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陳光超/咖啡色盔甲的它?他?她?

2018-05-22 15:08元氣網 陳光超

示意圖/ingimage
示意圖/ingimage
「紅色999呼叫」「紅色999呼叫」「紅色999呼叫」這是代表即將有大量傷患送到急診的代號,所有的人,都要到急診室集合。雖然已經過了下班時間,我們還是馬上放下手邊的事情,趕到急診室。

一到急診室的大廳,許多同事都已經到了,人聲鼎沸。急診室的金主任,耳朵掛著小蜜蜂,企圖利用腰部掛著的擴音器,壓過鬧哄哄的雜音,進行任務分配。「內科醫師在A區,外科醫師在B區,神經外科及心臟科往前面排,.........。」「這次又是怎麼一回事?」排在我前面的老楊在問。「我不知道,你比我還早到啊。」 抬頭看一下電視畫面,也還沒有任何快報出現。若是重大車禍,通常都是重傷的會先送過來,由天天處理生死的心臟科及神經外科先接手搶救,電光石火,分秒必爭,奪回傷患呼吸心跳。我們排在後面的,通常就是處理普通外傷而已。現在雖然狀況不明,我倒不是那麼緊張,但心中還是有點忐忑,因為待會兒要面對的情況,不會是我們熟悉的耳鼻喉問題。

工作分派完畢,金主任走出急診室。急診室陷入一片面對未知的詭異寧靜當中,「伊-喔-伊-喔⋯⋯」遠遠傳來一部救護車的鳴笛聲,「來了,來了。」大家不由自主地往前進。救護車關掉警笛,停在急診門口,只見金主任隨著擔架進來,揮手叫大家後退。

「這是心肌梗塞的病人,趕快送到內科急診。」

「從無線電得知,這次是發生了大樓大火。」

「預估會有很多燒燙傷及嗆傷的病人,胸腔科的醫師也請往前。」金主任透過小蜜蜂傳達訊息。

「伊-喔-伊-喔」「啾啾-啾啾-啾啾」「喔喔喔喔」交雜著各式不同的警笛聲,紛紛從遠而近的響起,越來越大聲,這次一定是真的來了。我因爲排在比較後面,不自禁地踮起腳,伸長脖子往前看。

就在救護車的鳴笛聲,以及警衛的哨音此起彼落當中,第一位傷者被推進來了,蓬頭垢面,沒有意識。

「1號,送A區。」金主任快速下達指令。在這種大量傷患的情況下,急診人員沒有時間問姓名,都是用編號代替傷患身分。我猜主任是看這病患沒有明顯燒傷,所以下令送A區。

「2號,A區。」「3號,A區。」前面幾位都是較早被救出的,沒有明顯燒傷。

……

「7號,B區; 8號A區; 9號...」隨著密集交錯的警笛聲,真正大量的病患,現在才湧入急診室。金主任的發令也越來越快速。這時送來的傷者,能自行逃出火場的輕傷者,有的穿睡衣,有的打赤膊,有的是光腳的。從其中某些人,甚至是只穿一隻鞋,就可以想像,逃生時是多麼狼狽不堪。至於那些躺在擔架上的,臉上盡是痛苦的表情。露出來的牙齒,在跟被黑煙燻黑的臉對比之下,顯得特別的白皙。衣服則因部分著火,而殘破不全。可以用「蓬頭垢面,衣著襤褸。」來描述傷患的外表。

隨著救護車警笛聲漸漸沉寂下來,送來急診的傷患也漸漸地減少了,有一搭沒一搭的,排在我前面的同事,老早都已經接到傷患,到急救室忙著處理去了。我雖然知道若還有下個病患,就會輪到我去急救,但我猜想應該已經沒有什麼病患,會再被送來醫院。火災的大量傷患事故,第一批送來的,大部分是最緊急的病人。最後面來的,要嘛就是傷勢較輕微,可以自己走路的;不然就是太晚才從火場抬出,已經不用急救了。想到這裡,緊繃的心情,頓時輕鬆下來。

