常已經消耗夠多體力了。(待續)

新冠肺炎 醫護人員

課程推薦

延伸閱讀

贊助廣告

商品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