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訊

確診「癌中之王」多半已三到四期 為何胰臟癌難以早期發現?

最新文章

more

大家都在看

more

疾病百科

more

我要投稿

內容提供合作、相關採訪活動,或是投稿邀約,歡迎來信:

udn/ 元氣網/ 新冠肺炎/ 周邊故事

醫師分享插管急救現場「沒看過的人不知道辛苦」

醫護團隊共7個人才能完成插管急救的工作。圖/取自陳志金臉書
醫護團隊共7個人才能完成插管急救的工作。圖/取自陳志金臉書

衛生福利部桃園醫院群聚感染持續擴大,不少人質疑院內感控流程出問題,也有人認為最早染疫醫師有疏漏,奇美醫院加護醫學部醫師陳志金在臉書上分享院內最近一場插管演練的現場,「沒有看過現場的人不會了解壓力有多大」,發文也引發眾多網友關注「應該拍成影片讓大家知道防疫第一線的辛苦」

陳金志表示,雖然相關的演練已經做了很多次,但最近因為桃園醫院的群聚,大家不放心,特別是第一位染疫醫師是在幫新冠肺炎確診病患插管時染病,昨天又做了一次,他與其他的12名資深醫護在旁觀看現場7名醫護的急救動作,找出還可以再修正SOP(標準作業流程)的地方。

他在臉書上PO出整個過程與照片,並提到當患者突然需要急救插管時,穿著全身防護衣的主要負責照顧的護理師必須先進行CPR心肺復甦術),跪在病人前以每秒兩下的速度按壓,等著從他處趕來的其他人員穿好防護衣,才能替換接手,而穿上全套防護衣至少要5-7分鐘,「看著護理師的汗不斷流著,感受到她的吃力,心情特別沈重」

好不容易等到其他同事接手,包括主護護理師、護理小組長、聯絡護理師、急救醫師、麻醉醫師、麻醉護理師和呼吸治療師共7個人,才能順利完成插管,過程中因為穿著厚重的防護衣,講話、溝通都相當困難。

而其中一人防護衣內的頭罩掉了下來,遮住了大部分的視野,但過程中沒有時間到外面脫下防護衣,把頭罩重新戴好,只能靠著有限的視野努力完成工作。

之後更麻煩的是脫下防護衣,因為防護衣已經被汙染,必須小心翼翼,否則很可能會讓自己受到感染,比起穿上防護衣,脫衣則要花上2-3倍的時間。

「所以,外行人不要再講什麼,被口水噴到就出去換個隔離衣再進來」(編按:第一位感染的醫師被質疑急救過程中沒有做好防護)

「當有人動不動就說醫療人員沒有遵守SOP的時候、動不動就在批評醫療人員怎麼不用心做好防護的時候,他可曾想過,醫療人員是如何慎重的看待救人這件事?醫療人員是如何自律的自我要求?

醫療人員是如何在這麼危急的情況之下、這麼大的壓力之下,邊搶救病人,還要邊顧及自身和伙伴的安全?

這短短的半個小時,我們光是站在一旁觀察的人,壓力都已經超級大了,但是,感受可能還不及當事人的百分之一!

更何況,這還只是一場演練而己!你能想像,真正在急救的千鈞一髮之際的壓力和辛苦有多大嗎?

多一點鼓勵,少一點責備,少一點酸言酸語或者馬後砲

尤其是,當你不知道醫療人員是如何在冒著自身的生命危險在做這些事的時候。」

許多網友對於陳志金的「實況轉播」都相當感動,「光看從頭到腳的防護,我就覺得快不能呼吸了,更何況還要CPR急救,真怕急救的醫護人員昏倒⋯真的太辛苦了!」、「有些人就是電視看太多了,以為醫師護理師兩個人就能完成急救」、「

也有護理師留言「就如部桃院長所說,我們沒有選擇戰場的權利,而同伴們不幸染疫也不是我們所樂見」

插管急救過程中一名護理人員的頭罩下滑,但無法重新穿好,只能靠著有限的視野完成搶救。圖/取自陳志金臉書
插管急救過程中一名護理人員的頭罩下滑,但無法重新穿好,只能靠著有限的視野完成搶救。圖/取自陳志金臉書
奇美醫師陳志金分享插管後醫護人員脫下防護衣要比穿上花更多時間。圖/取自陳志金臉書
奇美醫師陳志金分享插管後醫護人員脫下防護衣要比穿上花更多時間。圖/取自陳志金臉書
醫護團隊共7個人才能完成插管急救的工作。圖/取自陳志金臉書
醫護團隊共7個人才能完成插管急救的工作。圖/取自陳志金臉書
護理師穿著沈重的防護衣為患者進行CPR,汗流頰背。圖/取自陳志金臉書
護理師穿著沈重的防護衣為患者進行CPR,汗流頰背。圖/取自陳志金臉書

新冠肺炎 CPR 心肺復甦術

這篇文章對你有幫助嗎?

課程推薦

延伸閱讀

猜你喜歡

贊助廣告

商品推薦

猜你更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