「又發現了一個,還活著,還活著!」本來已經靜悄悄的無線對講機,突然傳來一個驚訝的呼喊聲。急診室內的氣氛,立刻又緊張起來.我尤其坐立不安,在門口走來走去,迫不及待的想知道,我將碰到什麼樣的病人。

「病人到了。擔架下車。」救護車關掉警報器,停靠急診門口。我伸長脖子,往門口瞧去。「咦,怎麼沒看到人?」這裡我所謂的人,就是看上去蓬頭垢面,衣衫襤褸的燒傷病患!相反的,我只看到一副咖啡色的人體模型,頭很圓,沒有蓬頭垢面,因為沒有頭髮。身上完全沒有衣服,所以也沒有我所謂的衣衫襤褸。「它」直挺挺地躺著,一動也不動,就像是在百貨公司櫥窗內,還未穿上樣品衣飾的假人一樣。

眾人小跑步將推床快速推到我面前,躺在床上的「它」有一個乾淨的外表,因為從頭到腳,是均勻的咖啡色,沒有這裡黑一塊,那裡黑一塊的染污。伸手摸了一下頸部,想要查「它」有沒有脈搏,結果摸到的咖啡色「皮膚」,是硬硬的,像塑膠殼。再摸它手臂的皮膚,也像是咖啡色的塑膠殼。我從頭到腳再掃視一遍,它真的是一個塑膠假人,被擺在推床上,直挺挺地躺著。摸它碰它,都沒有一點反應。

正在想,為什麼要把這個火場裡撿來的塑膠假人送到急診時,我突然注意到,它那對不會張合的咖啡色硬塑膠眼瞼,其所覆蓋的眼球竟然會骨碌碌地轉!

「先生,先生。」我一邊大聲叫「它」- - - 不,這時應改叫 「他」, 一邊用手搖著他的硬殼塑膠肩膀。他唯一能動的眼球立刻轉看我,跟我的眼光有了第一次的接觸。我仔細看了他的眼球,眼白部分有明顯呈現粉紅色的水腫,越靠近黑眼珠的部分,怒漲的血管就越多越明顯。雖然他的臉部皮膚像硬塑膠皮,無法觀察他的表情,也無法講話。但是從他紅腫充滿血絲,卻詭異地囧囧有神,甚至可以說是「彗黠」的眼神中,我可以知道他的意識是清楚的。

「怎麼意識是清楚的,卻像個假人?」我自己問自己。我仔細看了一下他的全身,原來他身上只要能看到的皮膚,都已經被火場的極高溫,瞬間烤成硬硬的咖啡色痂皮( Escar )。不像其他病患身上交雜著三度二度燒傷,顯得這裡白一塊那裡黑一塊的凌亂,他全身上下呈現完美無暇均勻的咖啡色,看起來相當乾淨,沒有「蓬頭垢面」。身上沒穿衣服,是因為衣服早就被燒完了,所以沒有「衣衫襤褸」。沒有頭髮,是因為頭髮被燒個精光,因此頭形就顯得很圓。

「先生,先生,哪裡不舒服?」我急促地問他。但話一出口,我馬上就後悔了。「笨蛋,被燒成這樣,還會有地方是舒服的嗎?」我罵我自己。

我為我的失言,抱歉地看著他的眼睛。他左右擺動一下眼睛。「他好像在說..沒有..」我懂了!但怎麼可能沒有不舒服,超過90%的身體都已經被燒焦了!

示意圖/ingimage
示意圖/ingimage

接著他的眼球轉向右上方直看著我,好像是在向我求甚麼!這種眼神類似毛小孩看到主人拿著食物時,邊搖尾巴,邊看著你的眼神一樣。

我又看懂了。

「先生,你想要什麼?」

他的眼睛向下看。我的視線也隨著他的眼球方向往下移。我發現他僵硬但微開的咖啡色嘴巴裡,有東西會動。好像寄居蟹想要離開它的殼ㄧ樣,是他正努力地試著把舌頭伸出來給我們看。

「你是不是想喝水?」我想,第一、他剛從火場被救出,第二、我們口渴也常常會用舌頭舔嘴唇,因此問他是不是想喝水,是最合理的猜測。

果然,賓果!他的眼球像磕頭般的上下動動。我馬上要助理拿杯水來,用棉棒沾水放入很難撐開的嘴巴。另一方面,下令趕快建立中央靜脈點滴輸液,企圖迅速從血管幫他補充大量的水分。

「好厚的硬皮呀!頸動脈摸不清楚耶!」「我這邊股動脈也摸不到啊!」中央靜脈導管無法立刻打上。

「皮太硬了,針戳不進去耶。」因為皮膚已經被燒成硬痂了。「血管看不到,怎麼辦?」因為皮膚已被烤成咖啡色,很難看出原本為暗青色的血管對比。「好不容易打進血管了,卻都抽不到回血。」因為連較粗的血管,都已經被燒凝固了。我這組人馬,全趴跪在他的四週,拼命找血管打針,卻都碰到困難。

就在組員忙著打點滴的時候,我翻閱了一下救護車的紀錄。我發現他竟然是逃出後,又跑回火場,才被燒成這樣。這時,有幾位輕燒者,慌慌張張,互相攙扶地走到我這邊,要問他的情況,也拜托我們一定要盡力救他。因爲他先救了他們之後,又受他們之托,再回火場去救他們的小孫子!

我聽了實在是非常感動!「對這麼又偉大又勇敢的人,不僅我們一定會全力搶救,連上帝都會幫助他。」我對他們發誓。

「他是你們的什麼人?」我好奇他為何要如此奮不顧身。

「他是我們鄰居的朋友,偶而會來串門子。」「安小姐人很好,」「安小姐?」我脫口驚訝地再重複一次,「你們說是- - 安-小-姐?」「是呀,她一向樂於助人,我們都很喜歡-她-。」

原來躺在我面前的,既不是「它」,也不是「他」,而竟然是「她」!

難怪我覺得「他」的眼神很「慧黠」!只是無法從她烤焦的身體外觀,辨認出來她的性別。

雖然我對他們發了誓,心裡也真心想要拯救眼前這位,全身已像披上密實盔甲的菩薩。但我知道,像這樣全身嚴重燒傷的病人,並沒有存活的任何機會。

皮膚內部的肉體組織,會因燒傷而劇烈腫漲。而全身皮膚卻因燒烤,已經變成硬痂,失去彈性,無法跟平常一樣,隨著內部腫漲而向外突出「腫起來」,以釋放內部壓力。由於安小姐的組織腫漲壓力,無法藉由皮膚的彈性釋放,她體內的腫脹壓力會隨著燒傷時間,而越來越高,最終這些壓力將高到壓扁所有血管,造成組織缺血而死亡。解救的辦法就是立刻把變成硬殼的皮膚切開,將被悶在裡面的軟組織解放出來,讓擠扁的血管重新流通。這好像是要吃飽滿的糯米腸時,我們拿刀子輕輕切開外面包覆的腸衣,擠在裡面的糯米,就會爭先恐後地跑出來一樣。當醫師切開咖啡色痂皮時,映入眼簾的景象是,裡面鮮紅色的組織,會從切口處,像麵包發了一樣地,蜂擁地擠出來。通常在四肢及胴體,頭尾至少各劃縱貫線的四刀。完成手術之後,由於軟組織全跑到皮膚外面,病人的體積會大大的膨脹。原本整齊完美的咖啡色硬皮,反而被紅色軟組織給淹沒。只能見到,全身缺少皮膚保護的組織,就這樣曝露在空氣之中,非常恐怖。需要用厚厚的紗布,將病人的全身裹滿,希望能夠閃過那場躲不掉的敗血症急性腎衰竭

安小姐被送入手術室,由我操刀做這個急診手術。我知道,一旦麻醉之後,她再也不會醒過來!她燒成這樣,眼前還能活著,已經是一個奇蹟。但對於一位這樣不顧自身安全,奮勇救人的「她」,我們真的需要好好的善待她。在插管前,我低下頭,在她耳邊輕輕地問她,

「安小姐,有沒有什麼事情,要交待給我的?」

這等於是在詢問她的遺言!我雖然從來沒有這樣做過,但不管她「說」什麼,我都會認真地幫她完成。

因為她沒法說出聲來,我再度將眼光跟她對接。她那雙慧黠深邃的眼睛,又在骨碌碌地動著,試著對我傳達訊息。

我又看懂了!但她這遺言,卻又讓我心痛不已,在這個生死關頭,她還不是在想她自己。

她竟然是再三地說,「謝謝大家照顧她!」「謝謝大家照顧她!」.......

半夜裡,呼叫器響起,我看了一下,是燒傷加護中心的電話號碼。我心裏有數了!

為了免去每天痛徹心扉的全身換藥,上帝決定幫助她,直接帶著她,...

「走了!」

附記: 感謝湘豐整形中心曾繁穎院長,及振興醫院急診部林健盛主任提供專業諮詢。

急性腎衰竭
燒燙傷
敗血症

陳光超

亞東醫院人工耳蝸中心主任

猜你喜歡

自己的膝蓋自己救 膝蓋彎曲角度是關鍵

歐美人士倒成一片!為何亞洲人比較會「亞洲蹲」?

孫越/坦然認錯

用手機就是在微波你的大腦?手機電磁波真的會致癌?

以為「小叮噹羊乳」是「鮮奶」?其實是奶粉泡的

這麼便宜應該是最低價吧?你被「錨定效應」騙了

吃太多肉影響腸道健康?名醫王輝明這麼說

林靜芸/為什麼億萬富豪要裝窮?原因恐跟你想的不同

納豆手搖店被爆用隔夜珍珠 奶茶店長教你怎辨別

苦茶油和橄欖油那個比較好?苦茶油真的能顧腸胃嗎?

保溫瓶好髒洗不乾淨? 家事達人教你用這罐廚房必備調味料

綜合感冒藥有哪些成分?如何正確挑選並安全使用?

林靜芸/常感冒怎麼辦?秘訣是老生常談的這個習慣

倒退走路健身效果較好? 醫師這樣建議

莉的自由/夫外遇棄女、母索高額賠償 她不知如何是好…

許金川/拔管 是一門大學問

早起就去運動很健康?起床4個壞習慣恐傷身

抵抗年殺千萬人的超級細菌 認識神奇「巴西胡椒」

預測身體潛在問題 7項看手就知道的健康警訊

你接觸的東西比馬桶還髒?這些細菌真的對健康有害?

改善腸道健康…如果只想吃一道青菜,你一定要選「它」

早餐吃蛋餅、蘿蔔糕、三明治?營養師說太油膩,建議這樣吃

醫生左右不分!他開刀被要求翻身 好腿竟挨縫14針

拒絕前的一句對不起 心理學家:比直接拒絕更傷人

陳亮恭/不需抗老化 而是抗老態

余祥銓「橫紋肌溶解」急住院 醫稱再高恐洗腎猝死

咖啡裡的奶泡是怎麼做的?竟是用了麻醉劑!

夏天切西瓜怕手黏黏?這樣切方便易吃又不沾手

疾病原來是吃出來的 !小心這三種NG食物正在傷害你的子宮

富商罹癌、怕被準媳婦吞家產 她做這件事讓公公安心

你其實一直都是你自己的家長,你是如何教養自己的?

夏天怕電費爆表?超強懶人省電法 每期幫省500元

蛋白質是牛奶4倍!科學家提取珍貴「蟑螂奶」

你容易忽略的發炎:身體發出的求救訊號,怎麼改善?

飛機上乘客為何都愛點蕃茄汁?關鍵在於「鮮味」

怕熱又捨不得開空調?不花錢用寶特瓶做「私人冷氣」

血型決定飲食!你是何種血型 適合的食物也不同

加很多防腐劑?蜜餞果乾常見迷思大解析

電視劇中常見吐血場景…人真的會氣到吐血嗎?

紫葡萄補血?營養師告訴你 葷食、素食補鐵冠軍是誰

贊助廣告

留言